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3 个月涨 470% 后股价惨遭腰斩!“工业大麻第一股”大起大落,实控人趁机套现 3.4 亿

华夏时报网 2019-12-13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陈锋 见习记者 肖超 北京报道

工业大麻是 2019 年资本市场掀起的一阵飓风。

截至 12 月 11 日,Wind 工业大麻指数共有 44 只成份股,年初至今上涨 68.61%,远远跑赢沪深 300 指数的 29.63% 涨幅。

这其中,顺灏股份(002565.SZ)被称为 " 工业大麻第一股 ",曾创造出 3 个月涨幅达 470% 的超高增速纪录。

但经《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顺灏股份的工业大麻布局起初声势浩大、公告连连,但实际推进仍然缓慢。12 月 12 日,《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顺灏股份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仍未获批市场稀缺的工业大麻加工许可,并对此并无预计时间。

顺灏股份 12 月 12 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王丹所持公司 6064.74 万股被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 50.15%,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5.72%。冻结起始日为 2019 年 12 月 11 日,冻结到期日为 2022 年 12 月 10 日,冻结原因为诉前保全。

对于王丹所持股份被冻结,顺灏股份称,风险可控,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顺灏股份 12 月 12 日晚间还公告称,收到王丹与顺灏投资做出的不可撤销的《自愿锁定股份的声明及承诺》,承诺自即日起 6 个月内,不主动减持未被冻结的全部股份。

虽然王丹承诺不减持,但他的配偶及一致行动人张少怀却在当日晚间抛出了一份减持计划。张少怀表示拟在 6 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占其自身持股比例 40% 的上市公司股份,并称减持原因为个人需要。

3 个月股价涨幅 470%

2019 年 1 月 16 日晚,顺灏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变更子公司云南绿新的经营范围,新增工业大麻的科学研究、种植、加工及其产品的销售。这也是顺灏股份因工业大麻而引发资本市场关注进而爆炒的开始。

顺灏股份披露称,云南绿新收到了云南当地公安局颁发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取得了具有工业大麻云麻 7 号的种植资质;收到了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的前置申请批复,后续再进行小试、中试并经过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验收合格、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后,即能进行正式生产加工。

受此消息影响,顺灏股份的股价在此后连续 7 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一路从 4.16 元 / 股攀升至 8.11 元 / 股,区间涨幅高达 95%。

西南地区的一家券商的分析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9 年工业大麻板块在国内火起来的原因有很多方面,包括工业大麻中 CBD(大麻二酚)被发现具有很多健康积极的作用、CBD 能够广泛应用于各类消费品的预期、2018 年国外大麻板块的示范效应等,同时 A 股今年一些上市公司拿到了种植或者加工许可证,引起 A 股投资人关注。

紧接着,顺灏股份 2 月宣布子公司与云南汉素及汉麻投资集团达成合作,拟设立合资公司,拓展公司在电子烟和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协同发展。

3 月,顺灏股份又表示拟在美国设立孙公司,尽快布局海外市场,积极寻求国际合作,扩大公司在工业大麻领域的市场占有率,提高公司竞争力。

在这期间,顺灏股份股价上涨的势头不减,并在 4 月中旬达到了最高值 23.77 元 / 股。也就是说,在 3 个月的时间里,顺灏股份的股价上涨了 470%。

但在巅峰之后,顺灏股份股价开始调头向下。

即使顺灏股份在 5 月份又宣布全资子公司与黑龙江哈尔滨市通河县人民政府签订《工业大麻加工项目投资合作协议》,拟由顺灏股份方投资 2 亿元建设工业大麻精深加工及终端产品开发应用项目、通河县政府方协助顺灏股份方办理相关手续及争取扶持政策,顺灏股份的股价也未能止住整体的跌势。

6 月,顺灏股份披露此前在 2 月份公告过的设立合资公司事项因未能取得公安禁毒部门批复,各方合作终止。

这也是顺灏股份近期发布的最后一份与工业大麻相关的公告。在此之后,顺灏股份的股价一路走低,几经震荡之后,截至 12 月 11 日收盘,顺灏股份的股价为 6.65 元 / 股,较 4 月的最高价跌去 58%。

实控人套现 3.4 亿

一股工业大麻之风,让早在 2011 年就于深交所上市、此前并未受过多少关注的顺灏股份瞬间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明星股。

Wind 数据显示,上市后顺灏股份仅在第二年接受过三次投资机构的调研,而此后近 6 年并无投资机构调研记录,直到 2018 年年中因电子烟相关的业务召开过一次现场会议。而宣布工业大麻相关的布局后,顺灏股份在 2019 年上半年的机构调研次数是此前 7 年的总和。

股民数量的飙涨也是顺灏股份 " 人气 " 的体现。截至 2018 年年底,顺灏股份的股东户数为 2.38 万户,而到 2019 年年中的半年时间里,有超过 9 万名股民蜂拥而入,股东户数增长至 11.41 万户。

但股民并不是在这次顺灏股份上涨热潮中的最大赢家。

数据显示,从 3 月至 9 月,顺灏股份的实控人王丹共计进行了 8 次减持,直接持股比例由 14.66% 下降至 11.41%,累计套现金额为 3.4 亿元。顺灏股份的控股股东顺灏投资也在此期间 5 次减持,累计套现约 1.5 亿元。

对于减持的原因,顺灏股份曾表示,顺灏投资及王丹由于此前为保证公司不再承担控股子公司遗留的 1.8 亿元贷款的担保责任,通过股票质押融资全额支付了这笔款项,如今股票质押即将到期,故通过减持来归还股票质押融资款。

但显然顺灏投资及王丹的套现金额远远超过了 1.8 亿元的贷款担保金额。11 月 30 日晚,顺灏股份又发公告称,王丹再次质押占公司总股本 0.99% 的股份,质押目的为个人需要、偿还债务。

不仅如此,顺灏股份还曾在 5 月推出了一份 700 万股的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在这份由顺灏股份董监高持有份额占 80% 的持股计划里,员工可用 5.15 元 / 股的价格买到当时市价 15.11 元 / 股的公司股份。

在引起广泛争议后,在 7 月发布的持股计划定稿里,顺灏股份最终将股份受让价格提高至 7 元 / 股,而当时的股价也已经跌至 7.17 元 / 股。

营收净利双降

抛开顺灏股份布局的工业大麻和电子烟业务不谈,它实质上是一家主营特种防伪环保纸的销售以及印刷品研产销的公司。在其 2018 年年报中,与各类纸及印刷品相关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超过 87%。

从财务报表上来看,顺灏股份近几年的营收规模保持在 19 亿元左右,净利润平均也在 1 亿元以上。但顺灏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8 年还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扣非净利润亏损。

对于亏损的原因,顺灏股份表示,主要原因为 2018 年年度计提的存货及商誉等减值损失较前一年增加 514.90%。

2019 年三季报显示,顺灏股份前三季度较去年同期的营收下降 11.27%、净利润上涨 15.01%。而如果单就第三季度的数据来看,顺灏股份出现了营收净利双降的局面。

在主业发力不明显的情况下,顺灏股份的电子烟和工业大麻业务推进的也并不顺利。

11 月 1 日,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电子烟的线上售卖和广告营销被全面禁止。顺灏股份只得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将努力开拓线下销售渠道和市场。

而在工业大麻方面,顺灏股份也多次在提示风险时表示,部分项目周期长、存在不确定性,预计不会对公司 2019 年经营成果产生较大影响。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