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美国团队完成首架原型机时,中国都造出 14 架了”

观察者网 2019-12-10

【文 / 观察者网 龙玥】

今年 2 月,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警方依靠大疆无人机找到了一名夜间失踪、情绪不稳的聋哑男孩,并将其安全带回。大疆希望,类似这样的故事能够缓解日益加剧的猜疑、日益严格的监管规定,以及中美关系所带来的威胁其业务的损害。

然而,美国两院仍旧坚持通过相关法案,或将禁止美国军方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停止该国政府机构进行中国无人机的采购。

尽管如此,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美国无人机制造业,仍 " 站队 " 中国无人机。

香港《南华早报》10 日在报道中援引资深人士说法称,中国无人机制造速度与成本皆优于美国," 当美国团队完成首架原型机时,中国可能已经造出 14 架了 "。一家美国无人机制造商创始人表示,原本美国军方在百思买(美国大型消费电子零售商)花 2000 美元就能买一架符合其要求的无人机,但现在他们不能买到与之相当的产品了。

美国方面曾多次将中国无人机视为 " 间谍设备 ",称其会向中国政府传送信息。大疆北美发言人则表示,这种事情并不存在,并且整个华盛顿都在针对中国科技公司,但美国一些人想让无人机制造业重回美国是 " 童话般 " 的想法。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一众无人机制造商早已败阵大疆,其中包括曾经北美最大民用无人机厂商。

大疆无人机 图:IC photo

《南华早报》报道,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国会议员已经提出 20 多项与无人机相关的法案,其中许多都旨在监管或限制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重振美国无人机事业。

指导 7800 亿美元年度军事预算开支的《国防授权法案》(NDAA)与《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 2019》 ( American Security Drone Act of 2019 ) 便是典型案例,前者将有效禁止美国军方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后者将停止美国联邦、州和地方政府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为目前使用的(中国)无人机设定 " 退役 " 时间表。

美国两院皆通过了这两部法案,它们距离成为法律或仅几步之遥。而该法案的矛头无疑指向了中国无人机厂商——大疆,美国陆军在 2017 年还曾禁止全军使用大疆无人机。

参议院议员里克斯科特 ( Rick Scott ) 称,中国在 " 窃取 " 他们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要认真对待中国的 " 威胁 "。

参议院议员里克斯科特 图:美联社

他说,"(虽然)美国政府支持从中国购买关键技术,比如无人机。但我们不允许这样 "。

然而,不难看出,这位议员发言中掺杂的无奈,即美国非常依赖中国的无人机。并且,他仍然在反复使用着 " 安全威胁 " 和 " 窃取知识产权 " 这样老套的说辞,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中国无人机可能会向中国政府传送信息。仿佛大疆的无人机就是个会飞行的 " 间谍设备 "。

10 日上午,大疆对观察者网表示,当用户使用 DJI 大疆创新的无人机或其他技术产品时,所生产、存储和传输的数据都完全由用户掌握。且 DJI 大疆创新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信息安全问题,我们技术的安全性已经在全球得到反复验证,其中也包括美国政府和美国领先企业的独立验证。

据报道,大疆北美发言人迈克尔 · 奥尔登堡(Michael Oldenburg)也表示,中国政府从未要求(我们)提供与 " 特定安全法案 " 相关的用户信息。并且,移交我们根本没有的信息也是不可能的。

他说,无人机上的数据由用户自己控制,并且《国防授权法案》与《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并没有设定透明的标准,而是错误的将焦点放在无人机的原产国上。

" ( 整个华盛顿 ) 都在齐心协力,专门针对中国科技公司。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此事,但现任(美国)政府相当不可预测," 奥尔登堡说。

" 美国有些人似乎有这样一种童话般的想法,即无人机制造业将回到美国。(然而)技术制造业早就转移到海外了。"

此外,行业资深人士、技术咨询公司 Guinn Partners 负责人科林吉恩 ( Colin Guinn ) 表示,相比中国制造无人机的速度与成本,美国的工程流程是如此的臃肿和缓慢。

"当美国团队完成首架原型机时,中国已经制造出 14 架原型机,最后一架似乎已准备就绪。"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无人机制造商 Impossible Aerospace 的创始人斯宾塞戈尔 ( Spencer Gore ) 则称,原本美国军方在百思买花 2000 美元就能买一架符合其要求的无人机,但现在他们不能买到与之相当的产品了。

戈尔还认为美国缺乏远见,并且犀利的指出," 现在,我们正花费高达 1 亿美元,让(美国)这些公司重获新生。这是纳税人的钱的最佳用途吗?(按市场经济规则)不是应该先让他们‘死去’吗?"

还有人表示,美国五角大楼对大型军事承包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无人机的关注,让它忽视了小型无人机的战略价值。

从这些发言人的评论来看,美国似乎想重振该国无人机事业,并试图让美国无人机制造商 " 起死回生 "。

然而,美国 GoPro、Lily 等无人机制造商早已败给大疆。3D Robotics(简称:3DR)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它曾是北美最大民用无人机厂商。

3DR 和大疆也曾旗鼓相当,但在大疆技术与价格的双重碾压下,本来体量就不大的 3DR 在 2016 年黯然退出无人机硬件市场,转为软件开发。

3DR solo 无人机 图:IC photo

然而,近年来,美国当地执法机构和基础设施运营商越来越依赖无人机,而多数无人机产自中国。据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 估计,到 2020 年,美国将有 700 万架无人机投入使用,几乎是 2016 年的三倍。

而大疆是全球最大的商用无人机厂商,市场对其产品的需求也日益增长。根据 2018 年数据,大疆在民用无人机市场中,占据高达 74% 的份额。

2018 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份额 数据:Skylogic Research

尽管美国无人机行业已经呈现出 " 无力回天 " 的现状,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一边依赖中国无人机,一边又在抵制中国企业,将中国的一些企业列入 " 特朗普优选 " 体系。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民航业评论员张仲麟在今年 5 月发文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有一套" 特朗普优选 " 体系,该体系主要有四个标准:该企业有着浓厚的中国色彩;该企业在行业内处龙头地位;该企业有着核心技术,且这些技术美国也不一定有;该企业没有在美国上市。

显然,除了华为,大疆也符合以上标准。并且,美国陆军、美国国土安全部(DHS)等都曾发出关于大疆所谓的 " 风险提示 "。

2017 年 8 月,美国陆军就以 " 大疆无人机存在安全漏洞 " 为由,禁止陆军各部门使用大疆无人机。当时美国陆军的一份内部文件还显示,共有 300 多件大疆的产品在美国陆军中服役,是此类现成装备中被使用最为广泛一家。

尽管如此,目睹一切的美国空军,仍然在 2018 年采购了 35 架大疆公司 Mavic Pro 铂金版商用无人机。当时的采购文件显示,"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另一种和大疆 Mavic Pro 一样符合成本效益要求的可获得设备 "。换而言之,除了大疆,别无选择

而原本准备采购八百多套大疆无人机的美国陆军,结果只能换成采购 Instanteye Robotic 的瞬眼 MK3 无人机。MK3 无人机续航等性能不敌大疆,且一套瞬眼 MK3 系统价格达几万美元,大疆 mavic pro 则仅需一千多美元。

在操作大疆 mavic pro 的美军士兵

此外,今年 5 月,美国国土安全部(DHS)文件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存在数据风险问题,对国家安全构成 " 风险 "。这些无人机可能会将敏感信息传递给制造公司,而这些数据可能会提供给中国政府机构。

然而,大疆在 7 月 9 日宣布,其旗下一套安全解决方案获美国内政部审查通过。后者在测试过程中,使用了大疆两款无人机机型。

美国内政部在 7 月 2 日发布的报告中也提及到此事。该部门对大疆两款无人机进行了总计 1245 次(总计 538 小时)测试飞行,期间未发现 " 数据外泄 " 情况,且无人机运作良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