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蒋大为,你到底是看不起朱之文,还是看不起农民?

百度新闻 02-19 25

最近这两天,蒋大为和朱之文上了热搜。

原因是网上传出的一段视频里,蒋大为暗讽某农民歌手,说其耍大牌。

蒋大为对这名农民歌手不满的点有 3 个。

一是不满他自称是农民歌唱家。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你就是个种地的," 歌唱家 " 这种充满高级感的词,哪配的上你用。

二是不满他宣称自己是蒋大为的徒弟

蒋大为说自己对此很无奈,这种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人太多了。

三是不满其耍大牌

歌唱家蒋大为,很亢奋地表示:你就是个农民,怎么能做头等舱。

很多人猜测,蒋大为不满的这名农民歌手,就是 " 大衣哥 " 朱之文。

但朱之文似乎从没称呼过自己是农民歌唱家,到现在的认证信息也还是 " 网络名人 "。

他的个人简介上,还不忘给农民兄弟宣传打气,说:关注乡村生活,关注农民兄弟。

朱之文 " 宣称蒋大为是自己老师 " 这件事,倒是确有其事。

可当年朱之文拜蒋大为做老师,是按照拜师的流程,给蒋大为鞠了躬,敬了茶的。

如今蒋大为忽然含糊其辞,说得模棱两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好像是朱之文故意蹭他名气一样。

而朱之文耍大牌的事情,更是无从谈起。

蒋大为说 " 某些农民歌手要求坐头等舱,住套房 "。

先不说朱之文有没有这样要求,我很想问问蒋大为老师:您的意思是,农民就只配买站票,坐绿皮火车,订经济舱吗?

别说现在的农民有钱了,即使没钱,人家省吃俭用坐头等舱,是用您家钱了,还是碍着您眼了?凭啥农民坐头等舱、住套房就成耍大牌了?

您到底是看不起朱之文,还是看不起农民?

01 城里人蒋大为和农村人朱之文

老话说,谁家往上翻三代都是农民,可蒋大为还真不是。

他从小长在天津城区,毕业时本来能留在天津艺术团,为了追随女朋友,才去下乡插队。

可朱之文不一样,他家三代贫农,世代守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

父亲早逝,他很早就辍学,去了北京打工。一年的收入只有蒋大为老师唱首歌的零头。

上山下乡结束,蒋大为就被一纸调令调到了中央民族歌舞团,因为唱了首《牡丹之歌》,一夜成名。

朱之文也会唱歌,可他只能跟着收音机里滋滋啦啦的录音带,一个人站在风地里,满脸陶醉。就这,还有人酸他:哟,你一个农民唱什么歌啊?还想当明星啊?

那酸劲,跟日后蒋大为说他不应该叫农民歌唱家一模一样。

而蒋大为因《牡丹之歌》红了后,1984 年,又登上春晚,唱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更是红遍大江南北。

每次蒋老师出来都打扮得特有派头,梳得油光锃亮的背头,时髦的翻领西装,白漆鞋。甚至一度引领了 80 年代的潮流。

跟蒋大为老师比起来,朱之文确实 " 不配 " 当明星。

出现在镜头里的他经常不修边幅,油腻腻的头发,长得歪瓜裂枣的脸,披着件军大衣。

虽然看起来确实 " 磕碜 ",但大家却觉得很接地气,有种村头朱大哥的感觉。

好在这个时代不会埋没有才华的人,2011 年,朱之文因为参加《星光大道》,一炮而红。他洪亮的嗓音,不俗的唱功,让他成了观众们喜爱的 " 大衣哥 "。

02 歌唱家蒋大为,竟是个不尊重版权的 " 老赖 "?

蒋老师上《鲁豫有约》时,曾说了这样一段往事:

当年《西游记》的背景音乐,因为很超前地使用了一些电音,而审核的领导认为应该用古典音乐,要求杨洁导演把音乐全部换掉。

是他唱了《路在何方》后,歌声感动了所有领导,原来的电音才得以保留。

可蒋老师只能记得别人的夸奖,却记不得别人的 " 讨债 "。

他唱了《敢问路在何方》几十年,却从来没支付过这首歌的原创作者许镜清,任何版权费。

后来还是韩寒在电影《后会无期》中,用了许镜清另一首歌《女儿情》做插曲,许镜清和杨洁才共同拿到了十万块的版权费。

许老后来回忆说:这么多年了,自己收到最多的版权费,就是韩寒给的 3 万。

但许镜清老师也很大度,从来没向蒋大为索要过版权费用。唯一一次求蒋大为的事,是 2016 时他办了一场《西游记》音乐会,想邀请蒋大为到现场。

可当时的蒋歌唱家已然成了名人,许老打了几次电话,蒋大为都没接,许镜清好不容易找到他的经纪人,经纪人却回答说没有档期。

蒋大为在指责某农民歌手时,曾义正言辞地说,真正的歌唱家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老百姓那么有钱,掏得起蒋老师一场演出 20 万块的服务费。

被称为 " 将八首 " 的蒋歌唱家,还嘲讽朱之文没有创作能力。

可无论是蒋老师得以成名的《牡丹之歌》,还是让他红遍大江南北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没有一首歌的词曲是他原创。

03 蒋大为为女买房,朱之文为民捐款

蒋大为女儿上高中时想出国深造,为了帮女儿圆梦,蒋大为四处奔波找关系帮女儿成功移民加拿大。

可把女儿看作掌上明珠的蒋大为,还想给女儿创造更好的生活,帮她在加拿大买套房。

于是,年过花甲的蒋老师又重新回到舞台,唱起了自己的老三首《敢问路在何方》、《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牡丹之歌》。

很早之前,蒋大为就曾亲口向许镜清透漏,他一场商演的收费是 25 万。

口口声声说着为老百姓服务的蒋老师,这服务费是不是有点贵啊!

反倒是被蒋老师指责耍大牌的朱之文,成名后不光帮村里修了路,这次疫情还捐了二十万现金。

蒋老师曾公开指责朱之文,说他特别会炒作。

说实话,老百姓们倒是挺乐意看蒋老师炒作一回的,就像大衣哥朱之文说的:

欢迎你也抱着钱作秀,真真正正地服务次老百姓。

以上内容由"百度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