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创业故事 | 寒冬逆势融资 15 亿 能链集团投身能源产业互联网 如何带油站过春天?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冯樱子 北京报道

王兴曾说过一句话:"2019 年将会是过去十年最难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容易的一年。" 如今一语中的。

2020 刚开年,疫情的黑天鹅横空出现,让饱受资本寒冬之苦的创业者们雪上加霜。连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都表示情况超出想象,称之为 " 地狱模式 "。

然而,危机和转机总是相伴而生,疫情之下," 无接触式 " 线上业态迎来了意想不到的爆发。深耕能源产业互联网的能链集团也获得了 " 出圈 " 的机会。

疫情期间,能链集团旗下产品 " 团油 " 推出不下车加油解决方案,为商用车司机提供免费无接触加油解决方案,避免加油站成为交叉感染场所。同时,公司发起活动,为湖北境内参与抗 " 疫 " 一线的志愿者商用车司机提供免费加油、充电服务优惠券活动。

能链集团是创始人戴震与两名联合创始人王阳、孙玮临于 2016 年创办,致力于搭建一个全国性的数字化出行能源网络平台,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能源供给方(炼厂、加油站、充电桩等)和需求方(货车、网约车、出租车等)的连接,以此降低整个能源消费的交易成本,同时为职业司机提供新的能源补给服务。

其主打产品除了职业司机加油平台 " 团油 " 外,还有职业司机充换电平台 " 快电 " 和油电一体化开放平台 " 车主邦 "。

2 月 13 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能链集团联合创始人兼 CEO 王阳表示,当下,业务正常开展,未受疫情影响。我们是平台型科技企业,所有业务均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开展、完成。

同时,她提到,2019 年公司共获融资 15 亿元人民币,目前 " 弹药充足 "。

万亿能源市场的结构性空白

" 车队的司机特别难管,经常跟加油站联合偷油。"

四年前的一天,一名在物流公司的朋友偶然间向戴震提起,公司在车辆管控过程中最大的痛点就是 " 油耗管理 " 难。司机谎报加油量、与加油站联合偷油之类的问题几乎成为了行业的潜规则,导致耗油量超标,车辆费用居高不下。

这无意间的抱怨,让 " 有心 " 的戴震察觉到了商机。从整个物流行业来看,有数据统计,2016 年中国物流行业排名前 100 的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 8.1%,在所有物流企业当中,只有 37% 的企业利润率超过 5%;而在物流行业总成本中,加油成本便占到了 40% — 50%。

而能耗高不仅是物流行业难题,也是所有商用车司机的痛点。与私家车 7 至 10 天才去加一次油,或者 3 至 5 天充一次电相比,商用车每天活跃的虽然只有三千万,但几乎每天都要去加油、充电。也就是说,一辆商用车的能源消耗量抵得上十辆私家车。而每降低 5% 的燃油成本,就能够提高商用车司机 30% 左右的净利润。因此,戴震察觉到,降低能耗一定是商用车领域的刚需。

与此同时,戴震还发现,在中国能源供给端市场,也在发生变革。中国能源行业曾经历资源为王阶段。此后,在产能过剩日益加剧的情况下,行业进入了渠道为王时代,谁能够帮炼厂把油卖出,谁就能在行业中拥有话语权。

但当下,行业又呈现出渠道过剩局面。2018 年,中国加油站总数已经超过 12 万座,但按照目前车主的数量,6 — 7 万座已经完全可以满足需求。以北京地区为例,几乎每三公里范围内有 6 — 7 座加油站,但实际上,3 — 4 座已完全可以满足需求。

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加油站生存也越来越困难,频频推出 " 价格战 " 的竞争模式,虽然短期有效,但不是长久之计。

目前,在 12 万座加油站中,中石油占 2.1 万座、中石化占 3.1 万座。两家加起来占 47% 左右的市场份额。剩下 53% 的市场被二线国资、外资、合资及民营加油站占据。而这些零零散散的油站,更具价格优势,恰好是对价格敏感的商用车们的首选。

此外," 非两桶油 " 加油站们也更加渴望数字化升级改造及现代化的销售、管理手段,以便跟 " 两桶油 " 分庭抗礼。

同样,充电桩领域亦是如此。除了几家比较大的运营商,全国各地还分散着上千家长尾的充电桩运营商,但充电桩使用率不足 10%,供需严重不匹配。

一边是油站想要提高销量、电桩要提高使用率,另一边是商用车想要降低成本,但中间缺少连接,缺少一个能扮演能源行业 " 携程 " 角色的平台。

这一市场机会,更加坚定了戴震的想法,创办一家公司,打造一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能源零售网络,一边要连接足够多的能源供应方,另一边也要连接大体量的商用车车主。戴震相信,能源行业已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即以用户为中心的平台型公司的高速发展时期。换句话说,谁手里有用户,谁手里有需求,谁就有优势。

此时,戴震正好遇到了一个关键的契机:2016 年前后,职业司机线上化进程加速,职业司机平台,包括城配平台、网约车平台等迎来爆发期。这成为能链集团选择商用车切入市场的客观条件。

当年,戴震与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王阳、孙玮临一同创办了能链集团。

中国是全球能源消费大国,仅有数据统计的成品油,每年就有 3 万多亿的市场份额。在这万亿的大赛道中,存在结构性的空白,需要一家能源交易平台,整合资源,以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王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要做能源数字化的 " 阿里巴巴 "

2018 年 9 月,马化腾曾明确指出:" 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 此后,面向 B 端的 " 产业互联网 " 声名鹊起,成为 2019 年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赛道。

而长时间以来,万亿市场的能源行业一直是最为保守的领域之一。在移动支付普及到摊贩的今天,部分地区的加油站仍然要求车主使用现金或刷卡支付。

其中,民营加油站更是因为规模小、管理手段落后、科技含量低等问题,造成了口碑差的制约性发展因素。由于缺乏长久维系客户的工具,其只能依靠门口高高竖起 " 直降 5 毛 " 的广告牌揽客。

从大趋势来看,能源行业的数字化势在必行。能链集团已投身进这场能源互联网化的变革中。

目前,能链集团已成为全国性的 " 能源集中采购平台 " 和 " 能源数据底层提供商 ",通过 5G、大数据、AIoT 和大中台等技术,打通了成品油上下游全产业链,实现了能源供需两端的数据化连接,推动了能源产业各环节、各主体的全流通和全数字化。

" 我们通过大中台技术,在能源供给端连接起上万家加油站和几十万根充电桩;在能源消费端,则连接起车主平台,通过这种 B2B2C 模式,降低了整个能源消费的交易成本。" 王阳说。

旗下主打三款产品,分别为油电一体化开放平台 " 车主邦 ",职业司机加油平台 " 团油 ",以及职业司机充换电平台 " 快电 "。

近两年,能链集团交易额保持高速增长,2018 年及 2019 年月复合增长率超过 20%,2019 年交易额预计可达到 2017 年的 60 倍以上。其中,团油日交易额突破 1 亿元,累计服务车主 5 亿人次;快电于 2019 年 8 月 29 日上线,上线 120 天,年化交易额约 4 亿元,累计服务车主人次近 1000 万次。

除了增长迅速,能链集团的吸金能力同样强劲。在 2019 年的资本寒冬中,能链集团 1 年内完成了 3 次融资,共计 15 亿元人民币。投资机构除了愉悦资本、KIP 中国等知名投资机构外,还有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日照市财金投资集团、建设银行青岛分行、青岛全球财富中心等国家队、银行系金融机构。

C 轮投资机构愉悦资本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表示:" 目前,中国能源行业的新基础设施已经成熟,运用新技术的力量,将大大提升行业运转效率,带动行业从低层次的价格竞争进入效率效果制胜的新阶段。"

" 公司的愿景是做能源数字化的‘阿里巴巴’。我们没有一座加油站,没有一根充电桩,却能成最大能源在线零售商。" 能链集团联合创始人兼 CEO 王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官方数据显示,2019 年,能链集团为物流行业降低成本约 7%。同时,王阳介绍,在油站方面,平均而言,能链集团可以帮助一家油站,在一年之内提升 20% — 30% 的销量。有些基数较低的油站能实现销量翻倍。

以中国航油首都机场一号站为例。该站为首都机场站,周边竟争激烈,方圆 3-5 公里内有 12 座加油站,其中 8 座中石化、2 座中石油、1 座同品牌油站。此前,该站油品日均销量在 6 万升左右。如今,该油站仅通过能链集团旗下平台,油品月均销量就超 16 万升,月均流水超过 110 万元。其中到机场接送客人的嘀嗒出行贡献最大,占比超过 33%。

三年时间从 0 到 400 城

" 至今仍记得,所有联合创始人在内的团队成员,在零下 20 多度的情况下发传单、做地推。" 王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能链集团成立之初,经历过非常艰难的拓荒期。

从 2016 年春节开始筹备,能链集团用了一年的时间开拓长春市场,完成业务模型验证及技术储备。

2017 年 3 月,能链集团开始在其它城市复制长春的经验,发展了洛阳和北京。王阳表示,按照正常规划,北京绝对不会是我们要开拓的第三个城市。因为北京市场太难打开了。

实际上,2015 年左右,一批加油 O2O 模式的平台涌现,如油通、油帮帮、喂车车、车到加油等,大多选在北京市场切入,且充满互联网思维,用补贴烧钱的方式进行引流。而后,北京市场上又涌现出一批私家车加油平台。被前前后后十多家加油平台洗过后,北京地区油站老板变得非常警觉。

" 我们原计划是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 王阳说,但对于货运平台而言,北京是很重要的城市。在与快狗打车、货拉拉等货运平台谈合作时,我们获得的答复都是,如果北京都没有油站,那他们没法到总部申请资源,就不能与能链集团做技术对接。

在这种情况下,三名合伙人决定死磕北京。

众诚连锁是全国石油行业龙头的民营股份制企业,也是能链集团在长春的重要合作伙伴。因此,位于丰台区西道口沙岗村的众诚连锁东方吉彩加油站,就成为了能链集团在北京的第一家合作油站。

2017 年的 5 月 1 日,能链集团首次联合东方吉彩加油站做活动,并给已合作的某家货运平台旗下司机发短信,告知该加油站的折扣信息,想吸引司机到站加油。此时,油站站长表示,只要能带 5 辆新车来加油,她就很开心了。

但据王阳回忆:" 原本以为油站有活动,司机会爆满,但令人意外的是,联合创始人孙总(孙玮临)在油站等了一天,一辆车都没来。最后孙总骑自行车到地铁口找了几辆出租车,给每个司机 50 块,让司机去这家油站加 100 块钱的油。"

王阳称之为:尴尬的一天。但这并没有打击三位创始人的信心。与此同时,能链集团又与中图加油站达成了合作。" 我们在中图做大量的预存,先购买几百万的油,卖不出去就算我们的。" 以此,能链集团签下了中图在北京地区的三十多家油站。北京市场终于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到 2018 年下半年,公司覆盖了几十个城市,有了上百个平台的时候,每天开始有加油站和平台会来主动找合作。公司开始渐渐步入了正轨。王阳说:" 经过两年多的摸索,感觉轮子终于转起来了。"

如今,能链集团逐渐完成了能源供需双方的数字化连接,打造出覆盖全国 400 个城市的油电一体化出行能源新基础设施网络,王阳介绍。

具体而言,在油站、电桩方面,能链集团已签约 1 万多个加油站、31 万多根充电桩,能源供应方合作伙伴包括中海油、中航油、壳牌、道达尔、大桥石化、金盾石化等国资、外资、民营成品油企业,以及特来电、星星充电、云快充、云杉智慧、珠海驿联、万城万充等新能源运营商。

在商用车平台(城配车、网约车、出租车)方面,90% 以上平台与能链集团达成合作,包括菜鸟、嘀嗒出行、货拉拉、快狗打车、神州专车、首约汽车、曹操出行、哈啰出行等。

除了上述加油、充电业务,能链集团还与华为车联、腾讯智慧出行、(阿里)斑马智行、百度车联、极豆车联、蘑菇智行等车联网服务平台建立合作,并为东风、上汽大通、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几十家主机厂商中控大屏的加油或充电服务。

王阳表示,能链集团已经做到能够通过能源物联网,让司机不需要下车,也不需要使用手机,在车的中控大屏上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加油服务,然后直接支付离开,目前已在荣威和上汽大通的一些车型实现了上线。

此外,能链集团还与懂车帝、易车、京东金融等在内的各种各样的车后服务平台合作,也为腾讯地图、百度地图等地图商提供能源底层数据服务。

通过与上述客户合作,能链集团可以将车主信息数据化,进一步为其提供定制化的能源补给服务。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朱岩表示,能源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显著变化,新能源的普及带来能源结构的改变,成品油市场也面临政策放开的历史机遇,同时传统加油站显示出对数字化升级的强烈需求。能链集团在三年时间里布局了一张覆盖全国的油电一体化能源供给网络,为供需两侧提供了巨大的价值。

而对于能链集团来说,未来三年最主要的任务一方面是,继续拓展城市和充实服务网点,给更多的商用车司机提供加油和充电服务;另一方面在坚持主营业务之外,也会围绕能源产业的上下游做一些新的探索,比如上游的供应链,下游的消费金融、SaaS 业务等。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