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顺丰愁钱

砍柴网 2019-12-14

年关难过, 顺丰出现一波神操作。

12 月 12 日,顺丰 ( 股票代码:002352 ) 发布《 关于控股股东减持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公告》,称控股股东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明德控股 ")于 2019 年 12 月 10 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采用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顺丰转债 3500 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 60.34%。

明德控股此次全部抛售的可转债 11 月 18 日发行,12 月 9 日正式上市。彼时顺丰发行了 5800 万张可转债(债券代码:128080),每张面值为人民币 100 元,发行总额为人民币 58 亿元。顺丰给了股东优先购购置权,明德控股买了 3500 万张,占发行总量的 60.34%,可以说拿到了数量上的顶配。

顺丰对公开发行可转债的说法是," 为了购买飞机、航材装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项目。" 而控股股东在 " 借钱 " 给顺丰连一个月都不到的时候,抛售了全部可转债,背后的原因大概率不是雪中送炭,更多的股民将其称之为 " 打新 "。

结合最近的顺丰商贸高管大换血、明德控股领投本来集团看,明德控股减持事件并非单纯为了赚钱,而是顺丰资源的重新分配,和新的市场规划。

一边卖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通过大宗交易数据,发现明德控股此次出手顺丰可转债的价格疑似为 105 元 / 张,收益约为 1.75 亿元 ( 不考虑税、费 ) 。也就是说,明德控股通过这次短时买卖,赚了 1.75 个亿,收获不可谓不丰。

明德控股为什么急着套现?

明德控股卖掉可转债的两天前,12 月 10 日,顺丰控股集团商贸有限公司(顺丰商贸)出现工商变更,王卫卸任顺丰商贸董事长一职,林哲莹卸任副董事长,杜浩洋、伍玮婷等多位董事成员退出。

经过这次业内称之为 " 高管团队大换血 " 事件,顺丰控股的最大股东明德控股持股比例达到 91.02%(招商局全资控股的深圳招广投资为第二大股东,持股 8.98%)。

抛开国家队的因素,从明德控股王卫占股比超 99% 来看,此次调整后,王卫的身份更加集中,对顺丰整体的战略把控和资源调度也更加方便,尤其是资金的调度。

顺丰的直营模式典型特点就是重资产,自上市以来,资产负债比就备受关注。2018 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 9 月 30 日,顺丰总资产为 660.08 亿元,总负债为 308.74 亿元,负债占比高达 46.77%。

对比三通一达 20%~30% 的负债比,顺丰 2018 年负债率 48.5%,2019 年上半年负债率超 52%,资产风险高了不止一点点。

再加上顺丰缺钱的状态不是一两天,股东却频频抛售股票套现,这也动摇了股民对顺丰的资本期待。以 2019 年来看,仅 10 月一个月,就出现两起股东减持事件,股东元禾顺风(总持股 5.1203%)、冀鲁先后减持不超 3% 和不超过 0.4112% 的股份。

更早前的 4 月,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以及监事刘冀鲁拟减持市值约 130.55 亿元的股票,合计约 3.5 亿股,占总股本比例约 7.9%。

一方面负债极高股东却屡屡抛售股票套现,另一方面市场被三通一达通过压缩单票价格逐渐蚕食,新业务却尚未达到规模化效应。摆在顺丰面前的,是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的难题。

此次可转债的快速操作,一个多亿最终还是落到了母公司明德控股的兜里,这对负债颇高的顺丰来说,也算是件好事。

一边买

就像股东的抛售行为一样,顺丰近年来的壕买,也丝毫感觉不到其身上背负有数百亿的债务压力。

2018 年开始,顺丰开启 " 买买买 " 模式,以此作为扩张新领域的试水。

仅同年 3 月 ~10 月,顺丰先后以 17 亿元、1 亿美元、55 亿元现金,收购广东新邦物流、投资美国物流服务平台 Flexport、收购德国物流巨头 DHL 在中国内地和港澳地区的供应链管理业务。

上述交易包含了重货快运业务、国际物流业务以及供应链管理业务,可以看出王卫对顺丰的基本规划,仍然以物流为核心,但也延伸至供应链管理。

但 2019 年 10 月,顺丰母公司明德控股领投本来集团 D1 轮融资,融资总金额为 2 亿美元,跟投方为北京电商投资、鼎晖资本、高榕资本等。

本来集团主要业务是生鲜电商,拥有生鲜 B2C 平台本来生活网、社区生鲜连锁 O2O 平台本来鲜,且有着完整的生鲜供应链。

作为明德控股的掌门人,王卫毫无疑问是这场投资的决策者。而结合王卫是拼多多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此次投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基于顺丰的业务属性,王卫此举的目的大概率是进入生鲜电商领域。

事实上,顺丰十年前就开始拓展生鲜电商业务,但不论是依托快递网点的顺丰嘿客门店,还是顺丰优选,都没能掀起太大的浪花。

但现在,时机算是成熟了。

最新的 2019 年第三季度,顺丰五块新业务的营收能力越来越强,占比总营收近 24%,同比提升超 7%。这里面,快运和冷运上升趋势明显,尤其是冷运,在 2019 年上半年达到不含税营收 23.52 亿元,同比增长 53.93%。

顺丰对快运、冷运及医药、国际、同城配送等新业务的重视近两年来表现得尤为明显,此次投资本来集团,除了提升冷链的运转效率外,还能充分发挥顺丰优选在珠三角地区高门店密度的优势。

此外,生鲜电商的刚需高频特点,也会提升顺丰物流设施的运转效率。

此番操作过后,2020 年的顺丰,或许会呈现不一样的面貌。

来源:十亿消费者

以上内容由"砍柴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