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卖茶叶蛋大妈泪奔:儿子拿我的“养老钱”帮女友还 30 万高利贷

ZAKER哈尔滨 2019-12-13

ZAKER 哈尔滨记者 李永明

在哈尔滨市香坊区一家三甲医院门前,67 岁的张玉兰老人卖了 10 多年的茶叶蛋,早出晚归,风雨无阻。然而,近一段时间,一起出摊的小商贩们突然间见不到老人的身影,纷纷猜测老人是病了,还是家里出了啥事儿?

老人的确病了,但不重,只是头痛的老毛病又犯了,并且因为上火嘴角起了一串大泡。而患病和上火的原因,也的确是家里 " 出事儿了 "……

网络配图

大龄儿子痴恋女友

不顾劝阻狂买礼物

张玉兰老人,一生悲苦,幼年丧父,30 年前丈夫因病撒手人寰,那一年,她才 37 岁,儿子赵永博只有 4 岁。30 载凄风苦雨中,她独自一人用羸弱的双肩挑起了全部的家庭重担。儿子赵博,是她能够笑对坎坷人生的唯一精神支柱。

在与记者的通话中,张玉兰老人的嗓音很沙哑,回首过往几度哽咽,谈及现在又异常激动。

老人说,自己当年下岗后,跟着几个姐妹在南岗地下商场卖过服装,也开过小吃店,后来遭遇了车祸,右腿被撞伤,现在阴天下雨都疼痛难忍。可无论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她都让儿子衣食无忧地长大成人了,儿子小时候的吃穿用不比其他孩子差。

唯一让老人感到遗憾的是,儿子赵博没能像她期望的那样考上大学,职高毕业后一直在私企打工,现在的收入每月 3000 多元。

老人说,或许是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儿子赵博很老实,还有几分懦弱,在家里听她的话,在公司听领导的话,没和她顶过嘴,也没和同事红过脸儿,即便是吃了亏也不告诉别人。

儿子小时,张玉兰从未担心他在外惹是生非,可儿子大了,反倒让她操起心来。老人说,儿子 26 岁那年处了第一个对象,可没过几个月,女孩不干了,嫌他无趣像个 " 闷葫芦 "。30 岁那年儿子处了第二个对象,处了一年都谈婚论嫁了,可女孩不但张口要很多的彩礼,还提出结婚后坚决不和张玉兰同住,这回,是儿子赵博不干了。

对于儿子的第二段恋情,张玉兰老人很不舍,常自责是自己坏了好事儿。所以,当儿子的第三段恋情开始时,她决定下血本全力支持,并愿意接受女方的任何条件。

老人说,2017 年年底,儿子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哈市一家酒店当领班的女孩王琳。王琳比赵博小 3 岁,长相秀气,能说会道。几次接触后,儿子赵博对王琳迷恋不已。为了博取王琳的芳心,赵博几乎每周都给王琳买礼物,小到一束鲜花,大到手机和手表。朋友劝说别投入太多时,坠入爱河的赵博却充耳不闻 ……

网络配图

花光积蓄替人还债

明知被骗执迷不悟

张玉兰老人告诉记者,儿子赚钱不多,但平时很节俭,一部手机一用就是好几年,根本不像其他年轻人经常升级换代。上班这些年来,儿子也攒了一些钱,大概得有 10 多万元。

老人从不向儿子要一分钱,她曾掰着手指算过,儿子攒的钱加上这些年她做小买卖和卖茶叶蛋存的钱,有 50 多万元,这笔钱,足够给儿子买新房子交首付的了。而等儿子结了婚,她就把现在住的房子的一半租出去,用租金和自己每天赚的钱帮儿子还贷款 ……

这无疑是一个饱含母爱的幸福计划。然而,让张玉兰老人没想到的是,王琳的出现,彻底地搅乱了一切。

老人说,在儿子疯狂的爱情攻势下,王琳最终成了他的女朋友。相处 3 个月后,王琳搬到了家里。爱屋及乌,有过失败教训的张玉兰,为了儿子,恨不得把王琳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对待。在母子俩亲人般的关心与呵护下,王琳无比地受用,和赵博的感情也快速升温。这一切,张玉兰看在眼里,乐在心头。

可儿子和王琳如胶似膝的爱恋背后,却隐藏着张玉兰不知道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儿子赵博多次背着她借钱给女友王琳。而王琳的借钱理由是,给在农村患病的母亲治病。赵博去过王琳的家,是在兰西县农村,王琳父母离异多年,有一个哥哥因盗窃正在监狱服刑,家庭重担看似全压在王琳一人身上。

爱情加上同情,让赵博对王琳言听计从。十四五万元的积蓄,很快就一笔笔地转入她的银行卡中。

老人告诉记者,儿子把自己的钱借光后,又开始以结婚买东西为由向她要钱。在给儿子十五六万元后,她感到不对劲儿了。因为结合王琳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的样子,她隐约觉得有问题。

果然,今年 3 月的一天晚上,儿子一个人喝得醉醺醺地回了家,一进门就嚷着 " 被骗了 "。老人一问才知道,原来王琳从儿子那里借的 30 万元钱竟然都拿去还债和还高利贷了,根本没拿去给母亲治病,并且,王琳还提出了分手。那晚,张玉兰老人气得一夜没睡。可第二天一早,她叫醒儿子去找王琳要钱时,儿子竟然坚决不去,并且还说:" 她一定有难处,钱,她要能还就还,不还,就算了 ……"

网络配图

同居女友竟有俩孩

儿子痛悔却不追究

张玉兰老人说,当时她真想扇儿子俩耳光,可看着他醉酒后难受的表情,她不忍心了。可她又不甘心:" 和儿子这些年苦心攒下的钱,怎么能轻易地没了?"

两天后,张玉兰老人终于见到了手机一直关机的王琳,地点是在她新租的房子里。此时的王琳,已经辞去了酒店领班的工作。" 我和你儿子已经结束了,欠的钱,我会还的。" 王琳平静的话让老人听了分外刺耳:" 啥时还?" 一番争吵后,两人不欢而散。

今年 4 月,张玉兰老人硬逼着儿子赵博再次找到了王琳。此时,王琳的眼神中已不再有往日的温情。" 钱,我会还的,但是现在没有。我承认我骗了赵博,我和他说我离过婚没有孩子,可事实上,我有两个孩子,都跟了前夫,我每月都给抚养费。另外,我欠赵博的钱,大多还以前透支的信用卡和借的网贷。实在不行,你们报警抓我好了 ……" 张玉兰老人说,王琳连珠炮似的说出的事实,差点儿惊掉她的下巴。离开王琳家,老人看到儿子赵博始终一言不发,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儿。

愤懑的张玉兰没让儿子回家,而是带他去见了律师。律师表示,因为赵博每次借钱时均没打借条,而其转账的行为也是自愿的,如果看成赠与,从民事的角度很难要回。但如果赵博能够证明,王琳为借 30 万元钱虚构了事实,那么赵博可以搜集证据,然后再向警方报案。

张玉兰老人说,法律上的事儿她清楚了,可儿子的行为她却是越看越糊涂了。儿子赵博说,很后悔认识王琳,可他不会去法院告她,更不让报警。赵博还说,借母亲的钱,他会慢慢还的 ……

截至发稿时,记者获悉,王琳已还了赵博 6 万元左右。记者拨打王琳原来的手机号码时,被告知已停机。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 李洪霜

值班主编 张雷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