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庄里硬汉闫珂归来话圆梦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值得挑战的达喀尔

燕赵晚报讯(融媒体记者 秘晓芳)

当闫珂经过了连续两个十四小时的补眠之后,再坐到记者面前的时候,仍然控制不住的打哈气。从连续两周高强度的心理和体力的考验中彻底解脱下来,那排山倒海一样袭来的疲劳和梦想实现的兴奋共同交织作用的结果是梦幻:仿佛昨天还在达喀尔的赛段里颠簸,又仿佛挂上完赛奖牌的喜悦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

2020 年 1 月 1 日出征沙特,到 1 月 19 日完赛归来,首次挑战达喀尔的河北九江路航轮胎车队,驾驶自主产权技术的红旗赛车,创造了中国最大车队参赛,全部完赛的佳绩。其中阮泉驾驶的 363 号赛车取得新人组的亚军,石家庄赛手闫珂和同伴驾驶的 373 号赛车获得了新人组的第四名。

★还没开赛,就收到了达喀尔的下马威

赛车经历了两个月的海运才抵达沙特,在开赛之前,车队到组委会提供的试车场去调试赛车。踌躇满志的团队没有想到,整个试车的距离居然只有区区两公里。

闫珂:“我们一直以为中国车手是比较擅长沙漠路段的,但没有想到沙特的沙漠会那么软,别说是赛车,就是人踩到沙子里,也会陷进半条腿去,还得自己把自己挖出来。

我们三辆车去试车,不到两公里,一辆车就爬在了沙梁上了,一辆车陷在了上坡的坡面上,所以试车的演练干脆变成了自救的演练。”还没开始比赛,达喀尔拉力赛就给大家来了个下马威。但是可能也正是这种提前的挫折,给了大家对困难更充分的准备,真到了发车的第一赛段,反倒是比想象中要简单了一些。

闫珂回忆说,大多数赛段都是山谷中,沙子是被吹落在山谷里的,这样形成的沙漠路段造成了两个结果,第一沙漠非常软,不利于行驶,第二沙中暗藏的石头非常多,而这给高速行驶中的车辆带来的最大威胁就是爆胎比较多,在第一赛段的比赛中,仅仅李爱东驾驶的 340 号一辆赛车,就爆了 7 条胎,达喀尔拉力赛要求每辆车自带三条备胎,李爱东用完了自己车队三辆车上的存货,还在路上借用了其他车队的轮胎,才完成了第一赛段的征程。

而在第二赛段,他们又目睹了那辆被烧毁赛车的熊熊大火。闫珂说:“火着起来非常快,三秒中的时间,赛车就会只剩下车架,只够赛手迅速逃离,很笨没有抢救赛车的机会,我们看着那冒着黑烟的残骸,还是有点儿庆幸的。

★退赛疑云,始终笼罩在车队上空

作为最顶级的国际越野赛事,达喀尔拉力赛向来以难度大、赛程艰苦而著称。除了烧车之外,比赛的过程中还不断遭遇各种事故。一辆高速行车的汽车撞上了在淹没在沙尘中的 UTV 车型,车损人伤都提前退赛。

带给大家更大冲击的队友的遇险。阮泉驾驶的赛车在一次飞跃沙梁的过程中,发生了翻车事故,车翻滚了两圈之后才停了以来,幸运的是,不仅两位赛手安然无恙,赛车也毫发无伤。但眼瞅着同伴发生事故的心理压力,让退赛疑云开始在车队上空蔓延。

闫珂回忆说:“那是在第六赛段,整体难度上升,途中还有一段难度三级的沙坡。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进入最难的阶段,发车之前组委会提醒要带上睡袋、被子,就已经暗示了大家可能会有天黑之前跑不到营地的可能,行驶路上又见到了同伴的事故,所以给我们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很长时间的犹豫,真的就是在赛道里停留转圈,进退两难。返回上一个营地可能需要 800 公里的行驶,继续向前,又有难度三级的挑战。真的是有点儿晕乎,都已经到了最难的那段路段了,也看到了很多赛车就停下来露营不再继续了,老赵还在问我:我不是要退赛的吗?我们怎么又开到这里了?”

闫珂说:“说真的,在比赛的过程中,继续还是退出的念头几乎一直在打架。故去的摩托车手葡萄牙人保罗 · 岗萨尔维斯,是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的 8 号发车赛车,那是有着很优异历史战绩的车手才能拿到的排名,这是他第 13 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之前还曾获得过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总成绩的第二名,你能说他技术不好,经验不够丰富?

可惜他也长眠在了赛道中,当天我们行驶的过程中,看到沙漠里的三辆同一车队的摩托车,就预感到肯定是出大事了,到了终点营地才知道是有车手离世了。在达喀尔拉力赛的历史上,已经有超过 70 位车手在比赛中遇难,说一点儿畏难情绪也没有,那是假话。”

当然除了事故之外,还有意外的完美。一段被疯传的短视频中,赵玉乔、闫珂驾驶的 373 号赛车在飞出十几米之后,稳稳着陆,继续前行。不过这段堪称教科书般完美飞跃的视频主角当时的感觉却并不美秒。

闫珂说:“事后才知道那个地方发生了多次事故,包括前 F1 车手阿隆索都在这里翻了六个跟头,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们是一次特意的表演,其实当时在车上,飞起来的那一刹那,老赵叨咕的是 ‘ 坏了,坏了,这回咱俩要完蛋了 ’。”

★混“帐”之夜 体会达喀尔的一视同仁

最近有句很流行的话:不要用你的爱好挑战别人的职业。但是达喀尔,闫珂和赵玉乔所做的就真的是用爱好挑战别人的职业。闫珂坦言,职业车手和业余车手真的是有很大区别的,无论是体能储备还是心理承压能力都有极大的不同。

可是,达喀尔是开放的,也是公平的,不会因为参赛人员是职业还是业余而有特殊的照顾,不因卡车、汽车、摩托而区分车型进行排位,而采取总成绩排名发车,如果成绩好,笨重的大卡车一样可以排在发车的前列,所以大家都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而在达喀尔的赛程设计中,在第十和第十一赛段还有一段特殊的马拉松赛段,两个赛段之间的营地是一个只有车手和领航才能进入的封闭营地,一个巨大的帐篷,不分车队、不分男女的赶到营地早的,会有床可以睡,12 人的上下两层的通铺。

晚到的可以打地铺,再晚的就只有自己找个地方蜷缩一下。卡塔尔的王子阿尔阿提亚,当天迷路损失了时间,到达帐篷的时候,已经没有床铺了,这位身份显贵,身价昂贵的车手也一样躲到墙角,缩成一团的打盹。

帐篷里是没有灯的,闫珂说大家都很安静,共同的语言是呼噜、磨牙声,但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每个人都非常疲倦,几乎都是找到地方,合衣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达喀尔在全世界车迷心目中都是殿堂级的经典赛事,直到 2003 年才第一次有中国车手参赛。而本次达喀尔征战河北九江车队是唯一一支使用中国自主产权赛车,并且采取全华班维修服务团队的车队,这在达喀尔 41 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美梦成真 被虐到体无完肤的幸福

闫珂说,从一开始大家都有很大的心气儿,到之后接受差距,坚持自己的节奏,车队才走出了自己的达喀尔之路。达喀尔拉力赛没有特别年轻的总冠军,都是年龄较大、经验丰富、抗压能力大的赛手才能笑到最后,本年度是 57 岁的塞恩斯第三度获得达喀尔拉力赛的总冠军。所以当 52 岁的闫珂和 53 岁的赵玉乔驶过终点,等待走上收车台的仪式时,还是非常兴奋的。

闫珂说:“那种仪式感,真的非常棒!也不知道怎么表达,之前就约好了,不完赛不刮胡子。排队等着上收车台的时候,刮了胡子,然后我俩在收车台上紧紧地拥抱,很梦幻的感觉,那个时候才觉得,梦想实现真的跟年龄无关,我们开心的像个孩子。”

闫珂说,不到最后登上收车台,自己都不敢确认完赛的事实。因为艰苦的达喀尔拉力赛,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可能会在驶出几十公里的时候毁于大火,也可能在距离终点几公里的时候寸步难行,还有一位捷克车手,辛辛苦苦准备了好几个月,可是在试车的时候就发生了翻车事故,赛车损毁,还没来得及上赛道,比赛就提前宣告结束了。

有一句话,闫珂反复提到了几遍,说这是大家对于达喀尔的共识:你能报名达喀尔,靠的财力;你能行驶在赛段,靠的是技术和赛车的实力,但是能否完赛,要看自己能否有那份运气。梦了十几年的达喀尔,一点一点的付出,一年一年的追寻,真的实现之后,闫珂说他特别感谢命运的垂青。

他说:“或许普通人的生活距离这些运动可能很远,不会理解那些在漠漠黄沙中的风吹日晒、摸爬滚打,也不会体验那些因为一丁点失误、甚至莫名原因的车毁退赛的无奈。你可以不是车手,你可以不行驶上赛道,但是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个“达喀尔”,它是最美丽的梦想,又是最艰难的挑战。踏上追梦之路,可能会有无尽的艰难,还有不得不接受的失败。就像这次达喀尔,如果我们没能完赛,一样也得坦然接受。但是如果不行动,就始终在只能梦里描绘梦想的美丽。”

编辑:何圆圆

责编:张宁宁

以上内容由"ZAKER石家庄"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