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难以确诊的病人:排 10 小时才能打上针

本报记者 王迎春 武汉报道

在自己已经走过的生命中,张林(化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望从医院那里,拿到一张关于自己母亲的确诊单。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和他的家庭,就在武汉,而这座城市正处在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而引发的旋涡当中。

1 月 23 日上午 10 点,武汉机场、火车站的离汉通道暂时关闭,何时重启,尚属未知。但张林已经很难关心这些了。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几乎所有给他母亲看过病的医生,都曾向他口头告知,他母亲的各项检查表现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表现一致。

然而,他仍然拿不到确诊通知。这意味着,他的母亲无法入院治疗。张林的母亲,今年已经 59 岁了,截至记者发稿时止,他的母亲已经出现发烧症状 14 天了。

张林很理性。他从不认为医院是在刁难自己。他告诉记者,14 天来,他带着母亲跑遍了整个汉口的医院,但都被告知没有诊断使用的试剂。

" 我不是为自己,武汉真的很缺医疗物资、缺医生、缺床位。不仅患者、家属不容易,一线的护士、医生们也快崩溃,我不想宣泄自己有多么难,这对武汉并不好,但希望中央、全国其他地方尽快支援武汉。" 张林说。

跑遍汉口被告知没有试剂

张林 59 岁的母亲还没有得到医生的书面确诊,但 14 天以来,所有为他母亲看诊过的发热门诊专科医生均口头向张林明确,各项检查结果表现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表现一致。" 这就是确诊,但我们拿不到书面确诊单,因为最终确诊需要这种疾病的检测试剂,没有医生的书面确诊,我妈就不能被收治住院,14 天以来,我跑遍整个汉口所有能去的医院,没有试剂!"

他也向记者介绍,并非医院刁难," 床位全满了 "。14 天跑下来,所有医院的发热门诊或呼吸感染科室都人满了,根本排不上号,更打不了针,张林最近常去的是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这家医院其他科室全部停掉,所有资源全部用于发热门诊。

医院尽管调动了所有资源,然而还是各种 " 缺 ",没有试剂、没有空床位," 走道都排满了人,整个医院人挤人。" 他说。

不能住院隔离治疗,张林只好每天带着母亲前往医院排队。" 前天晚上排了 10 多个小时,昨天打上针了。" 在与记者通话的整个过程中,张林始终克制," 还有人排了 24 个小时才打上针,我亲眼看到有患者真到被抢救之时,都没法住进病房,虽然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但人还是说走就走了。我还亲眼看到两位正在排队的人晕倒,他们也没有办法住进病房。"

不到 37.3 ℃挂不到号

" 今天还去不去排队?" 记者问张林。

" 今天不去了,医院没有那么多资源,门口贴了通知,患者体温如果在 37.3 ℃以下挂不了号。" 张林说。

无法住进医院的病人怎么办?在家。谁来照顾?他的答案是家属自己照顾。谁来保证家属的安全?张林沉默。" 我作为儿子,必须的。" 他说。没有换班的人," 多一个人照顾,多一份风险。" 他说。

没有床位隔离,张林的母亲只好住在家里,一旦体温异常,张林就得带母亲去排队。出门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没有交通工具,只能打车," 只能打出租车或叫滴滴车,车很少,有时平台无人接单。" 他说。

如果有紧张状况打 120 如何?"120 也不能保证了,有患者打 120,等了 10 分钟,还有人等了 1 个多小时。" 他说。

" 那些没有车而又必须去医院的人是雪上加霜,他们怎么办?" 他问。

1 月 24 日清晨,张林母亲出现呼吸困难," 妈妈说,算了,不治了,不想治了,死了算了。" 他说。

困顿中的张林也曾收到广州、上海等地朋友帮助信息,有人要寄口罩,有人准备寄药品。" 没有用,交通都断了,个人寄的物资送不进去。" 他说。

" 医生也不容易,他们也想哭 "

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张林多次表示说出这一切,并非指责武汉,更不是指责那些没有收治他母亲的医院," 医生、护士非常不容易,我亲眼看到,医生超长时间上班,已经过了下班时候,还有源源不断的患者等待就诊,护士们一个个也累坏了,看得出,他们也想哭出来 "。

张林很无奈,只能自己做防护,所谓的防护也不过是戴上口罩而已。但他没有灰心,身体还没生病,他的母亲需要他给予信心。

" 昨天吃年饭了吗?" 记者问。

" 这个已经不在乎了,我们一天吃两顿饭,不是舍不得,因为不能在外面吃给他人增加危险,只好自己做,还得跑医院,没时间吃饭。" 他说。

张林多次表示,之所以说这些不是为了博得人们对他个人遭遇的关注,而是想传递武汉整个疫情治疗的艰难状况,希望中央和其他地方能赶紧增援武汉。

(编辑:郝成 校对:彭玉凤)

以上内容由"中国经营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