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场流感花掉 40 万!丈夫挂出两套房,哭着跪求医生:救我老婆,多少钱都行

ZAKER六盘水 2019-12-15

每年一到 12 月,季节性流感进入高发季。各大医院感冒就诊量快速上升,呼吸道感染已位居急诊榜首位。" 不少流感起初就像感冒发烧,但不重视,几天时间内疾病就会急转直下。" 浙江杭州市一医院医生曾小康告诉记者。

" 今年年初,我们医院就接诊了这样一位患者,最后救回来之后,今年以来,我们定期随访,没有什么后遗症。" 日前,记者走访了这位患者许梅华(化名)。

" 我说转院,死也要死在路上。" 刘军(化名)摘下眼镜,看了眼身边的老伴。

许梅华(化名)低头翻弄着桌子上那厚厚一沓就诊单,像是在想象那个生死之夜的惊险。" 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感冒,到最后怎么差点要了命。"

许梅华在翻看以前的检查单

住进 ICU 13 天,三四张病危通知单,40 多万元的医疗费。许梅华在苏醒后才知道这些," 吓死人了。也多亏他(刘军)主意正,坚持抢救,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老伴,眼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感冒嘛,吃点药就好了

最近,又到了流感高发季节,刘军不少上了年纪的朋友都中招了。

" 我们这里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可以免费打流感疫苗,我认识的几位老年人,他们都不去打。我说,你们不去,就可能会像我老婆那样。" 自从老婆经历了那次惊险后,刘军尤其关注感冒,听到有人这么不上心,他就忍不住去劝。

53 岁的许梅华是嘉兴人,老伴刘军和她同岁,两人有两个女儿,一家人前两年刚从农村搬到县城新买的商品房内。刘军在一家工厂里做技术工,许梅华平时的主要任务是接送 4 岁的小外孙上下幼儿园。

这天上午 9 点钟,我见到许梅华时,她刚送完小外孙回来,骑着电瓶车,戴一副口罩和厚厚的手套,围着米色毛绒围巾。

短发,皮肤白皙,许梅华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很多。谁能想到之前她经历了一场生死劫。

一切从那个除夕夜开始。

" 吃完年夜饭后没多久,觉得背上有点凉,我想,感冒了,家里有快克,就拿出来吃了。"

在许梅华的认知里,感冒嘛,小事情,吃点药就好了。她不咳嗽,不流鼻涕,就是有些发热,也不高,38 度。

年初一那天,下雨,她依然感觉不舒服,但也不认为应该去医院," 再吃一天药说不定就好了,而且,总觉得年初一就去医院,不吉利。"

当天晚上,睡觉到半夜,许梅华觉得身上不清爽。年初三,她去社区医院,体温依旧维持在 38 度,开了美林,她就回去了。

" 那天晚上,我出汗特别厉害,一个晚上,换了几套内衣,全湿透了,衣服都换光了。"

初三一早,许梅华就去了当地一家大医院,抽血,挂盐水。医生在诊断书上写的是:呼吸道感染。她在医院碰到了几位熟人,都是感冒,咳嗽厉害,挂水后基本都痊愈了。

" 我除了有些发热,没其他症状,当时想,肯定很快就好了。"

许梅华这么乐观还因为她对自己身体的自信:五六年没感冒过,也没去医院看过病。

但是很快,她就觉得这次感冒好像有点凶:初四这天,她的体温一下子冲到 40 度。初五,许梅华要求住院," 太难受了嘛,烧了这几天。"

住院手续是她一个人去办的,直到那个时候,她和老伴依然觉得这只是一场比较严重的普通感冒。那几天,刘军值班,也没特意请假陪同,只留读高中的小女儿在医院照顾。

死也要死在路上

" 初六晚上 9 点半,我接到医院电话,说她进 ICU 了。" 即使时隔一年,刘军还清楚记得这个时间点,当时他还在上班," 吓了一跳,觉得是不是弄错了,有点懵。"

刘军接到电话时,许梅华已经昏迷,她的记忆停留在自己住院这件事上,此后 10 多天的经历,她一无所知。" 住院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进了 ICU。"

刘军赶到医院后不久,就收到了老婆的病危通知书,他内心慌乱,更多的是迷惑。

" 我问医生,这到底是啥病。医生说是流感。"

医生说了一串复杂的医学用语,刘军只听明白一句:老伴的肺已经像石头一样,不能自主呼吸了。

" 说她这个情况需要用 ECMO(体外膜肺氧合,体外循环可以短期完全替代心肺),他们联系了嘉兴市区、上海的几家医院,但人家的 ECMO 都在用,空不出来。"

刘军的第一反应是:转院。

" 但是医生不建议我们转院,因为如果没有 ECMO,转院路上就会出事。前两天,有个一模一样的病人,就是转院去上海的路上不行了。"

医院的出院情况一栏这么记录:考虑患者病情危重建议家属转外院行 ECMO 治疗,告知路途风险,随时死亡。

刘军必须马上做出决定。

" 我坚持转院,转出去,就还有希望,留在这里,只有等死。我们即使死,也死在路上。"

刘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地跳,极冷的冬夜,他开始出汗," 我脑子一直转不过来:不就是感冒吗,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成这样了。"

当时的转院记录上写着:有死亡危险

她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模一样

凌晨 11 点多,120 急救车呼啸着开往嘉兴市区。

" 那边的医生检查完她的情况,出来对我说,你去网上看篇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刘军拿出手机,搜索下载," 简直和我老婆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个病就是前兆不明显,但是发病快,用小时计算病情的。"

他感到了害怕,脑子里冒出的都是不好的结果。

" 他当时都哭了,跪下来求医生想办法。" 许梅华在一旁小声接话,刘军性格刚毅,平时家里大小事,都是他拿主意,她有些难想象,他流泪跪求的样子。

很快,医生带来一个好消息:他们联系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方有一台 ECMO 刚刚空出来。

" 病人当时的情况是,肺部已广泛石变,即使用上呼吸机,氧饱和度也在标准值以下。"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曾小康对许梅华印象深刻," 我们必须把 ECMO 带过去。"

" 医生问我们要不要用 ECMO,我说,肯定用。" 刘军问了下费用,要 10 万左右," 我给我侄子打电话,让他赶快先往我的卡里打 21 万。"

2 月 22 日上午,杭州市一医院的几位医生,带着救命的 ECMO,赶到嘉兴,急救车将许梅华送往杭州。

他把两套房子挂出,看哪套先卖出

" 一去就进了 ICU,昏迷了 13 天。" 对刘军来说,这 13 天,度日如年。

他和女儿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小宾馆住下。ICU 每天有固定的探望时间,进不去的时候,他就躲在后门,趁护士进出开门时,瞄一眼病床的上许梅华。" 她浑身上下都是插管,鼻子、喉咙、脖子、大腿。"

医生找他谈话,告知各种可能的后果。

" 有可能醒来后是植物人,也有可能变残疾。" 刘军每天拿着手机,一遍遍看《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比照症状;拼命在网上搜素使用 ECMO 的病例," 我记得扬州有个小伙子,醒来后,截肢了。"

他越看心情越低沉," 我那几天,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出去找了一辆小货车,谈好了价钱," 如果医生说不行了,我要赶快把她带回家。这是我做的最坏打算。"

病房里,治疗费在快速翻升。

许梅华的体温持久不退,医生说,再不退热,要考虑使用一种针剂,一针 5000 元,打 10 针。

" 我说用,我不缺钱。" 刘军把两套房子都挂了出去," 当时想好了,哪套先卖出去就卖哪套。"

生活中极其节俭的刘军,一件毛衣穿七八年都舍不得丢,在治疗费上,却从没犹豫过,每次医生来征询家属的意见,他都是一句话," 我有钱。"

许梅华醒后,才知道这一切。" 我们认识的一位老头,和我差不多的情况,家里人听说抢救要几十万,就放弃了。"

" 她辛苦一辈子了,老了,才过几年舒心日子,总不能为这几个钱,就算了吧。" 刘军说,花多少钱都值,只要能救回来。不过,最后,房子并没有卖掉。

这钱我花得一点也不心疼

13 天后,许梅华在重症监护室里醒来。" 他们问我,你知道在哪儿吗?我说我在家里的医院啊。他们哈哈大笑。"

刘军只感到浑身轻松。

因为有了 ECMO,许梅华重创的肺一度得到了休养生息,加入各种抗病毒治疗,之后,许梅华的病情逐渐平稳,转入到普通病房。3 月 21 日她康复出院,这惊魂的一个月终于结束。

这一个月间,全家的生活节奏也全乱了套。

大女儿和爸爸在杭州照顾她,小外孙无人看管,只好叫亲戚来帮忙;小女儿正在读高中,平时一早一晚都是许梅华骑着电瓶车接送。

" 那段时间,她早上 5 点多起来坐公交,晚上 9 点回来时自己打车。那么晚,家里人都不放心,但也没办法。"

而小外孙在她生病后,被带去打了流感疫苗。

" 以前,我们都不知道还有流感疫苗。" 如今,一家人对感冒尤其警惕。许梅华住院期间,剩下半盒奥司他韦,带回家后,她一直放在医药箱里," 去年,这个药都断货了。要留着备用。"

她把剩余的奥司他韦保存到现在

出院后的许梅华生活也悄然有了变化。

" 总觉得身体没以前好了,时不时觉得累。天气稍微冷一点,我就多加件衣服。只要有点感冒,就去大医院,再也不敢自己买药吃了。"

她平时会接单服装加工," 以前会赶工,晚上会忙到 11 点多,现在都不熬夜了。"

生这场大病前,许梅华身体很好,刘军很少嘘寒问暖。如今,只要换季,他就要嘱托老伴几句。这天早上,趁许梅华送孩子到幼儿园时,刘军拿起水桶,拖地," 让她轻松些。"

许梅华翻着厚厚一沓病历,感叹:一场感冒花了 40 多万呐。刘军头也不抬地说,"40 多万元,买了一条命啊,这钱我花得不心疼。关键是有医生有技术,不然,你有钱也花不出去。"

听老伴接话接地这么干脆,许梅华又忍不住笑了。

厚厚一沓的看病诊单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 田原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六盘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凉都六盘水

凉都六盘水

第一时间传递凉都政务、民生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