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片名,就让人羞耻地面红耳赤

影探 2019-12-14

先说片名,《中东大宝荐》。

每次跟人一提,对方没说话,我先面红三分,再辩白一句 " 正经、绝对正经片子 "。

但得承认,这片确实挺 " 欲 " 的。

哪个 " 欲 "?食欲的 " 欲 "。

对,讲的是美食。

但,又不止美食这么简单。

先说形式,自媒体、Vlog。

再说团队,六个人,加一主持。

主持来头不小,名叫张竣,江湖人称 " 饼叔 ",是因为爱吃饼还是脸大如饼得名,存疑。

饼叔以前是央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曾探访过切尔诺贝利的普里皮亚季城,还曾以驻乌克兰战地记者的身份报道过乌军和亲俄武装激战。

曾在切尔诺贝利采访的张竣

图源:澎湃新闻

后来 " 功成身退 " 回国,便在业余时间撺了个局,朋友当制片人,朋友的朋友当摄像师。

齐活!

工作伙伴

图源:网络

刚开始就拍全国各地名吃,从奶茶到小龙虾,从火锅到牛排,从九转大肠到爆炒腰花,逮啥吃啥,没忌口,不挑嘴。

吃的越香表情越 " 丑 "。

还仿效其他人将视频投到 B 站,账号注册名叫 " 食贫道 "。

虽然依旧不知道这荤中带素的名字又是缘起为何,但是他似乎极其受用这样的身份。

即使在国外,一口京式英语烫嘴的不行,他也常用 "Chinese Up" 介绍自己。

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扬我国威呢。

然后才恍悟,原来是 " 中国 UP 主(B 站上传视频的用户)" 的意思。

后来有了一点经验,按饼叔自己的话说 " 或许可以承载更多的东西 "。

一行人便试着成系列做作品,比如 " 俄罗斯世界杯系列 ",比如 " 古巴系列——《古巴大宝荐》",再比如咱今天重点聊的 " 中东系列——《中东大宝荐》"。

作为国内第一家拿到叙利亚官方签证的自媒体,饼叔一行人被允许在叙利亚呆四天。

该系列共八集,前四集拍摄地就在叙利亚,后四集则跑到了黎巴嫩。

每一集,饼叔会体验当地的一项工作,工作之后再品尝当地的美食。

在这里你将看到 B 站最有逼格的片头,最具质感的摄影剪辑,最有灵魂的配乐,每分每秒都是大片享受。

值得一提的是,视频采用的配乐都是阿拉伯古典音乐。

是几个人在中东当地买了 100 来张实体 CD,再将挑中的音乐与当地使馆沟通,确保无版权问题后,才添加到视频中。

当然,作为美食 Vlog,太过高端,会丧失烟火气,与观众产生距离。

饼叔存在的作用就是 " 拉低 " 档次、" 毁画面 "。

因此被观众调侃百万后期、五毛主持。

但,就是这种落差感一下就让节目变得 " 有内味儿 " 了,和观众瞬间亲近起来。

第一集,他们来到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

在这里有一种传承 300 年的饮料,名叫 " 酸角汁 "。

酸角汁什么味道,你听饼叔的形容:

" 暑假走在太阳底下很难受,突然间看见你班主任。你班主任跟你说你有一科挂了,然后瞬间那种清凉感 "。

好,get 到了,一个 " 呸 " 字送给你。

穆罕默德一家,祖孙三代都卖酸角汁,即使战乱时期亦是照卖不误。

卖酸角汁是个体力活,时刻要背个硕大的铜壶,腰上围着杯子四处走动叫卖。

为吸引顾客,他们还要唱歌跳舞。

饼叔跃跃欲试,他用 6000 元叙利亚币(折合人民币约 78 元)采购了一铜壶酸角汁,从市场一路卖到清真寺。

没经验,翻车是必然的。

大部分围观群众,求合照的居多,买的人寥寥几个。

原铜壶主人嫌他卖的太慢,又把壶要了回去,最后一算,赔了一半。

穆罕默德说饼叔 " 我把壶放在地上都比你卖得好 "。

您听听,国际友人多会说话。

在黎巴嫩时,饼叔还跑去比布鲁斯跟人挖鱼化石。

此处历经几千年的地质变迁,曾经沧海变成山峦。

劈开层叠的石头,里面便会露出鱼的骨形。

工人们再根据化石的大小,将其做成工艺品售卖,月收入在 700-1000 美元之间。

辛苦一天的饼叔也小有成就,只是不小心掰断了。。。

二傻工人惨遭无情嘲笑

带他开采的工人阿勒贝尔先生为安慰他,便带他去吃海鲜大排档——

到了地儿,才发现是去海边吃麦当劳鲟鱼堡。

行吧,也算奢侈,在这里一个堡就要 10 美金。

这样乌龙事件几乎集集都有,出人意料、惹人发笑。

而且饼叔有自有一套语言体系,比如去帮忙,不管翻译能不能翻,得先知会人家一句:

我来了,骡子跟马都可以歇着了,我就是来干活的。

看着像有为青年,实则四体不勤。

再比如,吃嗨了,他用 " 大开大合 " 形容;吃出家乡的味道,就说 " 世界大同 ";还有一次,指着大饼卷烤肉,说这是 " 国际主义的吃法 "。

他还有一个特点,没有表情管理。

吃玫瑰饼那次,直接被调侃 " 吃的这么丑还让人以为难吃 "。

名品颜

这片看着舒服,很大程度得益于饼叔的好奇心和幽默感。

他的笑料与包袱一抖,观众就乐了。

但只有这些,还不是写它的理由。

更重要的理由,是它承载的东西。

众所周知,中东地区战乱冲突不断。

饼叔一行人的原定计划就是拍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不提及局势,不渲染情绪。

但身处其中才发现,真实的伤痛与人迎头相撞,根本避无可避。

所以他说:" 你跟每个人沟通,每个人都有特别伤心的事 "。

战争之后的断壁残垣

在马拉哈,这里是大马士革玫瑰的唯一种植区域。

饼叔听一位老农讲,他本有八公顷种植地,靠着地维持生计。

但常年战乱导致劳动力流失,今年收成量不到战前的 1/4。

而在叙利亚一家战地医院,饼叔去体验一日义工。

在那里,他们遇到就一位名叫 " 阿瑟夫 " 的病人,他来替换假肢。

阿瑟夫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 " 暴君、压迫者 "。

但就是这样的 " 暴君 " 在一个寻常买菜的下午,被一颗炸弹炸掉了一只腿。

这样的故事几乎遍地都是。

外交部工作人员帮饼叔联系到一家叙利亚的孤儿院。

在那里,有一位小男孩亲眼目睹接自己放学的妈妈被炸死,精神受到刺激后直接就疯了。

孤儿院的孩子们

而孤儿院最大的那个姐姐,似乎是有预感一般,她本来要去探访亲戚,走前特意与众人告别。

在亲戚家吃完饭后,街上突然枪声响起,大家原本坐在阳台上,纷纷起身找地方躲避。

等到大家转身找她,就发现她的脸已被子弹打穿。

在饼叔帮孩子们准备饭菜时,有一位小女孩跑来问他们,能不能收养自己。

" 虽然很想,但是很难 ",一行人只能这样回答。

这些故事,都是亲历者亲口说出,其他的问题饼叔没有多问。

这些有伤痛的孩子,他也没在镜头单独指出。

他说:不能像吸血鬼一样,消费他们的痛苦。

比幽默感和好奇心更高级的,是分寸感与同理心。

而在黎巴嫩,饼叔去到贝鲁特山里学习挤羊奶。

在这里见到一家人,他们以出售羊奶为生。

但由于周边战乱不断,羊奶卖不出去,黎巴嫩磅贬值,一个月收入仅有七八十美金。

而家里三个孩子上学路费就需要一百美金。

一家人平常只吃羊奶煮米饭,为了欢迎饼叔一行人,特意炖了只鸡。

家里的父母和长子一口未吃,这只鸡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的招待。

后来饼叔走时,给人留了一百美金作为答谢。

还有一些画面,在视频里无法呈现。

在一篇饼叔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报道中,才得以窥见全貌:

" 装假肢需要申请排队,装一个假肢需要 3000 多美金,所有的费用政府会全部承担。但是因为涉及到国民健康医疗信息,所以无权发布。"

" 在叙利亚的哈马拍摄时,天上就飞着轰炸机,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难民营,遇到了真主党,因为交火,不得不放弃原定拍摄的主题。"

黎巴嫩难民营

饼叔说:《中东大宝荐》的初衷是想用中国人的视角去看看世界。

它有一种不自觉的使命感。

这重要吗?我觉得很重要。

它展现了悲伤的一面:

如雷马克在《西线无战事》里写," 我们还没有把根扎牢,战争就像洪水一样把我们冲走了。"

他呼喊道" 战争把我们一切都毁了 "。

被摧毁的叙利亚

它展现了愤怒的一面:

怒斥着战争与暴力,如莎士比亚在《亨利五世》中所写:

" 在战争里流出的每一滴无辜的血,都是一声哀号,一种愤慨的责难,责问那个替刀剑开锋、叫生灵涂炭的人。"

喜欢流血的人请自己去流血。

名叫阿兰 - 科迪的三岁叙利亚小男孩尸体

它展现着警示的一面:

所得幸福,皆来之不易。没有国,如何有家。

它展现着温情的一面:

在如此残酷的生存环境之下,每一个普通人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守护自己的亲人。

它展现着希望的一面:

就像饼叔提到莎士比亚在《暴风雨》中写的,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会好吗?他们都说着,会的,会好的。

参考资料:

1.《对谈 " 饼叔 " 张竣,当地记者变身 Vlogger 的那点事儿》,澎湃新闻,2019.8.31

2.《战争残酷,这个旅行节目值得温柔对待》,中国新闻周刊,2019.8.6

以上内容由"影探"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