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神木少女遇害之后:一位母亲为亡女的追索

ZAKER贵阳 2019-12-10

女儿遇害后,李秀娟成了神木九龙山的常客。

" 哒。哒。哒。" 从家里穿出来的拖鞋一下下敲向石阶。她像个梦游者,木着脸,双眼无神,机械地抬腿、落下。到了山顶,埋头蜷在亭子里,她小声呢喃 " 婷,吃了饭没,冷不,热不 "。偶尔,她哭着抬头,盯着空气喊 " 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

李秀娟扶着栏杆一阶阶往山上爬。

去年 9 月,15 岁的女儿吴婷离家后,被几名未成年人逼迫卖淫。嫖客称吴婷不是处女、拒绝支付剩余嫖资后,5 人将吴婷打死,1 人帮助他们分尸掩埋。2 个月后,她才见到失踪女儿的遗体。

女儿死了两次,一次是肉体,一次是 " 清白 "。

2019 年 12 月 5 日,陕西榆林市中院一审宣判,案件中的第一被告人、17 岁的杨某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 5 名未成年涉案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十五年不等。

在文件上签字、按手印时,李秀娟哭得难以自抑。她无法接受 " 杀人不偿命 " 的结果,尽管律师告诉她未成年人不适用死刑。

巨大的痛苦和愤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申诉、举报、申请抗诉似乎成了她唯一的出口。

丧女

李秀娟清楚地记得,吴婷 9 月 22 日离家前的穿着:上身是白色线衣和土黄色外套,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脚上的那双白色运动鞋,是她给新买的。

等到 11 月 20 日,女儿再次出现在她眼前时,已是一具没有穿衣服的遗体。丈夫吴峰靠着大板牙和耳洞辨认出了女儿,没忍心告诉她。她站在两三米外的地方,对着这具肿胀发黑的残破遗体和尸检报告木然地说 " 不是不是 ……"。

吴峰拿着女儿的照片

女儿是在中秋节放假第一天离家的。她还记得,晚上 6 点前,她准备出门去 KTV 做保洁,女儿说等下要出门给人送书,跟她报备。她 " 哦 " 了一句,让女儿送完早点往回走,女儿也应了声 " 哦 "。

这是母女最后的对话。

在丈夫晚上 8 点发现女儿未归后,她躲进 KTV 卫生间,一个接一个地给女儿打电话,始终没人接听。吴婷堂哥说,吴婷 9 月 23 日中午曾当面跟他说下午 3 点去他家,到了时间却没有露面。手机关机,信息不回,吴婷失踪了。

" 神官 " 一度成为她的指望。她托熟人打听到小有名气的神官,吵着拉丈夫一起去。去之前,李秀娟总是很期待,巴巴地备好香烛纸钱、水果、酬金。回来后,每天嘀咕着烧纸符的时间和地点,生怕忘记。烧掉纸符女儿还没回,她急得在家大哭,骂这个 " 神官 " 技术不行。这样哭了六七回。

有人建议她去公安局抽血,和那些身份不明的遗体做 DNA 比对。她断然拒绝了,女儿至多不过是被骗子拐走了,怎么犯得着跟遗体匹配呢?

11 月 20 日,坏消息终究来了。

" 你女儿被害了。" 民警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直到她在网上看到一则写着女儿真名的信息。

丈夫吴峰从警方那验证了那则消息:9 月 23 日,杨薇、白雨和贺锦将吴婷带去神木县金鹏商务宾馆卖淫。因为嫖客韩云不满意,这三人连同另外两名未成年人将吴婷带至杨薇叔叔家。在二楼东面卧室将吴婷衣服脱光后,五人轮流用皮带、拳脚、砖头对吴婷进行长达数小时的殴打。第二天杨薇等人发现吴婷死亡后,将情况告诉李全。除杨薇外,李全连同其余五人将吴婷尸体肢解,后六人共同埋尸。

女儿失踪的时间里,4 名涉案者骗了她:她通过女儿微信找到了女儿的干哥哥,得知李全可能曾与女儿接触过。KTV 同事用 QQ 约出李全后,李全说没见过女儿,还说白雨可能知道。但白雨也说没见过。因为没有证据,李全和白雨被李秀娟等人送到派出所后也没有结果。另外,李秀娟在微信上找到了杨薇和韩云两人,向两人打探女儿的下落,两人都称未见过吴婷,愿意帮忙打听。

她想不到,人到中年,竟是几个未成年的孩子让她意识到社会是这么复杂、世道是这么乱、人能这么狠毒。

空旷的九龙山是她秘密的去处。头痛心悸时,她走出封闭的出租屋,不用面对舍不得丢掉又惹她伤心的女儿遗物,也不用顾忌别家正在写字的孩子,去到怎个哭、怎个吼也没人管的地方。

有时候哭完吼完,她蹲在路边,看网上走失孩子一类的视频。" 还有人比我更可怜。" 她说。

母亲

一儿一女是李秀娟曾经最大的幸福。

2007 年,儿子五岁,女儿四岁,夫妇俩开始为孩子上幼儿园着急。村里没有学校,夫妻俩土里刨食挣不到几个钱。听说邻省的 " 神木 ",坐车两小时就能到,正搞煤炭开发、有工作机会,两人决定带着孩子离开家乡。

人生地不熟真难。一家四口住进一个年租七八百的房子,窗户漏雨拉风,赶上下雨天,雨滴滴答答地打进屋子里,她只好一边淋着雨,一边用布帘子挡住窗户,再捡块砖头压住。

为了接送方便,孩子升小学、初中的时候,他们两次搬家到学校附近。为谋生计,各种苦活脏活都干了,李秀娟做过高空擦玻璃、小区清洁工,还一度拾荒赚钱。儿女上初中之后,她去 KTV 做了保洁,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加上丈夫用三轮车运输家具打零工,虽说日子过得紧巴巴,但温饱渐渐不成问题。

李秀娟更亲女儿," 穿裙裙,再扎两个辫辫,我给她打扮得可像小女孩。" 说这话时,她脸上露出一种天真烂漫的笑。

吴婷生前画的画

2018 年春节过后,吴婷拥有了一部亲戚送的旧手机。她开始在网络上结交朋友,认了些干哥哥干姐姐,有的没有上学。周末时会跟他们一起逛街、唱歌,或是抓娃娃。

李秀娟说,女儿拿手机给她介绍过一个干哥哥。她告诉女儿,世道乱,别跟外人瞎混。吴婷说,干哥哥对她挺好的。她再提醒女儿,干哥哥毕竟是男孩,你是女孩。吴婷回答她 " 哦,知道了 ",但还是继续跟干哥哥聊天。

有时候,女儿写完作业,跟干哥哥出去 " 串(溜达)一下 "。她会叮嘱女儿早点回来。

" 不用太管我,管的(得)太严,逆反心理。"2019 年 8 月 31 日,吴婷在微信上跟母亲李秀娟说。这天距离她离家失踪还有 22 天。

李秀娟和吴婷的聊天记录。受访者供图

讨公道

浑浑噩噩地捱过许多天,李秀娟唯一关心的,就是女儿的案情。

一开始,6 个涉案的未成年人和嫖客韩云被拘留。虽然为没收到对方家人的道歉而生气,但她也没想过找他们算账,只是等待这 7 人被严惩。

2019 年 3 月左右,李秀娟夫妇从看到案卷的律师处得知,韩云已被释放,接受的处罚是行政拘留 15 天、罚款五千元。

《神木市公安局释放通知书》上写着,韩云因涉嫌强奸罪被执行拘留,因不构成犯罪依法释放。《行政处罚决定书》称 " 杨薇与韩云商量好以 1500 元每次的价格与吴婷发生性关系,后韩云付给杨薇 1000 元左右嫖资 "。

而根据《神木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韩云辩称,支付嫖资给杨薇后没有与吴婷发生性关系。吴婷说会给他退钱,并要求他不要告诉别人此事。为了不让杨薇继续向自己要剩余嫖资,他说吴婷不是处女。在李秀娟看来,韩云是罪魁祸首。

" 我就是要看看这是咋地个人。" 李秀娟觉得,拘留十五天的惩罚太轻了,她咽不下心里那口气,打算私下联系韩云。丈夫吴峰也同意,打听到韩云曾为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向那个单位辗转问到了韩云的电话。

起初,韩云在电话里拒绝了见面,但吴峰坚持一定要见到本人,并且这次不见也会想法子找上门。韩云便妥协了,选了一处人流较少的广场,约定 3 月 2 日见面。

见面的前一天,李秀娟一夜未眠。她窝在被子里翻手机里女儿的照片,想着第二天就要见到的韩云。她打算质问他,怎么能做出嫖娼这种事情,就算不想给钱怎么就能诬陷女儿不是处女呢?

她没有打算质问韩云 " 有没有和女儿发生性关系 ",她觉得自己问不出口, " 我可想了解得一清二楚,但我还能讨着问韩云你跟我女儿发生没发生吗?"

3 月 2 日下午近五点,韩云带了一人先到了广场,李秀娟和丈夫一行四人向他走来。

一行人站定,李秀娟问 " 谁是韩云?"" 我是。" 韩云应了一句。很快,一记耳光打在了他脸上。他往后躲,李秀娟第二个巴掌把他的眼镜打到地上。众人急忙拉开一直想推搡韩云的李秀娟,她不停地嘶吼着 " 没有你哪有这种事 "。

韩云把眼镜捡起,表示事都做下了,他也很丢人,绝不还手,给点弥补,把事情处理了,他也心里好受些。

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里,两方没有达成谅解协议,也没有提出赔偿方案。李秀娟满腔的怒火,准备的质问一句也没说出来。

2019 年 7 月,韩云对记者称,他对此事感到愧疚,想要弥补,但他现在没有工作,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太好。事情发生后,他家人的生活被严重影响,他本人精神状态也很不好。

对于李秀娟的举报,他表示这是对方的权利,他没法干涉,如果公安机关还需要侦查,他随时配合。

10 月底,李秀娟收到了《神木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此前,她和丈夫提出请求:要求韩云当面赔礼道歉并将道歉内容刊登在全国性报纸刊物上,韩云修复吴婷处女膜,赔偿两人精神损失费等。

但法院裁定,他们两人的请求不符合法院案件受理要求,经法院工作人员多次阐明,两人仍拒绝修改,法院对两人的起诉不予受理。

12 月 5 日起,她讨公道的对象又增加了。

根据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杨薇犯故意杀人罪、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五名未成年涉案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十五年不等。同时,6 名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 35591.3 元,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代理律师张一千对记者说,吴婷家属认为一审判决量刑较轻,将向榆林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对于民事赔偿结果,他们也准备提起上诉。此外,他们还将通过举报和申诉等方式继续要求司法部门追究韩云刑事责任。

对女儿 " 清白 " 的追索还没结束,李秀娟又再背负了对女儿丧命的追索。她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四百多天里,她时常会想起女儿,闭上眼睛,好像她就在身边。等事情结束后,李秀娟想回到山西乡下,跟丈夫种地,回到一切刚开始的样子。

有客人来,李秀娟在做饭。

来源:央视网

编辑 胡亚妮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李全失踪举报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