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又一巨头跌落神坛!41 亿资产遭冻结!它的产品很多人喝过

江南都市报 2019-12-13

近日,# 汇源果汁或将退市 #引发热议。

不久前,汇源果汁意欲 " 卖身 " 天地壹号的计划落空,如果不能在 2020 年 1 月 31 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 , 汇源果汁将面临退市局面。

图来源/21 世纪经济报道微博

去年,他还是胡润百富榜上 35 亿元身家的富豪;

今年,他就变为四度被限制消费的 " 老赖 "。

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的 2019 年令人备感唏嘘 ……

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朱新礼。来源:新华社

41 亿元资产遭冻结

12 月 11 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简称德源资本)被法院查封,41 亿元人民币资产遭冻结。

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招商银行起诉。据一份民事裁定书,招商银行曾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持有股权等资产约计 41 亿元。该裁定中,汇源集团创始人朱新礼作为德源资本董事成为有权代理人。

12 月 2 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朱新礼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和动车、购买不动产、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这是他今年以来收到的第 4 个限制消费令。

据工商信息显示,由朱新礼白手起家创办的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成立于 2001 年,注册资本 8.33 亿元。而朱新礼旗下的汇源果汁于 2007 年 2 月在港股上市,曾一度创下最大规模 IPO 纪录,市值一度超过 300 亿港元。

2015 年至 2017 年,朱新礼连续登上胡润百富榜,但排名不断下滑。从 2015 年的 846 名降至 2017 年的 1066 名。同时,其个人财富亦不断缩水,从 2015 年的 45 亿元降至 2017 年的 40 亿元。

来源:21 视频

" 国民饮料 " 汇源果汁

和朱新礼,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负债 114 亿元人民币 停牌已 2 年

2009 年至 2016 年,八年时间里,汇源果汁有七年扣非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

在此期间,汇源果汁的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到 2017 年中报时,汇源果汁的总负债规模已经达到 115.18 亿元。

2017 年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汇源果汁又遭遇内控问题出现违规担保。

2018 年 3 月,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尚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 42.75 亿元人民币贷款。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被港交所宣布停牌,停牌前股价 2.02 元港币,市值 54 亿元人民币。

这笔违规担保,又使汇源果汁卷入先锋集团 P2P 网信平台的兑付风波。

截至 2017 年底,汇源果汁的负债已达 114.02 亿元人民币,其中 83.51 亿元人民币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的借款。其实,从 2011 年起,汇源果汁连续 6 年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据汇源果汁 2018 年 4 月 19 日《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止年度未经审核项目账目》)

2018 年 4 月 19 日开始,汇源果汁一次又一次宣布延后披露 2017 年报,到了即将跨入 2020 年的今天,汇源果汁依然没有发布 2017 年、2018 年业绩和 2019 年中期业绩。

目前,汇源果汁的执行董事只剩三人,分别是创始人朱新礼、朱圣琴、鞠新艳;其中朱圣琴是朱新礼之女。

2019 年 4 月,新三板公司天地壹号与汇源果汁签订框架协议,计划以 36 亿元人民币收购汇源果汁 60% 股份,但三个月后,该计划以失败告终。

今年港交所发函:" 如果不能在 2020 年 1 月 31 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

汇源果汁的最新公告显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下令将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的聆讯押后至 2020 年 3 月 13 日。

汇源果汁由盛转衰的 " 分水岭 "

汇源果汁由盛转衰的 " 分水岭 ",是十年前舆论关注的 " 可口可乐收购案 "。

1992 年,已经 40 岁的朱新礼辞去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职务下海,创办了汇源集团,接手一家负债千万、停产多年、已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

1993 年,参加德国食品展,拿到了 500 万美元的果汁订单,成为朱新礼的第一桶金。此后,汇源果汁相继出口到 30 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4 年,朱新礼到北京顺义安营扎寨,创办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并斥 7000 万元中标央视新闻联播 5 秒广告权。

从此开始,汇源果汁布局中国多地,成为享誉全国的 " 国民品牌 "。

2007 年 2 月,汇源果汁登陆港交所,募资 24 亿港元,是当年港交所规模最大的 IPO。

2008 年,汇源果汁在筹划卖身可口可乐时,朱新礼为了提高汇源的资产评估价值,曾大举扩产,裁撤变革渠道减少成本,提高利润率,同时大量装入资产让公司评估价值进一步提升。

期间,汇源还完全裁撤了销售团队,全国 21 个销售大区的 21 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 2007 年底的 9722 人减少到 2008 年底的 4935 人,销售人员则从 3926 人减少到仅剩 1160 人。

但在这场收购案因触及《反垄断法》被商务部否决之后,一心打算提前退休的朱新礼 " 如意算盘 " 落空,大刀阔斧的 " 调整 " 也让汇源果汁元气大伤。

2010 年,并购被叫停的第二年,汇源果汁开始出现亏损,股价腰斩,扣非净利润连续六年为负,政府补贴和变卖资产,成了企业净利的主要来源。

此后,朱新礼做了很多努力,引入职业经理人,多元化布局,但投资者和舆论把朱新礼的行为解读为:想把 " 猪 " 养得更大更肥,好再卖出去。

" 企业要当儿子养,还要当猪卖 ",这句话成为朱新礼心中永远的 " 伤痛 "。

来源:中国经济网、中国证劵报、上海证劵报、21 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吴雅琴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