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开得了垃圾车,剃得了板刷头,上海环卫队伍里竟然藏着一位“托尼高”

上观新闻 02-26

"7 号好了,我消一下毒,8 号好从楼上下来了。"

在微信里叫号的高建江最近忙得不可开交,他的 " 理发店 " 顾客盈门。

尤其这周一,农历二月初二 " 龙抬头 ",从早到晚,他一共剃了 20 多个头。其中好几个还是标准的 " 板刷头 ",没半小时功夫下不来。

但即使再忙,高建江在 " 一客一消毒 " 这件事情上不敢有丝毫马虎。

他取出酒精棉,把推子里每一条缝隙都清理一遍,然后是剃刀、剪刀、梳子,还有护目镜,逐一擦拭消毒,他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则是 " 一客一换 "。

操作台上的工具都消毒后,高建江又拎起了喷壶,向镜面、椅子、地面等部位喷洒消毒液,然后打开门窗通风。

等待室内风干的时候,高建江拿起手机,在微信群里呼唤下一位预约过的客人做好准备。

看到这里,大家都以为高建江是一位专业的剃头师傅,但实际上,剃头只是他的公益服务,他的真正工作是上海海淞环境卫生服务有限公司的垃圾清运员。

然而因为老高的技术实在精湛,所以享受完服务的单位同事都想到了一个时髦的称号,尊称他一声 " 托尼高 "。

对于这个称号,老高欣慰地接受了:" 毕竟拿了二十几年的推子,从大家的反应来看,我的手艺没有退步嘛!"

在同事眼中,老高的确 " 高 ",是个 " 传奇人物 "。

18 岁的他,跟着亲戚,一位扬州师傅,从青浦老家跑到宝山学艺。学成后,老高自己在宝山开了家理发店。

2000 年前后,生意最为兴隆,他在海江路上的门店扩展到 100 多平方米,手下有 10 多位员工。

" 剃头是个勤行,经常一天站着就是 10 个小时,渐渐年岁上去,感觉有点吃不消。加上用人成本越来越高,生意不如以前,就想换份工作。" 高建江告诉记者,在 2013 年底,他正式转行,进入环卫公司做垃圾车的跟车员,一干就是 6 年多。

为何在新岗位上重操旧业?老高坦言,一方面还是有点放不下这门老手艺,有时候 " 技痒 ",就给相熟的单位同事 " 露一手 ";另一方面,则是有感于这份职业的辛苦,想通过自己的双手让大家感受到一份关爱。

" 自己做了这行才知道真苦,风里来雨里去,经常一身臭烘烘回家。" 老高告诉记者,很多同事怕被人嫌弃,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渐渐有点不修边幅,疏于打理容貌,实在头发长了才去理发。

最近,大家更是冲在防疫的一线,去的都是高风险场所,所以少接触别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念头更重了。

理发店都没开,开了也不太想去给别人添麻烦,这个时候,就该老高出场了。

" 好几个小伙子,头发长得像小姑娘,用上海话形容,就像‘煨灶猫’(指精神很萎靡)!" 老高想起 " 龙抬头 " 这天,忍不住露出微笑。

那天,老高高效完成垃圾清运任务后,回单位消完毒,就进入工作室,在迫不及待的同事头上,娴熟地挥舞推子、剪刀。

普通修剪一刻钟、板刷头半小时……小伙子们都精神百倍地跨出门,脸上一扫春节以来的阴霾," 多云转晴 "。

而这,正是老高所期盼的:" 做这个,不图名利,只求这些脸上的满足,我看得舒服,干得更起劲!"

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同事和领导的鼓励下,老高的义务理发工作室早在 2014 年就开了,借的是单位老楼的一间办公室,每周二下午按事先预约提供服务。

" 其实这样的义务服务很辛苦。" 老高单位的领导告诉记者,他上的是早班,凌晨四五点到单位,午饭前回单位,下午是宝贵的休息时间,但他仍然坚持每周腾出一到两个下午为大家服务。

最近因为 " 名气 " 太响,其他兄弟单位的环卫师傅也慕名而来。

结果,老高笑着摇摇头," 勉为其难 " 地为 " 龙抬头 " 这天再增开一天的服务。一有时间,他也愿意为周边社区的老人提供义务理发。

不是因为 " 吃不消 ",所以放弃理发店了吗?怎么现在还这么拼?打算做到啥时候?

" 真的乐在其中,可能我要坚持到退休吧。" 老高的话里洋溢着一股温暖的劲道,宛如上海这个 " 史上第二早 " 的春天,早早融化了人们心中那份寒冷坚硬。

栏目主编:张奕 本文作者:陈玺撼 题图来源:陈玺撼 摄 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

文中图片来源:陈玺撼 摄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