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出生人口创 120 年新低,专家警告日本“绝种”风险!韩国问题更严重

ZAKER哈尔滨 2019-12-15

近日,日本和韩国相继发布数据,显示两国生育率下降趋势严峻。

而据联合国相关报告,生育率下降是全球多国正在面临的问题,背后原因各有不同。

资料图,图文无关(来源:摄图网)

出生率急坠," 令和生育潮 " 恐成泡影

据解放日报援引日本媒体近日报道,原以为伴随着 " 令和 " 时代的来临,日本会出现一波生育高峰,如今看似已成泡影。

日本厚生劳动省近期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今年 1 月至 9 月,日本新生儿总数为 67.38 万人,较上年同期减少 5.6%。若此趋势持续到年底,出生人口将创 1989 年来最大减幅,当时出生率减幅逾 5%。

截自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

这将是日本连续第 4 年新生人口出现减少。日本新生儿数量自 2016 年跌破 100 万大关后逐年下降:2017 年为 94.6 万,去年为 91.8 万。

日本厚生劳动省方面表示,2019 年日本新生儿人数不足 90 万已成定局,将是自 1899 年有统计以来新低。日本国家人口与社保研究所两年前预测,今年日本将有 92 万婴儿出生——这意味着新生人口减少速度远超预期。

截自央视新闻相关报道

日本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出生率下降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婴儿潮一代(1971 年至 1974 年期间出生,今年都将年满 45 岁)已进入生育年龄末期。受此影响,日本育龄妇女人数正迅速下降。2018 年 10 月的数据显示,日本 40-49 岁女性有 907 万人,30-39 岁女性有 696 万人,而 20-29 岁女性只有 578 万人。

日经中文网称,日本社会恐怕无法期望当代人提高出生率。今年 5 月,日本的新婚人数几乎翻一番,恰好与明仁天皇继任、" 令和 " 时代开启的时间线相吻合。一些专家早前猜测,不少日本夫妇推迟生育计划,等待加入 " 令和生育潮 "。但 5 月以后,结婚率便开始下降,这让人们对出生率将很快回升的期望 " 降温 "。至于究竟是什么引发今年出生率的崩盘,人们尚未达成共识。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教授铃木透表示,很多发达国家都面临人口减少的问题。导致人口萎缩的原因很多:经济增长陷入停滞;年轻人在就业市场频频碰壁;比起养育后代,他们更关注自我提升。政府应当警告日本公民,日本人正在面临 " 绝种 " 风险。

百般 " 催生 " 收效甚微

按照日经中文网的说法,日本一些小城镇已陷入人口危机。去年,山梨县早川町和奈良县野迫川村没有一个新生儿出生;全国几十个市政当局记录的出生率都为个位数。要想提高生产率,需要营造一个鼓励生育的环境。日本政府正通过改革幼儿日托服务、鼓励员工休产假和陪产假等举措,以扭转人口下降,但收效甚微。

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背后的原因在于,一方面,日本全职员工通常在一家公司工作到退休,请假生孩子或抚养孩子往往会对职业生涯造成影响。这就促使女性推迟生育,如果她们想要生 " 二孩 ",就更困难了。

另一方面,日本幼托看护机构数量短缺、超负荷运转、运营不善的状况有待改进。政府鼓励同一社区的日托机构在周六轮流开放,以减轻服务行业职工家庭的负担。但内阁府去年的研究显示,每周六开放的私人日托中心整体利用率仅为 30%。

观察人士提醒,日本人口的老龄化、少子化可能会动摇社会保障体系,同时挤压劳动力资源,推高医疗成本和养老金支出,抑制日本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展望未来,日本政府不仅面临鼓励和帮助家庭生育、抚养子女的迫切任务,还急需推动现有社会成员提高生产力。

韩国统计厅:预计到 2067 年

老龄化程度将超越日本

生育率下降趋势比日本更 " 猛 " 的,是韩国。

据中新网报道,韩国统计厅 12 月 12 日发布数据称,去年超过 40% 的新婚夫妇未生育,该比例相比前一年上升 2.6%。

低生育率近年一直困扰韩国社会。数据显示,2018 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仅为 0.98,意味着韩国育龄女性平均生育子女低于 1 名。据估算,若要维持韩国人口总数恒定,总和生育率应达到 2.1。

今年以来,韩国的生育率依然持续低迷。

据韩国统计厅 11 月 27 日发布的《2019 年 9 月人口动向报告》显示,2019 年 9 月出生的婴儿数为 24123 名,比上年同期下降 7.5%。韩国 2019 年第三季度生育率降至 0.88,低于 2018 年 0.98 的总生育率,达到史上最低。

韩国统计厅预计,到 2067 年韩国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

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统计厅 12 日发布的 2018 年新婚夫妇调查显示,去年除了世宗市外,其余城市的新婚夫妇登记数均出现下降;去年约 40.2% 的新婚夫妇未生育,该比例相比前一年上升了 2.6%;而在已婚三至五年的夫妇中,也有 24.3% 的家庭没有子女,该数值同比上升 2.5%。

根据统计,在双职工新婚夫妇中,未育有孩子的比例高达 45.7%;但对于一人工作的家庭,未生育的比例为 34.3%。

统计厅称,高收入的新婚夫妇往往不生育孩子。

韩国舆论普遍认为,高房价、高额的教育成本、不完善的保障体系等是导致晚婚、低生育率的主要原因。

全球多国生育率下降,背后原因各有不同

近年来,全球多国经历生育率下降趋势。

界面新闻梳理世界银行历年数据发现,1960 年至 2017 年的 57 年间,在主要国家和地区(2018 年 GDP 排名前 20)中,韩国总生育率降幅最大,为 82.74%。另有阿联酋(79.1%)、巴西(71.31%)总生育率降幅纷纷超 70%。

另据中新网援引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澳大利亚统计局(ABS)11 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全澳共有 315417 名婴儿出生,较 2017 年增加了约 6000 人,但实际生育率却下跌至 1.74,为史上最低。

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发布的《2019 年世界人口展望报告》,全球平均生育水平从 1990 年的平均每名妇女生育 3.2 个孩子下降到 2019 年的 2.5 个孩子,预计将于 2050 年下降到 2.2 个孩子的水平。

尽管《2019 世界人口展望报告》指出美国人口正在快速增长,但 2018 年美国生育率再次下降,达到了 30 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下属的国家健康统计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s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报告发现,2018 年美国登记的新生儿有 3791712 名,比 2017 年下降了 2%。

报告指出,2018 年美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为每 1000 名 15 至 44 岁的女性生育 1729.5 个孩子。数据还显示,女性生育第一胎的年龄越来越大。20 多岁和 30 岁出头的妇女的生育率有所下降,但 35 岁到 44 岁的妇女的生育率开始略有上升。

资料图,图文无关(来源:摄图网)

《纽约时报》报道称,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人口统计学家威廉 · 弗雷(William Frey) 说 : 很明显,婴儿潮一代和 X 世代(指 1965 年~1980 年出生的人)女性的传统年龄生育模式正在发生改变。他指出,根据新的数据,去年 30 多岁生育子女的女性中,有一半以上拥有大学学位,这一比例远远高于那些在 20 多岁生育子女的女性。这可能说明了更深层次的社会力量在起作用。

随着生育时间的推迟,社会也发生了其他广泛的变化。来自人口普查局的最新数据显示,女性初婚的平均年龄现在是 28 岁,男性接近 30 岁 ; 在 1970 年,平均年龄是 21 岁和 23 岁。弗雷说:" 这与上世纪 50 年代、甚至 80 年代和 90 年代相去甚远。"

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艾莉森 · 杰米尔说 : " 这些数据表明,人们希望在有孩子之前建立自己的家庭,还希望确保自己有足够的资源,保证高质量地培养孩子。"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 李朋

值班主编 寇青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