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武汉不是一座孤城:封城首日,一名武汉医卫记者的观察和感受

上观新闻 01-24

昨天上午 10 时,武汉 " 封城 "。记者连线采访了在武汉一家媒体从事医疗卫生领域报道的记者陈莉 ( 化名 ) ,听听她这几日在武汉的观察和感受。

1 月 22 日,在武汉一家媒体从事医疗卫生领域报道的陈莉,经历了人生中 " 最无助的一天 ":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母亲,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经呼叫 120 送医院抢救,目前仍在 ICU 里救治、观察。" 中间转院的时候,因为 120 急救车紧张,我自己开车,载着我妈妈和一名医生、护士到了现在的院区。"

23 日凌晨 1 时 30 分许,她在医院陪护,手机界面亮了,一条消息推送而至:武汉即将于当天上午 10 时 " 封城 "。"脑子冒出的一个想法是要尽快备些粮草。"陈莉说,这段时间一直在一线作防疫报道,加之母亲突然病危,家里没有任何过年的准备," 封城之后,食品、医护用品、药品这些保障能跟上吗?我挺担忧的。"

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等候看病的市民

受访者供图

救护车不够用,一些武汉市民自驾转院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你母亲的就医过程顺利吗?

陈莉:22 日上午 8 点多,我妈妈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在家吃了药,观察了一个小时后,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的情况,我马上打了 120,送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救治。当时 120 指挥中心说,本辖区的 120 车都在外面,要从其他区调配。这个过程还是挺快的,我妈妈被送到医院就进了抢救室。

中间涉及到要转院,因为救护车不够用,医院让我自驾带着我妈、一位医生和一个护士,转到现在的医院。这样的情况很普遍,跟我妈一起转院的另两个危重病人也是这样操作的。

医疗人员工作压力大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医院里的情况怎么样?

陈莉:整体还是有序的。我们所在的病区有很多来做透析的病人。不过,据医生说,他们的工作强度比疫情产生前加重了很多。科里有些医生去支持发热门诊了,因为透析病人都是固定要来的,所以剩下的人的工作量就上去了,一个班要上 12 个小时班。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虽然不是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但武汉要求二级以上医院仍须开设发热门诊,来这里检测的市民非常多。像我妈妈这样住病房的其他病人,本身抵抗力就弱,我很担心被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医疗设施物资等比较紧缺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除了医护人员,医疗设施用品等供应跟得上吗?

陈莉:目前,各大医院的试剂盒都照配给使用,数量十分有限。我采访过的很多医护人员都在担心,试剂盒到底什么时候能到位。因为定点医院接诊能力不足,除了一些危重病人可能会留院观察,其余疑似病人,医生通常会让他们在家自我隔离,每天到医院来挂水、复查。大量疑似病人混在一起,很容易交叉感染。

缺人、缺床位、缺口罩、防护服、手术服……医疗设施和医护用品尤其是一次性耗材,都比较紧缺。

其实,有一部分来医院的发热、咳嗽病人真的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因为对疫情感到恐慌,扎推往医院跑。专家也在呼吁,发热低于 38 ℃的可自行退热,无呼吸困难,就可以视为轻症。对于轻症患者来说,居家隔离口服药物是可以控制病情的。

我采访到的专家也不建议轻症患者住院,医院重症患者居多,会导致交叉感染,对康复反而不利。

应优先做好医护人员的工作生活保障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你怎么看待 " 封城 " 措施?

陈莉:防止疫情向全国乃至全球蔓延,封城和禁止乘坐公共交通都是有效的措施,但需要配套措施。电动自行车是广大市民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特殊时期,包括武汉城中心的几座桥,要划出电动自行车车道,允许过桥。

这两天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照顾妈妈,了解到的情况是,市内公交、地铁停运后,很多医生和病人都是走路到医院的,一些医生靠吃方便面充饥我认为,应该优先保障好医护人员的衣食起居,比如配通勤班车,或者集中食宿。没有他们,我们打不赢这场防疫战役。

在医院排队的武汉市民 。受访者供图

武汉不是一座孤城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封城 " 后,你最担心什么?想过离开武汉吗?

陈莉:说实话,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也不应该离开。最大的担心是,民生保障物资能否供应到位。23 日一早,我去菜场买了新鲜的菜,晚上又去便利店买了 900 块钱的方便面和其他干粮。物价基本稳定,但新鲜的菜很快就脱销了,商家也在积极补货。政府部门说能保障民生物资供给,我还是相信的。不过,菜场、超市里还有一些人没有戴口罩。

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从疫情爆发到进入 " 战时状态 ",你的心态是否有变化?

陈莉:"封城 " 前后,我是很焦虑的,没有安全感。23 日下午,陆续看到上海专家组成医疗组驰援武汉、国家拨款 10 亿元、各地政府和企业向湖北支援物资等消息,真的很感动。武汉不是一座孤城。外界对武汉的支持和关心,对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至少在心理上是一种安慰。心里话,现在不像之前那么没安全感了。我相信,这场战役我们一定能打赢,希望这个过程尽量短一些。

栏目主编:王海燕 本文作者:邬林桦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