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三年了,徐汇“邻里汇”的“使用度”是靠什么蹭蹭蹭往上涨的?

上观新闻 2019-12-11

徐汇康健街道寿昌坊居民区书记乔鏖最近一直很忙,每周都有其他居委、街道甚至外区的同行来寿昌坊小区里的 " 邻里汇 " 参观。看到小乔书记这么忙,有居民主动提出," 书记辛苦了,我们帮你一起招呼客人。" 这其中,有 2 年前为了邻里汇的围墙要不要做成 " 透视栏杆 " 而与乔鏖争论的居民,也有担心 " 邻里汇就是养老院 " 曾反对建设邻里汇的阿姨爷叔。如今,只要居委会振臂一呼,这些居民都是第一批出来吆喝街坊邻居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的人。

2016 年起,徐汇在上海率先打造 " 邻里汇 " 模式,初衷是为了补足中心城区家门口养老服务不足,解决社区公共服务空间少、资源散、功能弱,以及社区治理缺乏有效抓手和平台的问题。

长桥生态邻里汇

而今三年过去,徐汇 13 个街镇均实现了 " 大小邻里汇 " 全覆盖,更为重要的是,这一 " 家门口的客厅 " 逐渐得到了居民打心眼里的认同。从不理解到接受、接受到认同、认同到主动参与社区建设," 基层治理 "" 居民自治 " 这些常见字眼,在徐汇遍布各个居民区的 " 邻里汇 " 中有了具象而生动的表现。

" 关门 " 与 " 开门 " 的背后

2016 年,乔鏖刚到寿昌坊任职,居民区的情况照现在流行的话来说,让这位年轻的 80 后书记顿感 " 好难 "。小区是上世纪 80 年代康健街道成立时首批建设的公房,居民大多为本地人,大部分居民对 " 美好生活 " 的认识,就是抓一把瓜子、坐在楼道口,晒晒太阳 " 嘎山糊 "(闲聊)。但凡居民区要召集志愿者或是搞活动,参与的也总是几位 " 老面孔 "。

乔鏖(右一)和居民们

恰逢徐汇区正为试点建设首批邻里汇寻觅合适空间,位于寿昌坊小区南侧的一处闲置仓库进入大家视野。但一开始,小区一些居民听到邻里汇里要建 " 长者照护之家 ",以为是要建养老院,不乐意了。与此同时,也有居民在参加小区征询会后,了解到邻里汇未来还要增加老人日间照护、助养、" 老少同乐 " 等服务,居民白天都能来休闲、活动,同意建邻里汇的人也不少,但 " 声量 " 远没有提出疑问的居民大。

2017 年开春,寿昌坊邻里汇 " 开张 ",一开始有两扇门,分别位于沪闵路高架一侧和寿昌坊小区内。没多久后,由于居民的 " 各种担心 ",居委会封闭了小区里的大门。可这却使得周边其他小区的居民进出邻里汇,不得不绕道沪闵路高架,寿昌坊的居民想去,也必须绕道。乔鏖和同事们都觉得这样不行,邻里汇不仅没有方便居民,反而增加了老人走大马路的风险," 门还是得开。"

寿昌坊邻里汇

这一次,邻里汇的门不仅再次打开,封闭的围墙还变成了透视化的栏杆,走过路过," 墙里墙外 " 的居民都能相互张望。" 这下邻里汇真的要跟小区产生关联了。" 一天,大约 50 位居民聚集在邻里汇,乔鏖被围在了他们中间。其中一半人 " 质疑 " 居委会," 关上的门怎么又开了。" 另一半人则比居委会更先一步回应," 我们居民也要进出邻里汇,为什么小区里就不能开一扇门?"

" 最后主要依靠‘谁都会老’这句话说服了大部分反对‘开门’的居民。" 但乔鏖还有更重要的收获。通过这次在邻里汇中持两方不同意见居民的讨论,一部分从来不发声、不参与社区事务的居民开始主动表达。这让他敏锐地意识到,邻里汇不仅是家门口的客厅、家门口的助老服务点,更是所有居民参与议事、民主协商的理想载体。" 邻里汇不像居委会那么‘官方’,这里是大家平时休闲、交流的地方,在这里讨论,居民更放得开,也更有自主意识。"

一楼日间照护

三楼长者照护之家

打造社区 " 美好生活共同体 "

在乔鏖 " 舌战群儒 " 的同一时段,平行时间线里,2017 年已经在长桥四村担任居民区书记 2 年有余的谢丽英,终于在小区找到了一位让她激动不已的 " 能人 " ——刚从江西回沪搬来长桥四村的老胡。

时间线再往前回拨 2 年,2015 年,谢丽英刚从上一个小区来到长桥四村,眼前的景象让这个已经干了 20 余年社区工作的 " 资深书记 " 也 " 心里发懵 "。" 房子旧、老人多,小区里以前还有面粉加工厂,居委会隔壁还有一个长达 20 余年的‘棋牌室’,每天都有居民去打牌。"

长桥四村 " 常思汇 "

谢丽英口中的 " 棋牌室 ",就是如今长桥四村 " 邻里小汇 " —— " 常思汇 " 的所在地。但在当时," 常思汇 " 所在的二层小楼还处于杂乱无章的状态,一楼是仓库和 " 棋牌室 ",二楼才是居委会,老年人要来办事,必须走上陡峭的楼梯。" 下雨天时别说老人了,年轻人滑倒的概率也是极高的,我自己就摔倒过。"

谢丽英最近扭伤了腿," 为了追一个在小区乱倾倒垃圾的人。"

改变是必须的,但谢丽英深知社区工作不能操之过急。终于到了 2017 年,徐汇酝酿在全区各街镇推进邻里汇建设,长桥生态家邻里汇于当年底在罗秀新村投入使用," 改变的机会来了。" 谢丽英向长桥街道申请,能否将居委会所在的小楼也纳入邻里汇建设范畴中。与此同时,小区综合改造也在稳步进行,马路变宽、车位变多、绿化变得更有层次更丰富,这些改变让居民有了小区环境变好的真实感,也让邻里汇作为综合改造的一部分,在建设初期得到了越来越多居民的接纳。

然而,就在二层小楼改建时,个别热衷玩牌的居民听闻 " 邻里小汇 " 建成后,活动空间里剥离了 " 棋牌室 " 这项 " 功能 ",很不服气,连着几天来找谢丽英。" 不是说邻里汇为居民服务吗,为什么我们的爱好不能满足。" 此时谢丽英的回复异常坚定," 这栋楼的位置是居民居住最集中的地方,公共空间应该为大多数人服务,不能只顾满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

长桥四村民乐队

常思汇二楼图书室兼儿童活动室

另一方面,居民区党总支也在不断挖掘小区能人,让他们聚集到即将 " 开张 " 的邻里汇。会拉二胡、吹笛子,年轻时参加过部队宣传队、当过单位工会负责人的老胡就是其中之一。居委会鼓励他在小区组建了一支民乐队,而挖掘 " 乐手 " 的过程则全靠老胡的耳朵。" 我每天在小区里转悠,听到谁家传出唱歌、拉二胡、吹笛子的声音,就厚脸皮上门问他们愿不愿意加入。"

今年 1 月,由居民们集思广益后得名的 " 常思汇 " 正式启用,采用了 " 长桥四村 " 的谐音,也体现了居民们的美好愿望。老胡的民乐队也在同一时间组建完成,拥有约 8 名常驻成员。看到小区有了乐队,读报组、编织组也自发地涌现出来。大家日常练习的会议室就是昔日的棋牌室,如今音乐声代替了嘈杂,会议室还兼具党建、活动各种功能。在谢丽英看来,邻里汇讲求的 " 美好生活共同体 ",不仅是不同居民能在同一地点共同享受美好生活,还要让大家把在邻里汇得到的正能量带回家," 这才是辐射效应。"

居委会腾出办公空间建 " 邻里小汇 "

谨斜小区

2017 年,徐汇已经有了斜土街道江南新村、康健寿昌坊、长桥生态家等一批先行试点的邻里汇。其中,江南新村依托江南造船厂老员工集聚的特色,注重地区文化传承和民主议事,寿昌坊聚焦为老服务、老少同乐,长桥生态家顾名思义,有屋顶花园、小桥流水。共性功能中带有个性特点,让 " 邻里汇 " 逐步在徐汇居民中打开了知名度," 使用度 " 也 " 蹭蹭蹭 " 往上涨。

老百姓对 " 家门口客厅 " 的需求增加,但中心城区要找到一定规模的地方建设 " 大邻里汇 " 难度不小。把客厅 " 缩小 " 后,星罗棋布地 " 镶嵌 " 进居民区,是徐汇邻里汇体系建设进阶的第二步。这让正在自主推进 " 居委会不用办公桌 "、建设服务型居委的枫林街道看到了新切入点——把居委会腾挪出的空间,直接变成 " 邻里小汇 ",但具体功能由各居民区党组织召集居民一起商议,把服务、活动汇集在同一空间,把人心真正聚起来。

谨斜邻里汇

居委会撤走专属办公桌,改为共享工位

" 邻里小汇 " 怎么建?" 老人多,医疗服务需求肯定大。" 谨斜居民区书记陈刚的估计没有错,在为邻里汇进行前期准备时,他与同事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在小区挨家挨户调研,开居民代表大会,几乎所有居民都提到,小区老人多,虽然社区卫生站已经设在这里,但仍希望增加老人活动场地和医疗服务项目。甚至有居民主动提出,卫生站更新完善后,周边小区的居民也能来," 方便千万家。"

老人日间照护

今年 6 月,谨斜居委 " 邻里小汇 " 建成,居民们用 " 锦鲤 " 的谐音 " 谨里坊 " 为其命名。对陈刚和居委会其他伙伴来说,居委会原来的 8 张办公桌精简为两个共享工位,办公室变成多功能会议室,进门处则设立了接待台,居民来办事、咨询都有模有样。更重要的是,腾挪出的空间里开辟了老年助浴,摆放了 9 张舒适的按摩椅,小区周边的理发店还定期来这里为老人理发、剪指甲,还有社会组织每周来带领老人们做手指操、教老人们使用微信。

" 我们这里条件一般,居民的需求也没有很‘高大上’,那么建设邻里小汇的首要任务就是补上居民基本的需求,缺什么补什么,才有下一步的锦上添花。" 陈刚告诉记者。

而今,83 岁的吉传锦老伯伯每天早上都会先走去徐家汇公园逛逛,然后回到剧组的谨斜小区,在邻里汇休息,和其他老人们聊天、做手指操,定期量血压、做检查。一旁的夏阿姨则和姐妹们上编织课,架子上还摆放着她们为邻里汇专门种植的多肉和水生植物。" 这是我刚织的帽子,漂亮吗?" 夏阿姨问记者,一脸笑容。

栏目主编:栾吟之 本文作者:舒抒 文字编辑:舒抒

本文图片:均作者拍摄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