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你所没见过的演员候场众生相

英国是个好演员层出不穷的宝地。

比如你爱的 " 卷福 " 本尼迪克特 · 康伯巴奇

而这背后,离不开浓厚的戏剧氛围的支撑。

在进军影视行业之前,首先得经受住戏剧圈的大浪淘沙。就好比打怪升级,戏剧舞台是新手演员们要挑战的头一个大 boss。

如今的这帮大腕儿,当年基本都是从戏剧的舞台上摸爬滚打出来,而当他们成名之后,也时常会回归舞台接受历练。

2015 年本尼迪克特版的《哈姆雷特》

英国有位摄影师,专门抓拍大幕拉开之前,候场期间演员们的千姿百态。

他出过一本摄影集,叫做《候场》。许多大牌的青涩容貌都被收录在其中。

演员亦有人之常情,候场中的演员也常会像一个紧张的孩子

酷到没边儿的汤姆 · 哈迪,曾凭在《兄弟连》中的扮相枪击了无数少女的芳心。

但他还在混迹戏剧舞台的期间,也还是会紧张地手握剧本,赶在上场前再抱一次佛脚。

再如罗温 · 艾金森,照片中的他才 29 岁,还没出演《憨豆先生》。

化妆间里的他,会严肃地正视化妆镜中的自己,调整心理状态。

" 狗爹 " 加里 · 奥德曼则会罕见地露出 " 生无可恋 " 的神情,此刻的放空,也许是为了登上舞台后的精神高度集中。

手快者如蒂尔达 · 斯文顿妆已经画了一半,眼神不知盯着何方。

2005 年的 " 卷福 " 本尼迪克特 · 康伯巴奇,尚还是位名不经传的小角色。只见他一丝不苟地检查着口袋中的道具,仿佛在调试一台精密仪器。

反倒是在《神探夏洛克》里演他哥哥的马克 · 加蒂斯,大大方方地露着自己的 CK 内裤,显得潇洒又惬意。

像他这样表现洒脱的演员还有很多。

譬如在《超凡蜘蛛侠》里饰演蜘蛛侠的安德鲁 · 加菲尔德,安然坐在牌桌前,脸上笑得像是手握四个 2 带俩王。

好比当年你班的某位学霸,临考前照样跟你一样吃玩不误。只不过人家照样考双百,你能及格都得当即跪地感谢上天开恩。

还有这位名叫乔 · 伦顿的演员,直接穿着戏服铠甲打起了台球。换做今天,披着中世纪盔甲打盘《王者荣耀》也不是没有可能。

调整放松,是候场时间的一个重要环节。上台前的准备都可以视作候场,场所不仅限于化妆间里面。

秉承 " 躺派 " 的露丝 · 威尔森和哈利什 · 帕特尔,会分别躺在化妆间和观众席后的地面上。

格雷格 · 希克斯则选择做上一套第八套广播体操,伸展腰肢,将身体调整至最佳状态。

主演过《兵临城下》、《千钧一发》等影片的好莱坞熟脸帅逼裘德 · 洛,亦会来到舞台通道上舒缓情绪,顺便用勾人的眼神挑逗摄影师拍下一张帅照。

如果筛选一下演员候场时最乐意做的事,抽烟一定位列其中。

在《猜火车》中念叨着 " 选择可恶的大电视 " 的帅逼伊万 · 麦克格雷格,会在镜前选择烟雾缭绕。灯光下的侧影乍一看,还颇有几分科特 · 柯本的气质。

女性演员在抽烟上也不遑多让。

银幕形象多变的凯特 · 布兰切特,就在话剧《谁为我办》的后台点起了一支烟。不过从长长的烟灰来看,想必她已经沉思良久,心思或许早飞到了舞台上。

要是恰逢化妆间禁烟或是其他因素,老烟民们也会像伊芙 · 贝斯特这样溜到室外,让鼻腔享受下尼古丁的熏陶。

但不管在哪儿,都是在为之后的登场奠定最合适的前奏。

演员一行压力常伴,有的人试图靠吸烟环节,但有的压力就只能肉身硬抗。

就如老将 " 甘道夫 " 伊恩 · 麦克莱恩,在生病的状态下仍坚持上场。虚弱的病态,只会留在幕后短暂的候场时间中,留在观众的视野之外。

可以说,英国演员们的候场众生相,编织出一条迥异于现实和虚幻的缓冲带。

同时,这些照片也传达出另一种意味:英国演员的金字招牌背后,是千万演员一次次登上舞台的脚印铺就出来的。

而这种候场时的微妙状态,以及幕后万千人战斗的感觉,在由得到团队制作出品的《时间的朋友第五年——躬身入局 | 罗振宇 2019-2020 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幕后故事》也都有体现。

2019 年 12 月 31 日 12 点,罗振宇圆满完成了第五届《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走下了舞台。

与此同时,舞台后的一群人也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得以歇息。

他们便是跨年演讲幕后团队的成员们。

这场看似由罗胖独领风骚的 4 小时演讲,其实是万千人共同战斗的成果。

这部名为《时间的朋友第五年》的纪录片,便是以筹备跨年演讲的过程为主线,记录下属于罗振宇和团队特殊的 " 候场时刻 "。

这个准确来说自 2019 年 1 月 1 日伊始的 " 候场 ",长达一年,而这部 17 分钟的纪录片带我们走近最后 2 个月

当跨年演讲的日期逼近,看似按部就班的密集准备中其实暗潮汹涌。

最明显的当然是身为唯一演讲者的罗振宇。如何在没有提词器的情况下一字不落地完成 4 小时高强度演讲?如何能把握好节奏在零点钟声响起的时间准确 " 送 " 出最后一个字?

背负这些的他,一天跟得到 CEO 脱不花随意聊起,说梦见自己在跨年演讲的台子上被人击毙了。脱不花当即吐槽," 你为了不写稿什么事都干得出!"

台上的他妙语连珠,台下的他更多只是个略慌张的中年男子。上台之前,他还会来回踱步,生怕之后忘词。

罗振宇的候场,经常伴随着不安和紧张。

其他成员也都各有各的担忧。

例如图中这位罗胖的执鞭者吴博。他的工作是在后台台口同时盯着演讲稿和精确到秒的计时器。

演讲开始前的一个小时里,罗胖整理袖口 20 次、跑洗手间 6 次。这种常人难以察觉的细枝末节都被吴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跨年演讲前半个月,是罗振宇及团队成员闭关打磨演讲稿的时间。

片中有一幕,发生在倒数临近的几天。罗胖开心地以为终于定稿了,计划着随后的休闲时间,就像当年终于考完试松了口气的我们。

结果,脱不花一番话瞬间打破了他的幻想:第二天推倒重来。

在整个 " 候场时间 " 里,同样的一幕不断地上演。直到上台直到落幕。

有点像西西弗的石头,又有点像愚公移山那股子劲儿,所有人,不管是闭关的罗胖和内容策划团队,还是与此同时在现场忙碌搭建的现场团队、在北京远程测试的产品团队,都憋着一口气要把这事儿做成、做好。

留守总部的技术团队

用罗胖在跨年演讲上分享的一个词来说,他们都是 " 做事的人 " ——

直面挑战,躬身入局。

17 分钟不长,2 个月转瞬而过,但我在这点滴里面看到的,是每一个人的认真、拼搏和团结的劲儿。突然有点明白,从罗胖一个人孤零零的 60 秒到超过 1 万人的跨年演讲第五年,到今天超过 3500 多万用户的得到,是怎么发展成的。

毕竟在号召用户们终身学习的同时,他们也在一次次的跨年演讲准备中进行学习和成长。

而候场期间所付出的那些,终究会在舞台上得到相应的褒奖。

以上内容由"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