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女性卫生用品,一线医务人员被遗忘的刚需

新周刊 02-19 3

今天上午,一条 " 妇联支援一线女医务人员卫生用品 " 的新闻,终于把疫情中女性工作者普遍缺乏卫生用品的现象,带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之所以会用上 " 终于 " 这个描述,是因为给医护人员捐助卫生巾、安心裤(裤型卫生巾)这件事,其实已经小范围地讨论发酵了一个星期,并逐渐传播、扩散为一场浩浩荡荡的 " 捐卫生巾 " 运动。

从一位叫 @梁钰 Stacey 的博主发博询问 " 女性医护人员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如何解决生理期问题 ",并希望予以捐助开始。

那些女性医护、女性患者的留言,让网友们逐渐了解到她们正在经历的生理期痛楚,与亟需解决的生理卫生问题:

" 因为不能更换卫生巾,血流到了防护服上。"

" 买不到卫生巾,用保鲜膜捂住 "

这些细节化的描述,把她们的生活揭开了一个口子。

八个小时不能脱防护服的她们,生理期有多难?

疫情初期,由于防护服缺乏,医生们因为不敢脱防护服、流汗后衣服湿透的新闻曾被媒体报道过。

但当时,大家都没有考虑到这一事实对生理期女性的影响。

先给不太了解的男读者科普一下,女孩子的卫生巾一般需要两个小时就换一片,一是考虑细菌滋生的卫生问题,而是考虑经血量大时、卫生巾无法吸收的问题。

而由于大多数女性医护需要长时间穿着防护服,甚至八小时都无法脱下,经血不受控制地流出,完全无法正常处理。

一位海南医疗队的医生在向博主 @梁钰 Stacey 坦白说,正在生理期的同事,血和尿都混在了一起。

经血得不到处理、血液在衣服上凝固后,不仅带来卫生污染问题,之后还可能会划伤皮肤,造成伤口感染,加深危害。

白俄罗斯作家 S · A ·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战争中没有女性》一书中,曾记录了一位苏联女兵的自述,在一次三十公里的急行军期间,女兵们在前面走,身后的沙土上留下一段段红色斑点,后面的男兵们就跟着这些印记,装作什么都没注意到,不往脚下看:

" 红色的痕迹 …… 这些痕迹,是我们的那个 …… 怎么能藏得住呢?"

" 我们沾血的裤子晒得就好像破裂的玻璃筒子,出现裂痕的玻璃那样。有伤口的那里,一直散发出血腥味。"

身在重灾区、需要时刻警惕病菌传染的女性医护人员们,在身体易变虚弱的生理期里,就这样暴露在了风险下。

因此当全国妇联捐助的物资中,绝大部分资金被用于卫生巾的采购,不少网友便开始呼吁妇联考虑实际情况,把更多资金转向不需频繁更换的安心裤。

卫生巾需要频繁更换,另一种生理卫生物品——卫生棉条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因为长时间不更换卫生棉条容易滋生金黄色葡萄球菌,引发中毒性休克,也就是不少新闻中提到的 TSS(Toxic Shock Syndrome),不少女孩甚至因此丧命。

令人心酸的是,在卫生用品缺乏、生理正常需求得不到照顾的情况下,部分一线人员甚至选择吃短效避孕药来延迟经期。

可避孕药带着副作用、不能乱吃,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只是困难中的无奈之举。

这样看来,对长时间不能更换卫生用品的女性医护人员来说,类似成人版纸尿裤、能承载更多经血量的安心裤,才是无奈之中更适合的选择。

可当人们确认了捐助需求与目标后,又一大问题随之浮现——这次卫生用品需要捐助的数量,或许超出了每个人的想象。

根据凤凰网公益的估算,湖北一线女医护的人数超过了 10 万人,占比超过 60%。

在护士群体中,女护士占了 90%。

不仅是医护群体,那些一整天守在路口执勤的女民警,长时间躺在床上输液、连起身去厕所的力气都没有的女病患,都面临着卫生用品短缺的困难。

梁钰 Stacey 给大家简单地算了一笔账:即便按照一人一天两条、一个月三片的极限标准来配备,自己筹集捐出的十一万条安心裤,也只够分给几家医院。

她这几天接到雪片般飞来的求助消息时,几近崩溃。

算出来的那些大额数字,足以震惊每一个人,可这些,的的确确是她们极为迫切、极为真实的需求。

自发捐助开始后,依旧困难重重

网友们开始自发地捐助卫生巾、安心裤后,这一善举的推进依旧困难重重。

比如,和庞大缺口相对应的,是资金问题的短缺,因为卫生巾、安心裤这类女生生理卫生用品并不便宜。

如果按照安心裤的市场价格约 5 元 / 片来计算的话,梁钰 Stacey 募捐到的 200 万元看似很多,实则只能购买 40 万片安心裤。

和她接到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助相比,实在少了太多。

在这次活动中,不少生理卫生用品的厂商选择以成本价、甚至免费捐赠部分的形式参与了捐助,稍微缓解了资金难题。

根据梁钰 Stacey 的微博介绍,某品牌的工作人员,几乎搬空了公司的库存参与捐助。

可令人头疼的是,物资运输的问题随之而来,各地采取封路措施后,物流运输停滞。

而且,由于这些女性生理期卫生用品未被纳入指挥部统一采购的必需物资,没办法使用抗疫专用的绿色通道,物流再次受阻。

几十万女性所必需的正常物资无法正常运输,这一问题的暴露把问题推向了另一个主观难题上:

有些人,还持有着女性卫生用品不是必需品的观念。

甚至一些医院的领导也驳回了女性医护的卫生巾需求,觉得这可以缓一缓,不发放保障物流运输的通行证。

不论是生理知识不足,还是心理上刻意贬低经期这一正常生理过程,这些漠视的行为都足以让人悲慨愤懑。

即便是捐助者已经把物资主动送上前,却被一句 " 不需要 "" 不急的 " 给挡了回去。

而这些人的理由大多是——无关紧要的需求,要为生死让步,要为口罩让步。

其实,这句话一点也站不住脚。

使用生理卫生用品,对女生来说是关乎身体健康的必要需求,而非无关紧要的事物。印度电影《护垫侠》就曾介绍过这些卫生用品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护垫侠》中描述一些女子经期中使用的肮脏布条

而安心裤与口罩之间,也不是让步的关系,完全可以并行不悖。

一线人员的必要需求不断地浮现,这并不意味着大家需要选择重点、只解决一个问题,而是意味着我们可以调动起现代社会分工细化的优势,分别处理,同时满足。

希望下一次,人们不会再忽略她们的正常需求

博主 @梁钰 Stacey 在每次公示捐助医院时,都提及了一个让无数人泪崩的小细节:

当梁钰去询问医护人员是否需要卫生巾时,她们总是发出 " 哇 ~" 的惊喜声。

而当梁钰遗憾地解释物资有限、无法完全满足时,医护姑娘们总是会不断地重复 " 真的麻烦你们了!" 与 " 你们尽力就好!"

via @梁钰 Stacey

这些鲜活描述中流露出的小心翼翼,戳中了所有人的心。

让女孩们回想起上学时从书包里拿出卫生巾时的遮遮掩掩,回想起超市里买卫生巾被男生撞见时的尴尬羞耻。

甚至是,在生理期遭受的一些不公平的嘲笑。

太多人,都在把月经视为禁忌话题的文化氛围下,羞于启齿,忽略着这一正当的生活需求。

我们假装它不存在,默认它会被悄悄搞定、忍耐,潜意识里觉得:别把 " 这样 " 的事摆到台面上来。

所以这些医护人员在被询问到这一需求时,才会如此惊喜,即便需求无法获得完全满足,也会觉得受到莫大的帮助。

印度电影《护垫侠》

虽然随着社会发展,人们不再把月经看做疾病与不洁的象征,但我们完全可以再主动地多走一步,不要一次次地等到地震、疫情等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后,在慌乱中,再去被动回应这些直到无法忍耐、才会被提出的需求。

2008 年 5 月 17 日汶川地震期间,成都的民众就曾发起过送卫生巾的举动。

在灾情发生五天后,这个需求被普通民众注意到并开始了互帮互助,这一举动其实与这次轰轰烈烈的 " 捐卫生巾 " 活动十分相似。

因为在疫情中的英雄语境下,个体正常的生理需求容易被舆论、被大众媒体忽视。

只有感同身受的普通人,或许是最近正在经历生理痛的女孩,或许是因为封路后没买到卫生巾的女孩,才能在某一个瞬间,突然想到这些不平凡英雄们,是否也有着这些平凡的难处。

只是普通人之间可贵的守望相助,并不足以解决这个所有女性工作者都在面临的问题。

上文介绍过的庞大物资缺口,并不是一个博主、一批热心网友自发捐助能填补的,我们需要更系统化的统筹、更为稳定强大的支撑。

全国妇联、各地妇联、各地的妇女儿童基金会与各大厂商,或许都在竭尽全力,但运输困难、对接困难的问题也依旧存在。

唯有所有人意识到这一诉求的必需与迫切,才能为正在努力的人们,打开路上的绿色通道,批准那张允许接收的通行证。

2 月 7 日从上海中山医院出发的,那个带上了行政、后勤、保安、厨师,被称为 " 小型医院 " 的援鄂医疗队,就为每个医护人员提供了纸尿裤,以备不时之需。

为女性医护人员提供卫生巾这件事,绝非是一件我们能力上无法企及的壮举,我们只是需要唤醒意识,自然而然地主动提出对这一诉求的关注与保障,就像为落雨者撑一把伞、为失意者觅一束光、为踽踽独行者点燃前行的火把一般自然。

别再等到,被提醒的时刻。

以上内容由"新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