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母亲去世,她把弟弟养大如今又割肾救弟

现代快报讯(记者 曹锋)12 月 11 日上午,在安徽省立医院的病房里,身体虚弱的周德勤女士,还在忍受着药物反应带来的痛苦。两天前,50 岁的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将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了身患尿毒症的弟弟周德勇。但在与现代快报记者通话时,她最牵挂的却是弟弟在江苏扬州老家的低保还没有办下来,手术及后续的巨额医药费还没有着落。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周家姐弟身世坎坷,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姐姐辍学打工供弟弟读书。近几年来,父亲因病离世,弟弟又查出重病。姐姐割肾救弟的义举,也让众多网友感动。

姐姐割肾救弟手术成功

"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我的情况还可以。姐姐出现了一些药物反应,昨天开始呕吐发热。"12 月 11 日,周德勇在电话中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们现在还不能下地,也不能吃东西,出院还要等半个多月。即使出院,他也还需要经常到医院复查,暂时也回不了家。

2017 年春节后,原计划外出务工的周德勇感觉身体不适,到扬州市江都区郭村镇上的医院一查,血压很高。后来到了江都人民医院,医生的话如晴天霹雳,他竟患上慢性肾衰竭。当时周德勇刚满 40 岁,长年熬夜加班想多挣点钱,让妻子和读中学的女儿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却患上重病。更糟糕的是,病情还在向不可控的方向恶化,最终转化成尿毒症。

三年来,周德勇一直靠着血液透析延续着生命。2018 年,医生告诉周德勇,他到了肾脏移植最佳的窗口期,再晚就会错过时机了。可合适的肾源从哪里来?

近几年,姐姐周德勤在非洲安哥拉一家工地烧饭,一年收入五六万元。四个月前,她作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辞职回国和弟弟做配型,要把自己的肾捐给弟弟。周德勇却有点犹豫,姐姐为自己付出太多,这次又要给自己一个肾,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万一移植不成功,岂不是害了姐姐一家?

" 现在科学发达,做这个手术不难。" 周德勤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认识的人还会捐肾,何况是自己的亲弟弟。配型成功后,姐姐感到轻松很多,弟弟终于有救了。" 医生说,人只要有一个肾就能正常生活,用我一个右肾换弟弟的健康,值得!"

姐弟俩血型不一样,全国能做跨血型肾移植手术的医院也不多。经过打听,他们来到安徽省立医院。12 月 9 日,经过 9 个小时的手术,周德勤的一个肾脏开始在弟弟身体里努力工作。

" 勇儿呢?" 手术后意识渐渐恢复,周德勤第一句话就是问弟弟的情况。在场的家属无不泪流满面。弟弟从手术室出来时,眼角还挂着泪花,虽然此时他仍在昏睡当中。

姐姐身体虚弱仍牵挂弟弟

" 这么多年来,姐姐非常不容易。" 周德勇告诉记者,他 6 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比自己大 8 岁的姐姐,每天给他穿衣、做饭、接送上学 ……

为了照顾弟弟,周德勤 14 岁辍学打工,后来选择嫁在本村,出嫁不离家,含辛茹苦把弟弟拉扯成人。周德勇 17 岁初中毕业后,周德勤又送他外出打工。弟弟挣钱不多,盖房造屋、娶妻生子,都是姐姐一手包办。本以为会苦尽甘来,2012 年,父亲又查出肺癌,花去 10 多万元看病,最后人财两空。

弟弟生病后,周德勤着急万分,把弟弟一家都接到自己家来住,方便照顾。可离异的她收入不高,去年为了给儿子结婚,还欠下几万元债务。弟弟巨额的医药费,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手术后的第二天,周德勤出现药物反应,开始呕吐和发烧。与记者电话连线时,她的声音还很虚弱,但她并没有说到自己,最牵挂的却是弟弟在江都老家的低保还没有办下来,手术及后续的巨额医药费还没有着落。

他们的一位亲属告诉记者,三年来,周德勇已花费 20 万元治疗费。换肾的手术费要 40 万元,一家人四处找人借款,现已筹到 20 万,另 20 万元还没有着落。此外,手术后两年抗排期的治疗还需要近 30 万元,之后终生服药每年仍需数万元。巨大的经济压力已经让这个家庭看不到出路。

据了解,周家所在的江都郭村镇郭华村,正在向镇上打报告,帮周德勇争取大病补助报销。另外,村里还准备发动党员、村民献爱心,一起帮助周德勇渡过难关。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对姐弟,请联系现代快报热线 025-96060。

(编辑 张宇)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