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小街》《烛光里的微笑》《还珠格格》《霹雳贝贝》,他为 200 多部影视剧写歌曲

上观新闻 2019-12-16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video tag.

周日晚的上音歌剧院,门口小广场热闹非凡,人们攀谈、交流,脸上带着兴奋之情,不时有人在《妈妈留给我一首歌——徐景新影视音乐作品音乐会》的背景板前留影,似乎印证了这场音乐会的幕后主角——作曲家徐景新的判断:影视歌曲是亲民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音乐厅里听一场大部头的交响乐,但影视剧的音乐,总能在记忆中留下些印记。

" 在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没有忧伤,没有哀愁,唱起它,心中充满欢乐。" 电影《小街》主题曲《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是这场音乐会的标题曲。1981 年上映的这部电影延续了《庐山恋》的 " 银幕情侣 " 组合,当张瑜的脸庞在乐队背后的屏幕上出现,座位中有人暗暗感叹:" 真美啊。"

歌唱家龚琳娜是这场音乐会的主持人。不同于 " 神曲 "《忐忑》给人留下的印象,一身深藕色礼服登台的她显得大气温婉,还在上海爱乐合唱团伴唱下,一连献上《妈妈留给我一首歌》《飞天》《追梦》三首独唱。

音乐会开始前,记者问过徐景新:" 龚琳娜是谁请来的?" 音乐会一开始,龚琳娜自己揭开了谜底。2000 年,刚获得第九届 CCTV 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银奖的她辗转找到徐景新的联系方式。" 我很喜欢《妈妈留给我一首歌》,可以唱吗?" 电话那头,徐景新不仅慨然应许,还告诉这个从未谋面的年轻人,电影里这首歌比较短,可以为她编一个更长更完整的版本。" 从此,我和徐老师就成了忘年交。"2001 年,龚琳娜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孔雀飞来》,收录了两首徐景新作曲的歌曲《妈妈留给我一首歌》《问问自己的心》。那时的龚琳娜还是民歌手龚琳娜,第二年,她认识了德国籍作曲家老锣,新的音乐旅程开始谱写,而与徐景新的友谊一直保持着。" 除了演唱,她还自告奋勇要当主持,没提酬劳。" 徐景新说。

徐景新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1967 年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后来担任上海电影乐团团长和艺术总监,为 80 多部故事片和 150 多部电视剧谱写音乐。除了《妈妈留给我一首歌》,这场音乐会很多歌曲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比如琼瑶电视剧《苍天有泪》《还珠格格》的插曲《问云儿》《天气好晴朗》,又如电影《烛光里的微笑》主题曲《我怎样长大》、《霹雳贝贝》插曲《拍手歌》。徐景新说,开过多场音乐会,这是第一次举办以影视音乐为主题的,他花费数月时间整理改编,让它们更适合音乐会的呈现。他评价,龚琳娜的 " 路子比较广 ",民歌手出身,能唱艺术歌曲,也能唱通俗歌曲。其实,他自己的创作门类也非常广泛,除了影视音乐,也写民歌、声乐作品和交响乐。" 不要限定一个歌手的类型。就像演员,不能只演正派或反派。作曲家也是一样,我鼓励跨界。"

在徐景新看来,音乐的王国中,交响乐、歌剧是皇冠上的宝石,影视音乐是有奇异芳香的小花。" 小花 " 的长成,也不是全不费工夫的。" 创作《小街》,我们憋着很大一股劲。作曲是一开始就介入的。文学本一出来,导演、编剧和我专门讨论,分镜头有了,音乐的基本轮廓也有了。当时录电影音乐,都是对着银幕,一边放画面一边现场录。" 徐景新说,2000 年以后,这种景况消失了," 大家变得急躁,以前那种工作方式,据我所知,几乎没有了。有的片子到后期来找我,跟我说,你看着办吧,哪里要音乐就加一点。"

从前的电影音乐似乎总有几首能流传很久,当下的影视音乐常常过耳即忘。徐景新说,多元化的时代,太多选择相当于没有选择," 当年影片很少,观众的注意力相对集中,非常渴望看到好片子,创作者也有一种使命,不敢掉以轻心 "。音乐会总策划何一舟是 "90 后 "," 回过头去看老电影,才发现有很多优秀配乐,限于当时条件,录音的品质不高。这次音乐会重新演绎经典曲目,录制高品质的录像、录音,把它们传承下去。"

音乐会由上海音乐家协会和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办、上海爱乐乐团承办、上海市奉贤区政协协办,上海大学、上海音乐学院支持,将在上海广播电视台播出。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