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梦圆高铁:归乡的毕节青年

ZAKER贵阳 2019-12-15

毕节作为贵州劳务输出的大市,一张直达老家的火车票,曾是毕节千千万流动人口回家的拦路虎,成贵高铁的开通,藏在人们心头的乡愁褶皱,将被疾驰的列车所熨平。

# 打开专题 # 西北望乌蒙 高铁进毕节

成贵高铁开通了,不仅毕节人的回家路方便了,也给很多人带来回乡工作的机会。

高铁缩短了空间和时间的距离,那些为高铁建设而贡献的人,值得记入历史。在成贵高铁开通之际,我们找到因为高铁而返乡的面孔,他们三个人都是铁路人,也都是毕节人。他们互相是朋友、同学,成贵高铁建成前,都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工作。

不过现在,他们都回到了离家最近的地方工作 …… 他们是因高铁而归乡的毕节青年。

廖林:" 以后坐高铁上下班 "

六年多过去了,只要坐上火车或高铁,廖林都会想起那次出远门的经历——从黔西县老家坐客车到贵阳,钻进凌乱闷热的绿皮车厢,十六个小时后,他到达重庆黔江区。

那是第一出远门求学,但向往山外世界的新鲜和期待,被缓慢的绿皮火车消磨了不少。在重庆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廖林学的是工程建筑专业,"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 的课堂知识,让他对交通带来的变化,尤其敏感。

重庆紧邻铜仁,在沪昆高铁开通的那年暑假,廖林特地绕道从铜仁回家。那时候,贵州刚刚迈入高铁时代不久,很多人对网上购票并不熟悉,廖林也是如此。他提前在重庆,买了张铜仁到贵阳的高铁票。

当廖林在铜仁南站准备检票上车时,被拦在了智能检票机前。正面、反面、翻转,他手中的车票,始终没有被识别,身后排队的人群开始抱怨,廖林无奈地离开闸机。走到人工检票处问,才知道异地买票,有时候票面尺寸偏差,检票机无法识别,得从人工检票口上车。

第一次坐高铁,除了检票遭遇的偶然小插曲,廖林的感受是快和稳,车厢内干净整洁,空调甚至吹出了凉意,但那时他没有想到,自己毕业后的工作,会与高铁相关——成都铁路局到学校招聘,廖林想去碰碰运气,最终他被录用了。

铁路系统通常就近分配,经过岗前培训之后,黔西当时没有火车站,也没有高铁站,籍贯是贵州黔西的廖林,被分到了六盘水站,在他走上工作岗位的同时,成贵高铁贵州段正处在紧锣密鼓的施工阶段。

在六盘水站工作两年多后,成贵高铁贵州段也进入收尾阶段,廖林曾在去年七月份,萌生了调到毕节站的念头。毕竟,每个月从六盘水站回家,他都需要坐三个多小时的火车到贵阳,再换乘客车回黔西,算上等车和转车的时间,每次都要耗掉六个小时。担心自己入职时间不长,申请了领导可能不会批准,廖林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转机在今年六月份出现了,连通毕节、大方和黔西的成贵高铁,年底通车的消息被确认后,领导主动找廖林谈话,随着而来的是调令。就这样,廖林告别了工作三年多的六盘水站。调到毕节段,廖林暂时被分到了黔西站,正式通车后,他会回到毕节站上班。

距离开通的日子越来越近,与在六盘水站相比,工作节奏和强度都大了不少。检查轨道、站台、风雨棚,这些都是廖林的日常工作,但站内有施工的时候,他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能下班。在六盘水站,廖林更多是坐在办公室整理材料,他说自己更喜欢现在的状态," 每天都特别充实,而且离家近,也能照顾家人 "。

谈到高铁开通后的愿望,廖林说除了想去成都和广州旅游以外,还希望以后毕节和黔西两个站,都有合适的经停车次," 这样就可以坐高铁上下班了,两个站只有二十三分钟的车程。"

蒋望:" 异地女友也要来毕节了 "

12 月 13 日下午 5 点 47 分,从宜宾西到贵阳北试运行的 55953 次列车进入成贵高铁大方站点时,蒋望和两个同事正在站台上做例行检查。

蒋望是贵阳北高铁维修车间毕节工区的一名电工,主要从事检查成贵高铁中毕节、大方、黔西,清镇西等四站站房、站台,以及区间四电房屋的安全隐患工作。

一个月前,蒋望还在贵阳北高铁维修车间贵阳工区工作,主要巡检工作在贵阳北站、东站、龙洞堡站等,也住在贵阳。今年国庆节后,成贵高铁开始正式联调联试后,蒋望就被调到毕节工区工作。

因为蒋望是金沙人,这一次调动,算是以一个高铁人的身份回乡工作。

" 联调联试阶段,是成贵高铁开通前的最重要的环节,每天都要检查大方站站房是否有下沉、开裂、倾斜、吊顶脱落、站台显示屏松动等问题,确保贵广高铁能顺利开通运行。" 蒋望说,这一个多月是最忙的一段时间。

因为忙,这段时间他都没有回老家看看高龄的爷爷奶奶,以及去瓮安看自己的女友小吴。

蒋望出生在金沙县茶园镇的,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长大。" 今年爷爷 91 岁、奶奶 89 岁,年纪都很大,我在贵阳工区上班的时候,只要周末有空,都会回去陪陪他们。"

女友小吴,则是在 2016 年上大学时候认识的。这一次蒋望调动到毕节工区工作,他和女友约定,等成贵高铁正常开通后,以后的工作重心将放在毕节,女友要从瓮安来毕节找工作,结束两年的异地恋。

25 岁的蒋望,大学就读于毕节职业技术学院的 2015 级工程造价专业。他成为一名铁路员工,缘起于 2017 年 9 月份成都铁路局贵阳建筑段的校园招聘。

" 当时招工务,我们班一共有 10 多个人参加了应聘,最终有 4 个人被录取。还有三个同学是杨菊、黄爱、魏亚丽。" 录取后,蒋望和三个同学同时被转到贵阳职业技术学院就读,培训铁路理论等知识小半年后,毕业后正式参加工作。

如今,眼望着成贵高铁即将开通,蒋望认为自己很幸运,毕业时能和几个同学一起在贵阳找到工作,还能参与到家乡高铁的建设中,感到非常有意义。

杨菊:" 高铁能给我们便捷 "

蒋望的同班同学杨菊,同样也是因为成贵高铁开通调回老家工作的幸运人。

在贵阳北站工作一年多后,今年国庆假期结束,杨菊与同事们告别了。不是离职,而是调动。贯穿毕节、大方和黔西的成贵高铁,在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后,毕节工段需要更多人手,老家在毕节金沙县的杨菊,被组织优先考虑了。

学的是工程造价专业,2017 年 9 月份成都铁路局贵阳建筑段到毕节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校园招聘,杨菊由此进入铁路系统,当时被录用的,还有他的三个同班同学——蒋望、黄爱和魏亚丽。专业看起来关联度不大,杨菊当时对未来,并没有完整的规划。

岗前培训结束后,杨菊被安排在贵阳北站工作," 那时候刚刚毕业,觉得在哪里都差不多。" 事实并非如此,同事来自全国各地,自己之前没有在贵阳长时间生活过,各方面都得去适应。杨菊说:" 同事之间相处倒是很愉快,工作上领导也很关照,但工作之外的圈子,得重新去建立。"

在杨菊看来,自己的朋友圈,除了在金沙老家的那群发小,更多的是毕节职业技术学院的同学。今年五月份,有发小在老家办喜酒,杨菊为了节省在路上折腾的时间,他选择坐高铁绕道遵义,再从遵义坐客车回金沙," 这样差不多可以节省一个小时。"

从贵阳北站调到毕节工段,在成贵高铁全线通车之后,杨菊就不用再纠结了,因为从毕节坐高铁到黔西,再转客车去金沙的话,比之前要节省出更多的时间。比这个更重要的是,杨菊又回到了熟悉的城市,身边也多了大学时的朋友。

得知杨菊调到毕节站工作,经常有同学通过微信,问他高铁什么时候开通、到贵阳票价多少、去成都要花好长时间,零零碎碎的问题,有些他也没法回答,但他能感觉到朋友之间、同学之间的信任和关注。

事实上,从外地回到毕节的,不止像杨菊、廖林和蒋望这样的铁路人,那些像候鸟般游走在各个工地上的建筑工人,也因为高铁而回到了毕节。二十七岁的大方人刘富,此前和三十多个工友,在广东、福建、贵阳做过建筑,今年十月份,他们回到毕节,参与到毕节站的建设当中。

站前广场的建设,刘富和工友们都洒下了不少汗水,看着工地日渐完成,他内心满是矛盾,他说,一方面希望家乡父老,能早日感受到高铁的便捷,另一方面则是,高铁站外的工程完工后,他和工友们又得远走异乡。

与刘富的想法类似,父母都远在外地打工,杨菊也希望成贵高铁,能给像自己父母那样在外面辛苦打拼的毕节人,带来更多的便捷。他和刘富的愿望,正在变成现实。

在毕节站工作仅两个多月,但杨菊早已有了回家的感觉。

# 打开专题 # 西北望乌蒙 高铁进毕节

成贵高铁特别报道小组

编辑 侯川川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