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南通一“倒挂盘”销售被曝诸多怪象 , 官方称联合调查组已介入

搜狐焦点 2019-12-14

经过 2 年多漫长等待,江苏南通数千购房者终于迎来了号称 " 南通第一神盘 " 的正式开盘。然而,很快他们便尴尬地发现,这个备受关注的热销楼盘似乎尚未开始销售便已经结束了销售。

12 月 7 日上午 10 点,位于南通经济开发区的 " 中兴兰溪荟 " 第三期开盘,众多购房者自行操作的抢房系统,开盘伊始便出现无法点选、秒拍的情况。半个小时后,开盘结束,一张传出来的系统截屏显示,当天 6076 人参与秒拍,576 套房源,仅出价 5 次。

随着 " 茶水费 " 等协议接连冒出,这些购房者进一步发现,同样是兰溪荟的高层住宅,在比二期多出一倍房源的情况下,此次三期开盘从最初的冻资条件、到摇号方式、再到认筹结果等,都显示出了种种 " 不合常理 " 的情况。

中兴兰溪荟,早年低价拿地,如今又遭政府 " 限价 ",这个楼盘与同区域二手房价格倒挂近五六千元,按照最小户型 102㎡计算,购买一套房子立马就可以 " 赚到 "50 多万元。因此,此盘尚未开盘销售,其 " 内定 " 的传言甚嚣尘上。

12 月 7 日线上选房结束后,一位购房者随后去往签约地——距离南通市区一个小时车程的如皋市,拍下了 2 份后来被认为是关键证据的 97、98 号楼购房者名单。

97 号楼部分名单,31 中至少 5 人为公职人员。本文图片均为购房者提供

98 号楼部分购房名单中,25 人中至少 3 人为公职人员。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核实发现,在其中 56 位购房者名单中,至少 8 人或为南通市及如皋市的公职人员,所在单位涉及南通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开发区分局、南通市公安局、如皋市发改委、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和资产管理局等。

12 月 11 日,澎湃新闻记者一一拨打上述电话核实询问,如皋市发改委服务业科科长王祥龙、南通市规划局开发区分局副主任科员袁轶,以及南通市公安局工作人员郭涌翔,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和资产管理局王宏波局长等,均确认电话为本人,但问及 " 兰溪荟 ",说法不一,有的以 " 打错电话了 " 为由挂掉电话,有的称没买上兰溪荟的房子,也有的称不知道此事。

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和资产管理局王宏波局长表示," 最后没拿房子,还给了公司 "。

13 日晚,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沈红星向澎湃新闻回应称,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向外界公布。

六千多人抢 576 套房,仅摇中 5 套?

在 " 倒挂 " 如此严重的 " 神盘 " 面前,似乎南通全城的房客都动起来了。

2019 年 12 月 4 日晚 7 时许," 兰溪荟 " 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 中兴兰溪荟 "3 日取得预售许可,将有 4 幢 576 套房源对外开放购买,客户要一次性对成功锁资 80 万。

这一 " 姗姗来迟 " 的消息,旋即在南通城内外炸开了锅。

中兴兰溪荟所处的能达板块,二手房价格基本在 1.8 万以上,价格较低的为老小区。

中兴兰溪荟,南通人称之为 " 等得心碎了的神盘 ",位于南通经济开发区能达商业板块,毗邻近年来政府推动发展的中央创新区附近。这楼盘兼具商圈和地铁优势,拿地早、又遭政府限价,在周边楼盘二手价格已经涨到 1.8 万的情况下,本次开盘预售基价明显倒挂五六千元 / 平方米,预售许可显示,平均销售价格为 11990 元 / 平方米。

这则发布于 12 月 4 日晚上 7 点多的公告称,锁资名额仅限 874 组," 先到先得 "。同时,购房者要备好征信报告、银行流水等各种材料,指定的锁资银行只有一家,开发区星湖 101 兴业银行。

是夜,气温骤然下降,众多购房者带着棉被赶来排队,有的来不及还请跑夜车的滴滴师傅帮忙。

由于锁资名额被限制在 874 组,开发商被相关部门约谈。12 月 5 日凌晨 2 点 37 分,中兴兰溪荟再次发布 " 整改通知 " 称,取消锁资名额限制,锁资期限延长至 12 月 6 日下午 5 点。同时,贷款客户也取消了相应材料要求,只需签署诚意登记表和按揭贷款承诺书。

但唯一一处验资银行网点,依然人满为患。一段流传的视频显示,兴业银行的人不得不拿着大喇叭喊话," 人命关天,请大家无论如何保持好秩序,千万不要发生踩踏事件,我保证你们锁得到资。"

"" 兵荒马乱 "" 的 40 多个小时之后,12 月 7 日上午 10 点,中兴兰溪荟微信开盘。

微信摇号,这是开发商 2 天前才告知的开盘方式。据开发商公告,客户使用微信小程序 " 乐居智慧开盘系统 ",自行在网上操作抢房即可。

但开盘伊始,就出现了各种 " 系统故障 "。

多位购房者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先是出现白屏,持续 10 分钟左右,好不容易进入选房系统后,却相继出现 " 确认键 " 无法点击,价格显示为 0,收藏房源无法跳转等各种意外状况。" 点确认键一点反应也没有,点取消倒是反应很快。" 购房者林新表示。

一直到半个小时后,摇号结束。购房者林新所收藏的 8 套房源,只有一套显示 " 已出售 ",而参与秒拍的人数是 6076 人。

林新原以为是自己手机出了问题,后来随着知道更多购房者赶到售楼处打听情况,这才发现:几乎所有人都遇到了同样的系统故障。

事情在当天下午开始转变和发酵。

一张流传出来的摇号界面显示,参与秒拍人数 6076 人,出价 5 次。也就是说,576 套房源里,仅有 5 套房拍卖成功。

一个购房者 M 跟着一位成功拍得房源的人赶到合同签约地点。这个签约地点距离南通市区大约 1 个小时车程(60km)的如皋市。M 拍出来一些材料,这些材料旋即成为此后关键证据,引发购房者对于此次开盘 " 内定 " 质疑。

这是 2 张购房者名单,后来被当地人认出相当部分是南通、如皋等政府公职人员,以及中如建工集团公司员工。

两份 9 个月前签订的 " 借款协议 " 也流传出来。该协议显示,中如建工集团向个人借款,担保方为本次楼盘的开发商——南通兴通智慧产业园,该担保方以即将销售的热门楼盘 " 中兴兰溪荟 " 房产作抵押,借款期限为 2019 年 2 月 2 日至 12 月 31 日,未约定相关利率等其他信息。

对于开盘网络系统登陆困难一事,开盘当天下午,开发商对开发区管委会和客户分别给出两种解释。

开发商官微发布一则 " 申明 " 称,销售过程中发现有黑客侵入现象,导致系统缓慢。但开发商未告知 " 黑客侵入 " 是否对摇号造成了影响,也未给出最终的高摇中人数等具体数据。

在随后给南通开发区管委会的答复中,开发商对 " 黑客 " 一说只字未提,而是回应称,由于参加选房的人数过多,导致网络拥堵。" 公司预备的实时选房人数峰值是 3000 人,但是实际登陆峰值人数达到 6076 人,从而引起进入系统缓慢和登陆困难等问题 "。

开发商答复南通开发区管委会,网络登陆困难,系因人数过多。

开发商还称,目前微信摇号已经结束,实际登陆人数 6076 人,选中人数 576 人。

" 不合常理 " 的开盘条件

从整体实力上来说,南通还算不上典型的二线城市。但 2016 年以来,接连不断的利好推动房价一路攀升—— 2016 年地铁批复、2017 年南通 " 中央创新区 " 概念,2019 年上海第三机场落子南通等。尤其是中央创新区附近房价,如今已攀升至 3 万元 / 平方米。

2016 年 9 月,南通兴通智慧产业园建设有限公司,以 4.05 亿元,拿下南通经济开发区一处 " 其他普通商品住房用地 ",堪称低价——该地块楼面价为 1286 元 / 平方米。而同在能达商务板块的中南地块,楼面价当年达到 4583 元 / 平方米。同一时期,该板块平均楼面价为 2935 元 / 平方米。

" 中兴兰溪荟 " 一度引起 " 捂盘惜售 " 质疑。2017 年南通开始实现一系列新房限价政策,让本身就占据绝佳地势的 " 中央兰溪荟 " 成为南通人翘首以待的 " 买到就赚到 " 的 " 倒挂楼盘 ",可直到 2018 年 2 月,也仅有一期 45 栋别墅开盘。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8 年 8 月 22 日下午,南通市房管局牵头组织公安、物价、工商、建设、税务、司法局等 12 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检查组,重点检查了 " 兰溪荟 " 等群众反映集中的热点楼盘。

上述报道称,兰溪荟项目工程进度均已结构封顶,早已达到预售许可条件,但仍未申请预售许可,涉嫌 " 捂盘惜售 "。

由于该楼盘的楼面价较低,属于南通房地产市场上的价格洼地,因此一些不法中介通过微信朋友圈散布 " 通过加价可获取房源 " 的信息。

据该报道,参加检查的南通市房管局刘局长和开发区房产局王局长当场提出了整改要求,要求上述企业要尽快采取公证摇号方式开盘,杜绝与中介联手炒卖 " 房号 "、赚取差价等违法违规行为。

当年 12 月,兰溪荟二期开盘,2 幢高层(96 号、101 号)首次开售,预售基价 10420 元 / 平方米,另有 14 幢低层别墅,均价 23100 元 / 平方米。

根据当年开盘销售方案,两幢共 288 套房源,采用公证电子摇号方式,锁资金额 80 万,期限三天,领到销售许可次日(12 月 4 日)开始,6 日结束。兴业银行、招商银行两家验资合作银行共 4 个网点。

最后 4 幢高层,共 576 套房源,则于一年之后,正是今年 12 月 7 日开售。

在比二期多出一倍房源的情况下,三期开盘从最初的冻资条件、到摇号方式、再到认筹结果等,被认为显示出了种种 " 不合常理 "。

同样是锁资——二期 288 套房源,不限锁资名额,三期 576 套房源最初却限定了 876 个锁资名额,只给了一天锁资时间,验资银行仅兴业银行一家,南通市区仅一个网点,另一个网点位于距离南通 60 公里的如皋市。于是出现了前述上千人连夜带棉被排队的场景。

同样是线上摇号——二期 288 套房源,采用 " 公证电子摇号 ",公证处及客户代表全程监督录像,电子摇号系统是由南通市住建局委托、南通市房产信息中心开发并由苏州市软件测评中心检测的《南通市保障性住房摇号系统》中的 " 申请人排序 " 功能进行摇号排序,一次性生成最终选房顺序号。摇号过程由濠滨论坛进行网络直播,且摇号清册名单在官方微信和濠滨论坛上等都有公示。而三期 576 套房源,采取 " 微信摇号 " 方式,即微信小程序 " 乐居智慧开盘系统 ",客户按时进入微信选房系统 " 自行操作抢房 "。

有部分购房者认为,选房软件由于系统程序设置均在后台,或存在一定的人为操作空间。

曾参与二期摇号的购房者赵敏向记者回忆,与三期相比,二期摇号给人的印象摇号更为 " 公平 "。" 当时参加锁资的 1100 多人的名单是公示的,后来又在崇川区公证处直播摇号一次,再后来售楼处通知了摇号的前 400 名人员名单到售楼处参加选房。"

" 二期先摇号,摇号清册名单公示,接着现场选房,一气呵成,相对正规。而三期的网上选房,其实相当于跳过摇号的步骤,开盘系统未经相关部门检测,全是内部系统后台操作,也不用公示买到房子的人,程序的透明性以及公正性都存疑。" 有购房者进一步表示。

南通 " 中兴兰溪荟 " 楼盘于今年 12 月 5 日第一次发布开售公告时,开发商曾提出将会对开盘系统进行 2 次测试,为锁资客户提供查看、收藏及熟悉线上选房流程等功能,但在因限制锁资人数和时间而整改后重新发布的公告里,两次测试被取消。

此外," 签约地点 " 的 " 神秘 ",也让部分购房者生疑。

前述二期购房者向记者回忆,二期签约地点一开始就明确为售楼处,而三期几次公告中,开发商均未明确提及签约地点,仅表述 " 签约地点开盘后另行通知 "。

后来,成功抢到房源的购房者下午匆匆赶赴的签约地点之一,也不是这一楼盘附近的售楼处,而是位于南通下辖市如皋市的中如建工大厦二楼。距离位于南通市区的售楼处约 60 公里,车程一个多小时。

闲散的售楼处与热情的中介

5 月份以来,兰溪荟至少发过 4 次声明,称从未委托任何中介公司进行房屋售卖工作,网传一切信息与公司无关,购房唯一途径仅限售楼处。

开发商不断 " 辟谣 " 的同时,外界关于楼盘 " 内定 " 的传言,依旧沸沸扬扬。

早在今年 8 月,当地濠滨论坛上就有网友发帖指出,2 幢还未拿到预售许可的楼盘已经内签。

多位中介以及 " 抢房枪手 " 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肯定表示,这不是传言," 中兴兰溪荟就是内定楼盘 "," 要么关系户,要么交茶水费 "。

事实上,多位购房者曾与德祐、安和等不同中介机构签订过类似 " 茶水费协议 ",茶水费即 " 房号费 "。

澎湃新闻拿到的四份 " 预定房委托书 " 显示,这一费用名义为 " 服务费 " 或 " 中介费 ",费用 9 万到 18 万不等,签订日期最早在今年 5 月份。

中介承诺,协助购买委托人所指定的 " 中兴兰溪荟 " 房源,购买不成功、退还定金。

有一份协议还约定," 本委托协议为私下签订,请双方做好保密 "。

这里面包括蔡玉(化名)。今年 8 月蔡玉与中介签定协议,中介费 13 万,定金 2 万,中介承诺,今年 10 月底还开不了盘就退中介费。

购房者与中介签订 " 委托购房协议 ",服务费 13 万。

但到了 10 月底,中兴兰溪荟仍未开盘,她也没舍得退," 这个楼盘是南通最便宜、性价比最高的房子,也是目前南通市区能买得起的刚需房 "。

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的蔡玉,错过了此前购房最佳时机,之所以接受 13 万茶水费,是因为 " 即便加上茶水费,这房子也都比同地段便宜 "。

据 " 南通楼市观察 ",中兴兰溪荟所在的能达板块,二手房价格基本在 1.8 万 / 平方米以上,中南熙悦等小区接近 2 万 / 平方米。

这意味着," 转手卖出,随便就能赚个几十万。" 有购房者说。

开盘结束仅 3 天后,12 月 10 号,就有中介挂出中兴兰溪荟的房源——买入价 180 万,卖出价为 210 万。

但蔡玉最终未能如愿买到,11 月中旬,中介通知她," 号费 " 必须涨到 25 万," 相当于涨了一倍 ",蔡玉没有同意,后来中介便不再搭理她。

她不是唯一一个。实际上,这四份签了茶水费协议的购房者,最终都因无法接受 " 茶水费 " 突然涨价一倍而作罢。但也有购房者表示,朋友缴纳了 26 万 " 茶水费 " 后,成功买到房子,但澎湃新闻未能联系上该购房者予以核实。

今年 9 月,濠滨论坛同样也有网友发帖称,最近有的中介已经不做 " 中兴兰溪荟 " 的生意了,茶水费已经涨到 18 万。

中介给蔡玉讲的很明确,这些茶水费大部分交给开发商,中介从中仅赚两三万服务费。

中介机构一片热情,而本该热火朝天的售楼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不少购房者向记者反映,今年以来在售楼处受到 " 冷遇 "。

来自南通海门的老王回忆,他前后到售楼处看了 6 次,售楼处人员对于这些潜在买家 " 爱答不理 ",显得格外闲散冷漠," 问问题也不想回答,根本就不像一个售楼处 "。

尽管 " 内定 " 传言愈演愈烈,也没有打消老王等购房者的 " 试一试 " 的念头。"500 多套房,我想再怎么内定,开发商至少也会放出 20% 的房源抢抢吧。"

这两份购房者在签约现场拍到的 97、98 幢两份部分购房人名单,信息详尽,记有姓名、手机号以及房号。

经澎湃新闻比对手机号与姓名查询发现,97 号楼 31 人名单中,至少 5 人为公职人员,98 号楼 25 人名单至少有 3 人为公职人员,所在单位涉及南通市规划局开发区分局、南通市纪委监委、南通市公安局、南通市交警大队、如皋市发改委、如皋税务局、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局分局等。

此外还有中如建工集团、如皋市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监事(该公司股东为中如建工集团)、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外贸集团有限公司等。

12 月 11 日下午,记者以购房人身份一一拨打电话核实询问,如皋市发改委服务业科科长王祥龙、南通市规划局开发区分局副主任科员袁轶,以及南通市公安局工作人员郭涌翔,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分局局长王宏波等,均确认电话为本人,但问及 " 兰溪荟 ",说法不一,有的以 " 打错电话 " 为由挂掉电话,有的称没买上兰溪荟的房子,也有的称不知道此事。

如皋工业园区财政分局局长王宏波则表示," 最后没拿房子,还给了公司 "。

另外,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外贸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邱欢欢称,12 月 11 号晚已将兰溪荟的房子卖掉了。中如建工销售经理朱海燕,在确认购买了兰溪荟的房子后,挂断了电话。

(文中购房者均为化名)

来源:腾讯网

以上内容由"搜狐焦点"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