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新闻目击 | 一张“解禁令”背后的面孔

ZAKER贵阳 02-18 1

1360 户的新王府小区,先后被确诊 6 例新冠肺炎感染者。自 2 月 4 日起,小区因防疫需要实施封闭隔离。

1 月 18 日上午 11 点,太慈桥街道办副主任易光虹宣读 " 解禁令 "。

18 日上午,太慈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易光虹在封闭了 14 天的小区一栋楼下宣布:经过严格的解除隔离前健康安全评估,被隔离医学观察的一栋、六栋 822 人无异常,今日解封;同步解封的还有国际城 H4 组团一栋,149 户 437 人。

2 月 18 日,封闭隔离楼栋,工作人员为两位即将出行的老人拍摄 " 临时通行证 " 留存记录。

2 月 18 日,国际城即将解封的一户人家向太慈桥街道办主任王成艳打招呼 " 互相抱拳 "。

新王府一业主办到 " 疫情解除说明 ",交向自己的工作单位。

作为新王府业主,置身小区,记者深知这张 " 解禁令 " 来之不易;背后诸多普通的面孔,更该有所铭记。

曾庆友——太慈桥派所出民警

1 月 28 日值班时,接警有人反映新王府六栋楼下停有湖北牌号车。入户排查、测量体温,他是与新王府朱家(六例确诊者家庭)最早的直接接触人之一,而曾庆友的家就在朱家的楼下一层。

民警曾庆友在自家楼下值班,21 天没有跨进家门。

" 我在新王府值了四次 24 小时通班,我告诉 7 岁的女儿天黑不怕,爸爸就在自家楼下。" 从 1 月 28 日到 2 月 18 日,曾庆友都在 " 疫 " 线,期间,给家里送过两次蔬菜和小女儿的尿片。2 月 5 日 19:08,他的妻子隔门拍下一张曾庆友望向家中的照片,在朋友圈写了这样几句话:几天没回家了、送物资、嗨、大哥进来坐坐;不了不了、只能停留分把钟、远远的看看两个娃;走了 ……

毕祥华——独居前列腺癌患者

" 请等我一下,我要戴上口罩,不然是对你们的不尊重 ",打开门,他对前来测量体温的医护人员说。2 月 13 日,毕祥华终于忍不住了,拨通了早前来家登记的社区志愿者电话:" 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趟医学院开点药,我浑身没劲儿,洗碗都累得慌 "。

身穿隔离服的医护人员,所到之处为不引起居民猜疑,在背后贴上标识 " 不要恐慌 送医上门 "。

被封楼隔离的 14 天里,毕祥华曾为这个电话,对每天登门的志愿者和其他工作人员多次表达过歉意。" 修文那个爱心农民送的蔬菜还没吃完 "、" 我在网上买了很多的笋干 "、" 我把一只母鸡分成了四份,还有四分之一冻在冰箱里 "" 我就一个人,物资很充足,不要老来我家,你们多去帮助那些人口多的邻居些 "。

76 岁的毕祥华,笑容和蔼,语气诚恳。

王莉——物业经理

新王府入户大厅一楼值班室,一张三人座沙发,一床薄被、外加一个取暖炉,既是王莉的临时卧室,与她的办公桌相邻。" 从 2 月 2 日到今天,夜晚都是在这睡 "。

2 月 10 日凌晨 1:27 分,值守在新王府小区外的医护人员在救护车上打盹。

30 几层高的楼栋,平均两个小时逐层消毒一次;特殊隔离楼层必须一小时消毒一次;还有地下四层停车场、空中花园、电梯过道等。对小区消毒的督查还只是她工作的一小小部分。

" 工作没有具体,不知道咋罗列,一会儿这一会儿那,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只能说没法停,"。

父亲打来电话责骂:" 对你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外面那么危险,你不回家在那充当什么英雄?。" 又接到好几个亲友 " 劝退 " 的电话后,王莉哭了!她说其实自己也有委屈!

" 我们房开的老总得知新王府的疫情,买不到机票,连夜开车从三亚赶回来和我们一起守在这;还有那些守门的保安保洁,没有一个中途退出!" 王莉说她找不到 " 自己先撤 " 的理由。

李海——西部志愿者

李海负责新王府完全封闭楼栋一、六栋 270 多户 800 多人的日常必须生活物资采购。他电脑上记录着每日 " 代购物资清单 ",2 月 6 日至今,他和他的小伙伴共服务过 268 户,登记采购物品 1096 种。

2 月 10 日,李海和另一名志愿者给新王府一栋(全封闭隔离楼栋)业主送蔬菜。因信息登记不详,志愿者常跑错楼层。

" 有些是超市、药店配送;但他们只能送到小区入口处,这 268 户最多的敲过几次门没法统计,至少一户是送过一次的。" 李海租住的房子距离新王府步行约十分钟,服务新王府的十多天里,他早起的闹钟一直固定在七点钟,而晚上上床的时间则取决于 " 群里还有没有动静 "。

2 月 10 日 12:40 分,西部志愿者李海的手机屏。连续一周来,他和另两位同事每天负责给新王府封闭隔离的约 270 多户业主登记并分送生活物资。

" 这几天,手机多了 67 个微信好友。" 抛开两个物资采购群,这 67 个微信,李海多半不知道是谁,他只能凭借对方留言去猜想:" 李海,我给你准备了 20 个 N95, 你要再不来拿,我就送下楼了哈 "" 李海,等疫情过了,一定要来家里坐坐,我父母说我们一家跟你有缘分 "……

2 月 7 日 17:09,国际城一高层。60 多岁的曾阿姨和老伴儿在给卧床的女婿推喂流食。她的女儿大年初三随贵州医疗队奔赴武汉,目前在湖北鄂州二院重症科值守。

2 月 17 日,卫健人员在新王府一栋逐户严格测量体温。

2 月 18 日,"" 解禁令宣布后,一名医护人员拿出手机,认真地看着信息留言。

走下楼的居民,背后的标语写着 " 解封也要戴口罩 "。

走在楼下小区玩耍的祖孙俩。

活动在小区里,更多的人是陌生的,无法走近,也看不清对方的脸庞,因为疫情,因为口罩。

在小区封闭隔离的 14 天里,他们或常守或游走;或通过扬声器絮絮叨叨、或身背消毒箱来去无声。

好在一切终将过去。

但必须承认:这张 " 解禁令 " 来之不易!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张志红 文图 赵越洋 视频剪辑

编辑 胡亚妮 编审 侯川川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