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洪城里 火车站 女便衣 捕凶贼

1984 年的元宵节热热闹闹地过去了,生活的节奏便仿佛一下快了起来,开工、开学的人们填满了洪城里火车站,人们怀着对新一年的憧憬 , 满怀希望地走向了人生的下一个驿站。当然,也有个别不劳而获的小偷、" 黄牛 " 充斥其间,如果把这两个行当叫作 " 苍蝇 " 的话,一只凶狠的 " 大老虎 " 正闪身其后。

" 你是市局下来的刑侦专家?" 行伍出身的洪城里派出所所长老王打量着眼前娇小的巴小霞,把介绍信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

" 我是市局的,不是啥专家,还得向王所多学习。"

" 案情你清楚吗,这可是大案。"

" 一周以来,火车站周边接到了 3 起人口失踪的报案,其中 1 起已经确定为凶杀案,被害者尸体和一名失踪的女同志高度吻合。我们接到王所的报告后,组织上决定让我来协助。" 巴小霞一口气回答完了。

" 经我们进一步了解,失踪的另两名也都是女同志,年龄都在 18 到 50 岁之间。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外地人,来城里投亲靠友,打工或当保姆,都是拿着地址自己一个人来的。根据报案人和你们所提供的情况看,受害人都有一个特点 ……"

" 失踪的人都是女同志?" 王所长插了一句话。

" 她们都是个子不高的女同志。" 巴小霞严肃地说道。

王所长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巴小霞,似乎领会了市局的意图。

王所长认真听完市局的案情分析和抓捕计划后。连连点头,立即派出两位精干的民警小张和小李协助巴小霞。

一转眼,3 天过去了,巴小霞也从一位娇小的城里姑娘演绎成了一位 " 邋遢的村妇 ",每晚八点以后她都拎着一个破旧的行李包,在火车站广场上东张西望,一幅外来妹的样子楚楚可怜。

第四天晚九点,一阵 " 抓小偷 " 的喊叫声引来了人们的关注,有一大一小两个毛贼挤出买票的人群,一南一北各自逃窜,不远处的小张和小李有点为难地看着巴小霞,因为他们得到的指令是全力配合巴小霞同志并要保护该同志的安全,巴小霞朝他们向一南一北各挥了一下手,意思是别管她,你们分别抓贼吧,两人得到指令后,加入了抓贼的队伍。

" 小妹妹,你到哪里去啊?" 一名身材矮小、长相朴实的中年男子有点费力地踩着一辆三轮车来到了巴小霞面前。

巴小霞慌里慌张地用外地话和眼前的中年车夫周旋着,最后把地址给他看,并问要多少钱。

" 哦,不远不远,看你乡下人不容易,收你一毛吧。" 中年车夫望着 20 里以外的地址随口说道。

这地方没有一块钱,三轮车不可能走,巴小霞早就做了了解。

" 五分!"" 五分!" 看着巴小霞犹豫的样子,中年车夫又作了让步,并从三轮车上下来,一拐一拐地走到巴小霞面前,殷勤地接过行李。

巴小霞有点左右为难,两位负责保护她的男警察一时过不来,按原计划他们会跟着保护。她又想:这个矮小的残疾人会是杀人恶魔吗?为啥用这么便宜的价格诱她上车呢?难道是到时再坐地起价,还是别有动机?最终,巴小霞还是决定了要一探究竟。

三轮车七拐八拐到了一个残破的院子里,巴小霞透过漆黑的夜色找到了一个标志——洪城里的绳金塔,就给自己定了一下位。

" 大妹子,这是我家,穿过这个院子就到你要找的地方了,你进屋喝口水,我拿件我老婆的旧衣服给你,我看你冻得够呛。"

中年车夫已来到三轮车尾,啰啰嗦嗦地说了一通,并伸手来扶巴小霞。

巴小霞木木地下车进屋,并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把包袱掉在地上,里面裹着的玻璃瓶发出一声脆响,把中年车夫吓了一跳,巴小霞定睛看了看,没啥异样,屋里应该没有其他同伙。

车夫拉亮了一盏小灯,屋里好像就两间房,一间还锁着,中年车夫拉开一个柜门,挑出一件花棉袄,又几次叫巴小霞到柜门前来挑衣服,可巴小霞就倚在墙角不动,始终和车夫面对面,这是警校的格斗教程里教给小霞的。

中年车夫又在柜里摸出一件衣服,抖开衣服,一把长刀向巴小霞刺来,中年车夫终于凶相毕露。早有防范的小霞闪身躲开,对着男子的那条好腿飞起一脚,车夫轰然倒地,小霞顺势上前,用膝盖顶住他的喉咙,从腰间掏出手铐把他牢牢铐住。

屋外已是警灯闪烁,原来小霞上车前已给二号接应点——离她不远的小卖部发了信号。警方在中年车夫家后院的菜窖里找到了惊恐的两位失踪女子。(邓景平)

作者简介

邓景平,男,70 后,作家。出身名门,其母为我省文学大咖胡辛女士,本人成长于洪城郡里,著有《花开一年半载》《花前 月下心上》《花谢花会再开》《我们曾经桃李芬芳》等多部长篇小说。

●本版使用说明:

本版稿件皆为独家原创,任何纸质媒体、" 自媒体 " 包括但不限于微博、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且不得实施摘编整合、抄袭剽窃、窜改删减等侵权行为。违者,将依法追究!

编辑:吴雅琴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