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湖南郴州这座最有名山寨,连徐霞客都没登上去:暮不及登,亦无路登也!

ZAKER潇湘 2019-12-15

▲岩鹰坦第二道寨门前有个陷阱,需要走独木桥过去,下面是万丈深渊。 组图 / 卢睿

▲竹垅城上的摩崖石刻。

▲河里寨寨门后的甬道,系在一块巨石上凿穿而成。

我不知道山寨一词何以会成为假冒伪劣的代名词。当我置身于郴州丹霞的众多山寨时,不禁赞叹建造者的勇气和技艺。粗制滥造是无法在这样的绝壁上修出堡垒的,何况在风吹雨打中保持了这么多年。

曹王寨、喻家寨、大王寨、大峰寨、北寨、金鹅寨、飞蛾悬寨、黄竹寨、河里寨、桃李寨 …… 这里点到名的,还只是盘踞在茶永盆地上,郴州丹霞地貌内数量众多的古寨堡中保存较为完整的一些。更多只剩石臼、蚁道的寨堡,可能无缘再被世人熟知了。

那么,郴州丹霞山中为何有如此多的古寨堡?这些山寨又是何人何时所修?一堆没头绪的问题,等待详细的调查与解答。而我们可以从一处著名的山寨讲起。

郴州最有名山寨,连徐霞客都没登上去

曹王寨,在郴州城北 30 里,是郴州丹霞山境内最出名的一座山寨。我向往已久,却无缘攀登,因为路太难走。

明崇祯年间,徐霞客曾随船至郴江口,被两岸的丹霞赤壁景色吸引,在《楚游日记》中写道:" 江口诸峰,俱石崖盘立,寸土无立 "。徐霞客本想登岸去寻曹王寨的,可惜 " 暮不及登,亦无路登也 "。

徐霞客的这句感叹并不是无端而发。曾经攀爬到曹王寨实地考察的湖南省博物馆原副研究员、湖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原处长谢武经回来说:" 上曹王寨只有一条路,而且必经水路才能上山。"

一座什么样的寨堡,在明代就已经颇有名气了呢?

据《万历郴州志》记载:" 曹王寨,在郴江口,去州三十里。山势壁立,山巅有石鼎在石罅中。岁久石合,两耳出石外。有柏树偃生石耳中,大围数尺。旧号曹王寨。按韩文:‘唐曹成王皋平贼,迁镇于衡,入帅湖南。属将国良以武冈判,敛兵荆黔。洪桂伐之,尤张王投良以书,抵良壁,后受其降。’疑即此事。今俗名铁钉寨。"

又据《嘉庆郴州总志》记载:" 曹王寨,山在州北三十里。考《湖南通志》,山势壁立,可以避兵。"

总之,曹王寨的修建与兵事有关。而 " 曹王 " 是谁,则有争议。据谢武经考证,曹王很有可能是南宋农民起义军领袖曹成,而不是如《万历郴州志》中记载的曹成王李皋。

谢武经给出的理由是,《万历郴州志》给出的证据是按 " 韩文 " 中的记载。" 韩文 " 就是韩愈所撰《曹成王碑》。该碑文记载的曹王,叫李皋,是唐代人。此人一生颇有建树,先后迁衡州、潮州刺史,建中元年(780)迁湖南按察使,多有战功。贞元初,拜江陵尹、荆南节度使,对保卫江汉地区有功劳。成是他的谥,曹王是祖上所袭爵位。

谢武经认为此人一生与郴州并无瓜葛,且所袭爵位名正言顺,何必到偏远的 " 林中之邑 " 郴州来当山大王呢?

这个曹王,势必与另一位叫曹成的人有关,那就是宋代的农民起义领袖——曹成。

据《宋史》记载," 匪首 " 曹成,曾拥众数万,由江西据湖湘,据道、贺二州。宋廷派抗金名将岳飞来围剿曹成,双方曾在郴州地区对峙数月。后岳飞击杀曹成余部在贺州,一部分流兵失败后散落、奔逃在郴州、邵阳地区,后受韩世忠招安。

谢武经认为,宋代曹成起义军很有可能会利用郴州丹霞山易守难攻的天然地势与朝廷对峙。联系到曹成失败后,又有散兵游勇奔逃于郴州、邵阳地区,曹王寨的身世与宋代的曹成关系更紧密。

郴州丹霞山中为何这么多山寨?

了解了曹王寨的历史,再看曹王寨的布局。曾经沿郴江溯流而上,一路披荆斩棘,好不容易登上曹王寨的谢武经介绍说,目前,曹王寨还残存前寨门,全由红砂岩条石砌成。寨门上拱下方,高约 3.5 米,宽约 2.5 米,进深约 5 米。寨门左靠崖壁,右接寨墙。寨墙也是红砂岩条石砌成,长约 50 米,厚约 3 米,残高 5 米,中段垮塌厉害。

寨墙内残存蓄水池,后寨门已垮塌,寨门外就是绝壁,插翅也难飞进来。寨内平地占地约万方,能住很多人。加上水面隔绝,真是一处避乱躲灾的理想之地。

如果这个山寨与宋代的曹成有关,那么,郴州丹霞山其他寨堡又都是谁修建的呢?

对此,谢武经判断,郴州丹霞山境内有如此多的寨堡,与郴州自身的地理位置是息息相关的。

在郴州丹霞山调查人文遗迹 3 年的谢武经,已经梳理、摸清了 13 处丹霞山寨堡的遗迹。谢武经认为,郴州地处楚尾粤头,这里可以说是兵家必争之地。凡是北边逃亡的快要灭亡的政权如南明小朝廷,起义军,比如曹成到了郴州以后不能再往南走了,就在山区筑寨堡,抵抗政府,负隅顽抗。老百姓也筑寨堡,保护自身安全。农民起义也好,逃亡政府也罢,郴州这个四面环山的 " 林中之邑 " 都给这些逃亡的人提供了最后的避难之地。而徜徉于茶永盆地上的郴州丹霞山,正好被利用起来修寨堡。丹霞地貌独有的 " 身陡、顶平、麓缓 " 的地貌特点,也很好地起到屏障作用。于是郴州丹霞山境内寨堡四立,有些甚至盘亘几个山头,互为掎角,形成大型的寨堡群。

如坐落于永兴县东北角,柏林镇九团村的金鹅寨,占据了 7 个山头,设有 5 道寨墙、3 重寨门,寨内可容万人。

谢武经介绍说,从明正德年间一直到清康熙年间一百多年,郴州这个地方都没有太平过,郴州在清初还一直是 " 军管区 ",要 " 部队 " 来管才行。一直到康乾盛世,郴州人才过上太平日子。

从另一点看,郴州丹霞山上的寨堡数量与年份也是中国历史上历次朝代动乱、更替的晴雨表。从宋代的曹成到清代太平天国运动,每逢战乱,国家政权风雨飘摇的年代,郴州丹霞山都会相应出现一批寨堡,或重修,或新设。

遥想当年那些逃亡的人、丢掉国家的人,在郴州丹霞山上开凿寨堡时的心情,应该是复杂与决绝的吧。而他们留下的寨堡荒废已久,他们在寨堡中倚山而立,乱中求生的故事也遗落在草莽间。他们姓甚名谁?为何辗转郴州落草为寇?一座座无声的山寨,伫立在赭黑色的丹霞峭壁间,它们不会说话,却让人肃然起敬,生出许多疑问来。

撰文 / 潇湘晨报记者钱烨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