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不说别的,这次值得夸

新浪娱乐 02-18

昨天,《想见你》大结局。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剧爆了。

一方面,剧情最终走向牵扯了太多人的心。昨晚我刷了一下朋友圈,发现大家都在为《想见你》真实落泪。

另一方面,剧中几位主演都因这部剧人气高涨。一个月前,大家可能不知道许光汉是谁,一个月后,也就是现在,他成了 2020 年第一个香饽饽。

这部剧的后续效应极猛,我甚至可以想到,以后伍佰老师的演唱会可能会很难抢到票 ……

我猜啊,会有不少姑娘希望听一次现场版的《Last Dance》,想再体验一次剧中的心动。

没看过《想见你》的朋友也许会质疑:这部剧有这么神吗?

个人认为 " 神 " 谈不上,但至少是牵着人心走、让人有追看欲望的那一类剧。再加上不错的制作班底,怎么说都是一张高分卷。

《想见你》本质还是一部爱情剧,这种剧想要拍好挺难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我的少女时代》…… 这些偶像爱情剧已经很深入人心了,并且内容稳当,同类型的影视剧逐渐逼近饱和。

《想见你》呢,则是给爱情剧披上了一件不太寻常的外衣。

追完这部剧的朋友一定知道,其实《想见你》一开始并没有直接开讲两人的爱情故事,而是在铺垫。

看完第一集,会让人想知道王诠胜到底是死是活;

看完第二集,会让人开始猜测男女主要如何再次相遇;

看完第三集,更多疑点出现。

比如,女主角黄雨萱清楚记得她和王诠胜相识于 2011 年,那为什么会有一张两人在 2010 年的合影,照片中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是谁?

这确实是爱情剧不太常有的剧情。

再往后,黄雨萱穿越回少年时期,变成了陈韵如,各种悬疑剧情一环扣一环。

观众很容易被这种有层次的剧情线牢牢吸引。一边要真情实感地磕糖,一边要梳理剧情,认真 " 破案 "。

我们这届观众追个剧也是很忙的。

不管怎么说,《想见你》这部爱情 + 悬疑的电视剧,在一定程度来说都是成功的,2020 年的第一个爆款剧,就是它了。

从 2019 年到现在,至少有三部引起热议的港台剧出现。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些剧的题材都值得讨论。

爱情剧,剧情已经不拘泥在已有范围内。近十年口碑不错的台剧,大不相同。

我首先想到的是 2011 年的《我可能不会爱你》,这是大家都熟悉的 " 程又青和李大仁的爱情故事 "。

这部剧讲的是多年老友最终走在一起的故事,其中有误会有牵绊有甜蜜。

不过这部剧的切入点并不是爱情,和现在我们看到的《想见你》不同。

它讲的是 " 初老 "。

在我印象中,这好像是第一部花大篇幅去讲一位 30 岁女性,如何接受自己、接受世界的电视剧。

女主角程又青起初很难接受她即将进入三十代的事实,连做梦都会梦见 30 岁的自己和 17 岁的自己相遇。

她一边看不惯撒娇扭捏的部分 20 岁女生,一边开始列自己的初老症状,活得无比紧张。

然而在程又青 30 岁这一年,遇到了很多事。她和前男友重逢,两人和好、订婚、又悔婚,在这些糟心事发生的过程中,程又青也在变化着,观众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她慢慢地活开了。

先有了程又青的脱变,才能有程又青和李大仁的爱情故事。

大家之所以喜欢重刷《我可能不会爱你》,是因为这部剧讲得不仅仅是一段爱情,还有自我治愈的过程。

这样的爱情偶像剧看起来会高级很多,至少脱离了傻白甜爱情剧情套路。

去年,一部名叫《我们不能是朋友》的电视剧小范围出圈。

这部剧倒是简单直白了很多,一上来就把男女主角的关系交代的清清楚楚。

男主角褚克桓是证券公司 CEO,有事业有家庭,误打误撞中爱上了普通白领周惟惟。然而周惟惟是个有男朋友并计划结婚的人,她和褚克桓,从伦理道德来讲,不能是男女朋友。

这种题材乍一听上去是很狗血的,不少人在一开始给这部剧戴上了 " 双出轨 " 的帽子。可是如果把这看似狗血的故事讲好了,是很有意思的。

褚克桓和周惟惟用通俗的话来说,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他们在遇到彼此之后,同时发现自己之前的感情生活其实是有问题的。

他们在这段意外的感情中需要做出选择,这也是这部剧的最大看点。

不少人在看这部剧中会自动代入女主角周惟惟,不自觉地换角度想,如果自己是周惟惟,是会跟着之前的男朋友按部就班走下去,还是会选择眼前的褚克桓。

这种试图感同身受去做出选择的追剧反应,是爱情剧成功的前提之一。

《我们不能是朋友》的优点,是在剧中没有矮化任何人。

就像褚克桓的女朋友高子媛,她是一个很鲜活的人啊。" 我是为你好 ",这句话听起来确实让人头疼,但是不少女孩子在爱情里不就是拼命想要抓住的状态吗?

爱情剧很难得的一点,是认真讲故事,不去刻意刻画某一类角色。

观众对于爱情剧的接受程度相对较高,反之是另一题材的电视剧挑战性更高。

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台剧已经开始在社会题材类型的电视剧上发力。

当然,台剧起初对准的社会题材是很小的一个方面。

在《荼蘼》中,刻画了两种女性人生,在平行时空中,以 AB 两种视角同时进行。

A 方案人生,女主角如薇被调到上海工作,成了职场剧中的女强人。但同时她的感情开始出现裂痕,和男友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少,甚至听到了男友劈腿的消息。

B 方案人生,如薇没有接受上海的工作,选择和男友结婚生子,但是如薇一直得不到夫家的认可,从职场女性变成居家黄脸婆的她,被夫家嫌弃,过着没有灵魂的日子。

如果单拍 A 方案人生,那就是一部职场剧,反之 B 方案人生会被拍成家庭剧。

《荼蘼》狠就狠在它同时给观众呈现出了两种人生,两种同时发生,不给观众假想的机会。

当时我看完《荼蘼》就觉得编剧和导演很厉害,他们选择用冲击性最强的方式去呈现故事,这种反差感所带来的冲击力,是非常能触及观众的。

《荼蘼》确实是很多人二十几年人生的缩影,它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讲,因为每一种人生都合理存在,每一种人生都充满了酸甜苦辣。

像这类不庞大不悲壮的社会题材电视剧,台剧这几年一直在尝试,去年我曾写过一部《俗女养成记》,依旧是这个调调。

女主角不再是靓丽的二十岁或者独立的三十岁,而是对准了焦虑的四十岁。

剧中有一些场面的刻画是非常荒唐却真实的,比如女主角因为来大姨妈可以不用和男友例行亲热,双方都开心的不得了。

我觉得《俗女养成记》的出现,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如今观众并不只喜欢看华丽的爱情剧,俗一点也没什么不可以。

其次,它把最烟火气的人生摊开呈现,终于出现一部剧,告诉观众不做 " 淑女 " 做个 " 俗女 "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俗 " 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哦。

《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去年的爆款剧之一,它讲得内容更大一些,引发的讨论也就更深一些。

看过这部剧的朋友应该知道,剧中并不仅仅是刻画了 " 无差别杀人案 ",而是把这件事的后续延伸,受害者和加害者发生了错位和转换。

剧中一直在挑着观众的神经,让观众的大脑一遍又一遍的更新:到底什么是恶。

杀人当然是恶,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去谩骂杀人者的家属,是不是恶?

贾静雯饰演的宋乔安是这起无差别杀人案的受害者,然而当她的身份转换成编辑主管,媒体人肆意在人和事上贴上标签,这是不是恶?

以往的影视剧中,恶人就是恶人,观众可以明确分辨出好坏。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中,除了几位触及法律的罪犯,其他人也不是说离恶很远,谁是加害者谁是受害者,没有定论。

可能我们与恶的距离,有的时候只有那么一点。

因为《想见你》的火爆,让很多人不禁开始复盘这些年的台剧。

公允来说,一些热议度较高的台剧并非没有缺点,问题是有的。而台剧开始走出舒适圈,选择新的尝试,这一点也是不能忽视的。

今天这篇文章,不仅仅是对以往台剧做了一个总结,更是把类型和走向铺开给大家看。

四十岁的人生迷惘;

爱情面前的选择和矛盾;

社会问题前的身份转变 ……

可以拍出的内容,我想还不止以上这些。

电视人,真的任重而道远啊。

以上内容由"新浪娱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