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接受骨髓移植 4 年后,男子的身体被另一个人完全“吞噬”?

ZAKER吉林 2019-12-10

前几天,纽约时报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女孩向警察报案说自己被一个男性性侵了。但化验以后警方对女孩子的供词产生了怀疑。因为他们在女孩的阴道中检测出了两个男性的 DNA,与女孩只有一个人强奸了她的供词不符。他们觉得女孩子说谎了。

( 图源:forensic mag )

在女生的坚持下,警方进行了进一步的化验与调查,这才查明真相:原来女生之前接受过造血干细胞移植。而检测出来的第二名男性,就是那个把自己骨髓提供给女生的捐献者。

越来越多这样的案件在最近受到了医疗以及刑侦届的关注。因为它们反映出来一个问题:用 DNA 检测确定犯人,也有它的局限性。

(图源:AZcentral)

从前,我们认为每个人的 DNA 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一个人的 DNA 在犯罪现场被找到,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曾出现在这个地方。

但是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存在挑战了这套刑侦逻辑:如果一个人的造血干细胞被完全替换成捐献者的,那么他身体里面流淌着的血液,就会几乎 100% 携带捐献者,而不是自己的 DNA。

( 图:骨髓移植,图源:fox chase )

从刑侦学角度来说,有两个身份寄居在那个人的身体里面,一个是自己的,另一个就是那个捐献者的。

随着近年来这种手术的越来越普及,拥有两套 DNA 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

而纽约时报最新的一篇报道更揭示了一个细思恐极的现象:其实不只是你的血液,受益人接受新的骨髓之后,从口腔表皮细胞到精液都出现了捐献者的 DNA。

就好像原来的自己,被这个新来的 DNA 逐渐吞噬了一样 …

(图:纽约时报:当 DNA 测试说你是一个更年轻的生活在五千英里以外的人)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让我们来看一下纽约时报报道中提到的一次实验。

2014 年,美国内华达州肖瓦县的一位警察 Chris Long 被查出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简单的地说就是他的骨髓得了癌症。为了治疗 Chris Long,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完全移植骨髓,以后身体完全使用捐献者的造血干细胞。

(图:Chris Long)

在 Long 接受骨髓移植之前,他的上司警长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这位警长本人一直知道骨髓移植之后接受者的身体样本可能会出现两个人的 DNA,也知道这个现象给警方调查造成的困难。所以她想借用这次机会调查一下接受者的 DNA 到底有多少被替换了。(可以说是非常有实验精神的警长了,下属动手术都不忘做实验)。

(图:肖瓦县警察局)

Long 顺利地找到了一个来自德国的骨髓捐献者,手术顺利,现在已经康复多年。而在这个期间内,他一直在把自己的各种身体样本:口腔粘膜、头发、指甲、皮肤细胞、以及血液提供给警察部门化验。

调查结果是让人震惊的。

(图:调查报告)

首先说血液。调查显示,从手术完成第 4 个月开始,Long 身体内的血液就完全是捐献者的 DNA 了。这并不奇怪,毕竟造血干细胞被完全替换了。

但骨髓移植的影响不止于此。毕竟血液是一个很奇特的组织,它连接着我们全身上下所有其他器官,掌管着各种物质的输送。所以捐献者的 DNA 也随着血液在 Long 的身体中扩散 …

手术完成后的第四年,实验人员在 Long 的口腔内采集的细胞中也发现了捐献者的 DNA,左右脸颊都是 9%。

(图:嘴唇和舌头上 DNA 的分布)

嘴唇上搜集的样本,含有 34% 捐献者的 DNA,而舌头上搜集的 DNA 则有 25% 来自捐献者。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数据在过去 3 年是不断增加的,未来可能还会更高。

然后我们说说精液。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研究人员在 2019 年采集的 Long 的精液样本中,100% 属于那个德国捐献者,而没有一滴属于 Long 本人 …

(图:精液的 DNA 分布)

也就是说,假如 Long 侵犯了一个女性,警察对女性阴道的化验就只能检测出那个捐献者的 DNA 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报告提到 Long 在手术之前已经完成输精管结扎,也就是说 Long 的精液中不含精子,就只有各种氨基酸、酶等物质。)

唯一没有受到捐献者 DNA 污染的样本只有 Long 的头发和胸毛。不少同学可能会觉得这是因为 Long 不剃头发,所以手术前的头发留到了现在。报姐特地去看了 Long 的照片,他头发很短,而且过去四年了头发应该就是新长的。也就是说,头发应该是 100% 属于他自己的了。

(Chris Long 图源:NYT)

这个新闻被微博网友 @勿怪幸发布在微博后,马上就受到了大家的关注:一个拥有两套 DNA 的男子,实在是太酷炫了。而整个现象似乎也有数不清的问题。

有同学问:

既然捐献人的细胞会取代接受者的细胞,那么是不是可以通过骨髓移植来改变病人的 DNA 呢?这样就可以治疗遗传疾病了。

也有人关心:这样下去是不是整个人都要被捐献者的细胞替代了,接受者的三观和性格是不是也会改变 …

这样感觉整个社会伦理都改变了啊!

有同学问是不是可以拼命去捐骨髓,好让自己子孙满堂 …

还有人脑洞大开,说这样的话女同胞可以通过捐献骨髓来曲线生娃,都有不用辛辛苦苦自己生了 …

当然也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怀疑:

这些问题其实只要你仔细看肖瓦县警察局的报告就可以了。

1 问:精液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如果女性捐赠自己的骨髓,接受者体内是不是会出现她的精液?

根据纽约时报采访到的医学专家,骨髓移植并不会影响接受者的生殖能力。就像上面所说的,精液分为精子和精浆。精浆内会出现捐献者的 DNA,但精子依然属于接受者本人的。

Long 的调查结果之所以出现精子 100% 是隔壁老王的情况,是因为他结扎了输精管。斯坦福大学医学主任雷兹瓦尼博士总结说:" 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某人生下别人的孩子。"

(图源:technology networks)

2 问: 脑细胞会不会也被替换掉?整个人是不是就会被替换掉了?

并不会。成人的脑细胞几乎是不会再生长了,不论有没有骨髓移植,你都不太可能会有新的脑细胞出现。

至于身体其他部分,除了血液和精液外,捐赠者的 DNA 出现概率有限。而且需要注意的是,实验报告中出现的捐赠者细胞的百分比都是【采集的细胞】的百分比,而不是【整个器官】的细胞百分百比。

比如嘴唇上采集的细胞只是皮肤表面的细胞,而不是整个嘴唇。实验给出了 34% 的数据,只能说嘴唇表面的细胞有 34% 可能是捐赠者的,至于整个嘴唇的情况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血液与体内很多体液的生产都有关系,这可能是为什么采集的样本里面捐赠者的 DNA 较多。

( 图源:earth )

3 问:基因缺陷疾病能不能通过移植骨髓来治疗?

很抱歉,多半也不可以。因为骨髓移植对人体的大部分影响只存在于血液当中。如果你天生有肝病、有胃病,想要通过骨髓移植的办法来让自己的肝和胃好起来肯定是不靠谱的。

骨髓移植只能治疗与血液、造血有关的疾病,比如白血病。当然不排除移植来的造血干细胞所产生的新鲜血液对身体产生正面影响,但这种影响是有限的,并且有待医学界进一步探索。

(图源:healthengine)

4 问:如果男性接受女性的骨髓,会不会有第二性征变化?

据纽约时报采访的雷兹瓦尼博士说,这是患者最常问的问题。经常有患者担心自己在接受移植以后身体里面有女性的血液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女性化?当然也有女性担心自己身体里面的男性血液会让自己更男性化 …

现实则是,并没有什么影响," 他们的大脑和他们的个性会保持不变。" 毕竟患者是移植了骨髓,而不是移植了睾丸或者卵巢 …

(图源:new scientist)

其实大家只要用常识想一想:如果移植骨髓真的这么神奇,这么多年这么多手术下来,医学界肯定已经知道了吧 …

其实严格意义上说,所有接受过器官移植的患者,不论是肾脏心脏还是骨髓,都是嵌合体:他们的身体里面有两套 DNA,不同 DNA 的器官可以互相合作、和谐地生活。

就目前来说,骨髓移植之后出现的双重 DNA 现象,主要影响的领域还是刑侦学里面。

( 图源:Science )

曾经有一个案例。2005 年在阿拉斯加发生了一起性侵案。警察从女性阴道中提取精液检测 DNA,然后与资料库中的 DNA 比对,找到了 " 凶手 "。

然而在案发时,那名 " 凶手 " 正在监狱中服刑。警方一开始以为是检测仪器出现了问题,但最后发现原来真正的凶手是那名服刑犯的兄弟。那名犯人曾经给自己的兄弟提供过骨髓移植,才导致了自己的兄弟在 DNA 血液检测的时候检测出了犯人的 DNA。

(图源:phys)

其实这种嵌合体除了人为医疗手术之外,在自然的情况下也有可能产生,但可能性很低,目前记录在案的不超过 100 人。他们多半是因为胚胎发育过程中 " 吞噬 " 了自己的双胞胎兄弟 / 姐妹,导致自己出现了两套 DNA。

之前有案例是母亲参加亲子鉴定,发现自己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警方还以为这位母亲是在拐卖儿童 …

目前来看,检测头发与毛发可能是比较靠谱的方法,当然这也有待于研究人员进一步调查,帮助警察叔叔侦破案件了。

(图源:healnow)

总之,DNA 嵌合体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但可能不如一些网友想象的那么夸张。

在未来,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这类嵌合体在我们社会中必将越来越多。所以它所展现的问题也都是非常现实的。

整件事情最有意思的一点,或许是它挑战了我们对于 " 身份 " 的认知。

从前,身份可能就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签名。后来大家想要防伪,使用的辨别物变成了印章、指纹这样独一无二的标识。

(图源:nethope)

再后来,我们开始使用 DNA 作为每一个人固定的身份。每一个的 DNA 都独一无二,是清晰分辨你和我不同的东西。我们以为这样可以高枕无忧。

然而,科技的进步,让两套 DNA 可以在一个人身体里面共存。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崩塌了," 我 " 不再是一具身体,而是更高的什么东西。这样哲学的问题,现在成为了我们切实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现在或许还有别的方法来辨别彼此:牙印、瞳孔纹路 … 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谁又能保证这些东西,是真的属于 " 我 " 的呢?

未来什么样,真的有点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能力了。

来源:英国报姐

编辑:小召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