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来了,你们强烈要求安利的国产奇葩剧

Sir电影 2019-12-11

第一天,豆瓣7.8。

第二天,豆瓣7.9。

第三天,豆瓣8.0。

热搜上了。

后台疯了。

还有什么能阻止它?

依Sir看,只有更新速度了——

《庆余年》

不是Sir不想聊,而是实在更新太慢……

一周六集。

如今第三周,Sir充会员才看到17集。

但。

这种慢,不是谁都敢。

尤其在这个越来越快,越来越难抓住观众耐心的时代。

它有慢的底气。

开播前,就万众期待。

去年8月,首款预告圈粉无数,豆瓣"想看"数当即飙到2.3万。

剧本双重保障。

原著,同名小说《庆余年》,网络文学经典IP之一。

豆瓣全系列8分+,被誉为作者猫腻最好的作品,据说还在许多商界大佬中广为流传。

再配上专业的影视化改编。

编剧王倦,业内好手。

多部作品在8分以上,比如今年的《大宋少年志》(8.2),最近几年更是堪称高质量剧集的保障。

最后,就看演员了。

预告一个镜头足矣——

陈道明,吴刚。

一个表情深邃,一个眼神沉稳。

老戏骨加持,怎么看都稳了?

呵。

Sir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烂剧世面没见过。

近年,满足以上条件,但依然扑街的剧集,绝不在少数。

尤其《庆余年》还踩中一个雷区。

——"男频"

热血、谋略、动作,男性向IP。

严肃了,容易说教;轻松了,又显幼稚。

当下优秀的男频剧集,实在太少。

《庆余年》愣是杀出一条血路——

三天冲入国产8分档,至今7万人打分,分数一点没降。

凭什么?

相关剧评市面上已经不少,Sir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说。

也是Sir认为《庆余年》做得最好的一点。

——人物塑造

这塑造过程,是编剧与导演在背后付出的匠心。

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

《庆余年》开门见山。

上来就借主角之口,点明剧集最大卖点:

现代思想,古代制度。

怎么碰撞?

看故事都知道了——

古代背景,一个具有现代思想的婴儿出生了。

开篇即被追杀。

身世不简单。

婴儿范闲的生母被杀,他作为私生子,出生就牵扯到京都多方权贵。

但偏偏,这婴儿又不是省油的灯。

天赋异禀,骨骼惊奇。

最重要:他带着现代人的思维

凭空拥有二十几年现代人经历的私生子,在古代翻江倒海,完成一次对抗世界的逆袭?

听着就带劲。

但问题来了:

这剧情不是跟原著完全一样?哪来惊喜?

的确。

《庆余年》的剧情大部分都跟着原著,一板一眼地发展。

但Sir想说的是:

尊重原著,和照搬原著,大有不同。

剧情,只是剧集的一部分。

铺垫,才是改编最出彩的工序。

《庆余年》展示完带劲的设定后,没有趁热打铁。

反而按下不表。

静下心,慢慢搭建每一个角色。

有些角色,只一两个镜头,印象深刻。

比如庆帝。

帝王专业户,陈道明饰演。

出场,没有传统帝王的浩大排场。

把镜头缩在一角,"窥视"他深夜批阅奏章。

但仔细看——

背景的华金摆饰,檀香热茶,红白配色的睡袍,雍容懒散。

一个画面,准确抓住帝王之气:不怒自威

再比如,鉴查院院长陈萍萍(吴刚 饰)。

作为直接听令于庆帝的鉴查院老大,他是京都内实权最大的势力之一。

出场,却用一个俯视镜头。

低调,沉稳。

不过,吴刚的表演,还是死死守住了角色的气场。

台词少,眼神始终飘忽,绵里藏针

但以上,都还是匆匆掠过。

大人物自带气场和角色光环,塑造好不难。

《庆余年》可贵就在,让每一个小人物"活"起来。

方法很多。

Sir就举三个例子,讲三个人物。

第一个,台词

《庆余年》开播后,第一个上热搜的角色不是男主,不是女主。

偏偏是个配角。

范闲同父异母的弟弟,范思辙(郭麒麟 饰)。

原著中范思辙是个嚣张跋扈的熊孩子,被范闲教训过后,逐渐淡出故事。

但剧中,他却成了最受欢迎的角色。

一半功劳,要归喜剧天赋满分的郭麒麟。

节奏好,气质准,举手投足都能诞生表情包:

另一半功劳,则要归功于台词。

喜剧人物,台词是根基。

仅耍嘴皮,抖包袱,那是三流喜剧。

一流喜剧,在一个字:

郭麒麟的台词设计,藏得极好。

人物特点,有且只有一个:爱钱

上来,他只是个贪财的败家子。

这边他娘忙着提防范闲回来争家产,那边他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爱好:推牌九,占便宜,和伸手要钱。

真是败家子吗?

编剧用一个"钱"字,彻底打开了范思辙这个人物的任督二脉。

钱,是他的隐藏技能。

街上随便看一眼,他就能立刻想出一门生意。

甚至,瞬间算好成本、利润、销售、分成、日后扩张等所有步骤。

范闲听了都一脸惊讶——商业鬼才啊!

原来我们都被骗了。

范思辙并非贪财,而是希望继承父亲(财务大臣)的业务能力,得到肯定。

不仅如此。

钱,还是他的隐藏笑点。

怂,贱,单纯,都是他身上可爱的特质。

但至今为止,Sir最爆笑的瞬间,还是关于钱。

街上偶遇淑女,范思辙色心起。

怂恿之下,鼓起勇气上前搭讪。

可偏偏这姑娘又是京都守备之女,功夫了得。

结果怎样?

还能怎样——傻小子遇上红衣烈女,都等着看笑话。

但范思辙可不是常人。

整理好仪容,潇洒上前。

小眼神一转。

开口邀约。

Sir笑喷——

这位姑娘,暂且留步

可否与小生……

共推牌九啊~

一句"共推牌九",稳坐2019国产搭讪界金句榜首。

弹幕瞬间被笑声淹没——

仅范思辙身上,我们看到了好包袱

钩子埋得隐秘,笑点抖得自然,角色更加讨喜。

也同时看到了立体的人物

特质明确,但并不缺少作为"人"的复杂性与双面性。

同理用台词塑造的,还有各位喜剧担当。

如王启年(田雨 饰),如郭宝坤(贾景晖 饰)……

非喜剧人物呢?

又一个热搜范例——

滕梓荆(王阳 饰)。

只有11集戏份,但他的离去却引起剧迷轩然大波。

这样的魔力从哪来?

关键词:物件

滕梓荆乃一介武夫,背负悲惨身世,变身冷血杀手。

沉默寡言,生性孤僻。

台词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于是编剧在塑造他的过程中,突出了两个物件:

你会说,这不是江湖中人标配吗,有什么特别?

特别就在于,反其道而行。

两样物件,分别对应的是江湖中人最奢侈的两种情感:

友情亲情

先说酒。

作为鉴查院杀手,他要随时保持冷静,平时并不沾酒。

第一次,是与范闲对饮。

背景,他求范闲做一件事,而范闲开出的条件,不求任何回报。

但,要说出自己悲惨身世的由来。

说到动情之处,他止不住悲伤。

酒,停了。

泪,流了。

但此时,他仍不敢尽信范闲。

只不过是走投无路,只好顺从。

看他们喝酒的姿势:

范闲主动干杯,滕梓荆单手接酒。

而到最后,他看出范闲真心想帮他,且不提任何条件。

眼神变了,动作也变了。

滕梓荆主动斟酒,双手敬上,一饮而尽。

全程不说一句话。

但这就是酒桌上最无所保留的表达:

我干,你随意。

也是男人间最默契的约定:

忠肝义胆,手足之情,都在酒里。

一个不善表达但满心赤诚的滕梓荆,因一杯酒,立住了。

再说剑。

作为杀手,他总剑不离身。

但第一次他放下锋利的宝剑,是在家门口。

放下铁剑,拿起另一把剑——

木剑。

做给儿子的。

冷面武夫,端个小凳子坐在家门前,削木头,造玩具……

反差萌。

但这不只体现了作为父亲的温情。

范闲上前打趣,他只回了一句话:

男孩子嘛

就是爱这些东西

这句话背后是什么?

作为一个长期"失踪"的父亲的卑微

为儿子做剑,不是为了让他子承父业,这对他来说太过奢侈。

他只想投其所好。

只想换来那个对自己陌生的儿子,拿到心爱玩具时,能喊自己一声"爹"。

一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常含爱意的滕梓荆,因一把木剑,定格了。

都是细节。

滕梓荆从一个工具人,成为目前最丰满的角色之一。

编剧特意解释过滕梓荆角色的设计。

用"烟花"作喻:

所以他成了烟花,照亮黑暗,让范闲明白,有些事,躲不过去…

而只有烟花盛放得足够光亮、精致。

我们才会把这梦幻信以为真。

同理,只有当人物塑造得足够立体——

他死,我们才会动容。

他为他的死而愤怒,我们才会相信。

滕梓荆的死,也逼出了真正的范闲。

对,第三个人物。

主角范闲

虽然现在《庆余年》只进展了三分之一,论主角的塑造还尚早。

但就目前表现看,Sir觉得这个角色正在稳步充实。

开始,他的塑造借助"外力"。

简单说,就是设定

古今碰撞,首先是为凸显出范闲的性格。

原著中的范闲,与庆国世界格格不入,又是鉴查院提司,功夫高绝,杀伐决断,自带暗黑和冷漠的气质。

如果实拍,会让观众害怕,恐惧,拒绝。

编剧王倦在改编时就理清了逻辑:

与其让观众去害怕一个角色,不如让观众去喜爱一个角色。

深入,浅出。

所以你先看到的,是范闲"有趣"的一面。

面对封建式的家庭伦理关系,他要打破;

对所谓的宅斗争家产,他与嫌疑人当面对质;

婚姻大事,他主张自由恋爱。

面对封建式的主仆关系,他拒绝被伺候。

但奴仆们却慌了……

这少爷,不让我们伺候,是要干嘛呀。

没办法,只能换种思路——

大声呵斥:都给我滚蛋!

这下奴仆们才放心撤退。

在古代陈腐制度的对比下,范闲善良公义的人设轻松完成。

但Sir不得不说,这还算主角光环。

范闲的作用,不仅如此。

导演孙皓在采访中,提到了范闲之于《庆余年》的作用:

"正义感"

范闲是一个有现代灵魂的青年,也是一个偶像型的"公知",他要粉碎封建王朝里的等级制度,他的那种现代的正义感会让这部剧"飞"起来。

怎么样描述正义感?

为死去的朋友捍卫尊严:

-杀人偿命,本就是律法铁条

-死的只不过是个护卫而已

-只不过是个护卫!!

反对世事不公,不惜当街复仇。

置自己于危险境地:

以上当然都"正义"。

但这些绝不是一蹴而就的。

当剧情描写"正义"之举时,实则加入了许多"闲笔"。

比如,那个最感人的镜头。

范闲与奶奶分离。

两个动作:

一亲,一跪。

他离别前说的是什么?

不是壮志凌云,不是雄心勃勃。

而是牵挂:

"好好养着,等我把路数摸清楚了,就回来接您。"

再比如,那块石碑。

上面刻着范闲母亲留下的文字,改变这个陈腐世界的美好愿望。

范闲三次经过石碑。

每次心境都不同。

第一次,他回避。

这愿望太大,我不能帮您实现:

第二次,他犹豫。

轻抚碑上的文字,心生疑惑:

这愿望,真能实现吗?

实现了,又能怎样呢?

第三次,他终于笃定。

碰壁之后的愤懑。

指着石头大声质问。

这些闲笔证明什么?

——范闲一开始并没有那么"正义"

反而。

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着人的复杂情感,恐惧怯懦,热血冲动。

也有着看尽黑暗后,慢慢坚定心中正义的成长。

这才是《庆余年》人物塑造最成功的地方。

没有让小人物变成功能性的纸片人,也没有把主角捧成高高在上的完人。

它设定一个梦幻的世界。

但这世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一言一行……

却无限贴近我们。

这也是为什么《庆余年》能在男频IP盛行的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

能在竞争激烈的国产剧行列中,持续火热。

难吗?

其实不难。

一条简单的道理:

只有尊重我们生而为"人"的缺陷。

正义,才不会成为空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以上内容由"Sir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