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副总经理罗志:纯粹市场化的基金讲究资金收益,但政府引导基金更多考虑宏观视野

猎云网 2019-12-10

【猎云网北京】12 月 10 日报道

12 月 10 日,2019 年度 CEO 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 " 新势力 · 2019 年度 CEO 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

峰会上,在由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CMO 陈蜀杰主持、以 " 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更好助力产业升级 " 为议题的高峰论坛上,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副总经理罗志、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常学智、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基金管理部总经理刘守邦和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书记主任曾蓉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在谈到如何将政府引导与市场化运营两方面平衡时,罗志表示:作为政府的引导基金与纯粹市场化的 LP 存在一定差别,纯粹市场化的基金讲究资金收益,在限定期限内获得收益即可;但上升到政府层面,除了引导基金能够获得一些,甚至可以放弃一些收益之外,更多的是希望在引导基金的带领下,这个区域里面的企业活力能够增强,企业的税收、土地出让、人员就业可以提升,更多考虑的是更宏观的视野。

同时,罗志谈到在选择合作的 GP 时,更关注专业、专注、生态的 GP。" 除了我们说的过往业绩也好,企业文化也好,项目储备也好,我们更加看中是不是可以专注区域发展的核心产业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面能够深耕并且有过好的业绩,好的项目的投资与退出。"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 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 " 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 亮相。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此次盛典上,猎云网将通过六个版块分享创业者和投资人在智能制造、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启发性的观点和行业前瞻,围绕多个维度,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以下为罗志圆桌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

陈蜀杰(主持人):非常感谢猎云网给我们一个机会,跟 LP 爷爷们有很好的对接交流。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联想创投,联想创投是联想集团旗下的 CVC,就是我们说的战略投资,就像刚开始老贺跟大家分享的现在投了 120 多个项目,主要是科技 + 产业,我们也希望把联想全球的资源跟大家一起对接,赋能给大家。

今年其实我们也跟很多政府形成了政府联合基金,大家一起来给创业者们赋能。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政府是非常积极、非常活跃的力量。在刚刚跟几位政府 LP 的老师们一起交流的时候也发现现在态度非常 open,非常活跃。首先请各位老师介绍一下我们的基金背景。

罗志:各位尊敬的同仁,首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来自武汉光谷控股集团的副总经理罗志。不管是我个人还是我们公司来讲,都是这个行业的新人。我个人在以前从事医药行业,我们成立时间相对晚一些,2017 年 12 月 21 号才成立,武汉东湖高新区又名中国光谷,是国家首批国家级高新区,应该是我们湖北省最具活力的开发区。

光谷金控集团是管委会下面的国资平台,成立之后聚集区优质的金融资产,注册资本是 200 亿,下设有四个业务板块,其中产业基金是我们很主要的业务板块,到目前为止我们打造了一个 "135" 基金集群,"1" 就是一个基金集群,"3" 是 3 只母基金,现在总资金规模达到 512 亿元,下属所投的基金大约有 32 只,直接间接投的企业有 800 多家,其中在科创板有 5 家是刚刚上市的。当然这个数字也在逐渐的增加,我们也希望各位同仁有机会到湖北武汉看看,可以到光谷金控交流一下。

陈蜀杰:我们听起来感觉财大气粗,政府还是有钱。第二,大家都是积极,拥抱创业者,拥抱创投基金。现在联想也在跟多只政府引导基金合作,遇到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通俗来讲就是反投的问题。我们知道每一个城市,尤其发现在北上广深的,他们都有当地独特的资源,希望通过创业的力量把这些资源盘活。说到最真实的需求,政府希望企业到这边来。从政府引导的角度与市场化运营的角度,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平衡的?一方面我们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另一方面希望很多好东西留在当地,符合当地的发展。想听一下各位老师你们的想法。

罗志:其实从我的理解来讲,我觉得作为反投的规定来讲,我们要更多学会换位思考。作为政府的引导基金与纯粹市场化的 LP,可能还是有一点区别。纯粹市场化的基金可能比较讲究资金的收益,在限定期限内获得收益之后就可以了。但是上升到政府层面,除了引导基金能够获得一些,甚至可以放弃一些收益之外,更多的是希望在引导基金的带领下,这个区域里面的企业活力能够增强,企业做大,它的税收、土地出让、人员就业可以提升,他更多考虑的是更宏观的视野。

而我们所掌握的是,作为当地政府,就像前面两位老师说,对反投的认定非常包容,没有那么多条件说没有有反投到位,包括介绍到的项目,最后在实际上都是可以认定到反投的范围内。因为本质是用更宽容的心态来欢迎更多的资本,欢迎更多的产业落户在当地来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

陈蜀杰:最近跟政府打交道感觉到,政府很优秀的人才,而且政府是一个企业,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大企业,在做企业的管理,只不过管理的盘子是更宏观、更复杂一些。如果把政府比作一个企业,这个企业的特点一个是很宽,一个是很长,宽是指什么呢?考虑因素非常多,更多是考虑到社会的发展,考虑到整个地区是不是有多元化的经济,来促进当地发展。更长的话,不是看短期利益,而是看长期利益。所以,政府让我感觉是更高瞻远瞩型的企业,既有企业的思维,又有高瞻远瞩的目标。

后面具体的问题,政府与 GP 合作过程当中,你们喜欢什么样的 GP,你们如何评判,你们希望引进合作的 GP 关注哪些点?我相信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特点。

罗志:我简单说两点吧,在上周云峰资本大会上,云峰总曾经说过六个字,我非常赞同,专业、专注、生态。像我们选 GP,除了我们说的过往业绩也好,企业文化也好,项目储备也好,我们更加看中是不是可以专注区域发展的核心产业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面能够深耕并且有过好的业绩,好的项目的投资与退出。

陈蜀杰:这三个词总结的特别好。其实最后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有点严肃,曾总提到了退出的问题,退出不仅是对于 GP 非常重要,对于 LP 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话题。因为我们知道 2015 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大规模爆发式增长。七年左右,2020 年,虽然现在是 2019 年,2020 年可能会有一大批基金到退出的阶段。我们可以大概说一下,对现在基金管理的退出是乐观吗,有什么样的挑战吗?先从罗总开始。

罗志:项目退出确实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如果把募投管理退比喻成一场球赛的话,它可能算是最后的临门一脚。其实作为我们在管理这些基金的时候,退是我们想的很多时候的一个问题,当然 IPO 肯定是最好的退出方式,但是 IPO 的可能是有限。

所以,我们平时在管理的时候,我们就注意梳理这些基金,把它简单分类,有些是业绩比较好的,表现很优异的,我们就重点培养。对于表现差强人意,感觉到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的,我们会主动的加强沟通,来争取主动的退出。还有一些业绩稍微中等一些的,我们也谋求能不能采取一些像并购这样的手段来处理。

我想说的是作为基金的管理,肯定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基金的退出可能与基金的管理人并不是完全成线形对比,与资本市场的、宏观经济兴衰有密切的联系。所以,我们也希望再往后走,我们也能再次迎来资本市场的新高潮,这样可以让我们更多的项目能够 IPO 退出。

陈蜀杰:今天来猎云网活动,猎云网也是我们的被投企业,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平台。因为整个创投权是一个大的生态,政府引导基金再通过 GP,一起把钱给到创业者们,就像开辟了一片土地,真正在里面种地、长果实的,要靠在座的创业者们,生长出好的庄稼。所以我们把政策、资源给到他们,最终靠天吃饭的生态有没有好,大家耕耘出具体的成果来。我想 LP 也给我们真正的八九点钟的太阳,真正创造未来的这批人,有没有一些话说,面对 2020 年,其实是一个新的篇章,有人说 2019 年是过去十年里面最差的一年,也可能是未来十年当中最好的一年,危中有机,未来新的篇章,大家有什么话想对在座的创业者们说,有一句话总结。

罗志:我是乐观主义者,我觉得现在正处在经济下蹲起跳的一瞬间。

以上内容由"猎云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