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A 股上市公司实控人涉案风云:有挥刀动粗 有财务造假

新浪财经 2019-12-07

A 股上市公司实控人 " 涉案风云 ": 有的 " 挥刀动粗 " 有的 " 财务造假 "

本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在 2019 年新的经济形势下,A 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正在成为公司经营中不可忽视的 " 不稳定因素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 12 月 4 日,A 股共有 16 家公司的 17 位实控人或董事长涉嫌犯罪的案件;涉嫌罪名中,内幕交易罪和行贿罪最为普遍;7 月份则是案件最集中的月份。

其中不乏轰动一时的事件,包括葵花药业(002737.SZ)实控人与前妻发生肢体冲突,被媒体报道称实控人涉嫌 " 故意杀人 ";新城控股 ( 601155.SH ) 实控人兼董事长涉嫌猥亵儿童;康得新(*ST 康得(维权) 002450.SZ)财务造假,实控人涉嫌挪用资金;博信股份 ( 600083.SH ) 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被刑拘,疑似牵出电商 " 刷单 " 内幕;一直被视为 " 小乐视 " 的暴风集团(维权) ( 300431.SZ ) 实控人兼董事长冯鑫涉行贿罪等。

也有一些不寻常的事件,将一些不受大众关注的公司带到 " 台前 "。恺英网络(维权)因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甚至已经离任的监事先后涉嫌犯罪被调查,成了今年 A 股市场上涉案人员最密集的公司;永清环保在实控人被判刑的判决书都被公布后,仍然坚持不披露实控人涉嫌犯罪的公告,成了今年 A 股市场上 " 口风最严 " 的公司。

涉案原因五花八门

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踩响了 2019 年 A 股实控人涉嫌犯罪的第一个 " 雷 "。有媒体报道称,关彦斌与前妻张晓兰见面期间,持菜刀挥砍张晓兰致重伤,此后试图举刀自戕未果。报道还称:" 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1 月 29 日已被公安机关提请逮捕。"

公司在 3 月 21 日发布《2018 年年度报告》中证实,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有媒体报道称,与关彦斌发生肢体冲突的是关的前妻。

4 月 10 日上午,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发函,要求葵花药业说明此事是否影响公司经营、信息披露是否充分。葵花药业于当日晚间回复称,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

新城控股实控人兼董事长王振华则在 7 月引发了舆论 " 众怒 "。7 月 3 日,据《新民晚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因猥亵 9 岁女童,于 7 月 1 日在上海被采取强制措施。据称,王振华在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猥亵一名 9 岁女童。

当晚,上海警方通报了该案,表示已对其刑事拘留。周某某系本案共同犯罪嫌疑人,涉嫌将女童从江苏老家带到上海,供王振华实施猥亵。

7 月 4 日,新城控股发布《关于公司董事长变更的公告》证实了这一消息,公告称公司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拥有 150 亿元的账面货币资金的康得新,却无法兑付 15 亿元的超短融债券,后被发现财务造假而轰动一时,实控人则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刑事拘留。

11 月 19 日,康得新财务造假听证会上,江苏证监局透露了相关内幕:康得新实际以 PET 等外品假冒 ITO 膜、3D 膜、防爆膜、贴合膜等光学膜,报关运到海外处理,亏本送给别人,冒充光学膜出口,在账面虚增业务收入从而虚构利润。光学膜是康得新的最大产业价值之一,出口业务能占到康得新总营收的近四成。

康得新 5 月 13 日公告披露,公司从认证为 " 张家港市公安局 " 微博发布的信息获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钟玉(未在公司担任职务),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张家港市公安局外宣处负责人对外表示,刑拘的主要理由是钟玉涉嫌挪用资金,具体挪用资金金额正在核查中。后续不排除有其他罪名。

号称 " 商界木兰 " 的罗静,以亲身案例为市场普及了 " 供应链金融 " 的概念,并将京东、苏宁等巨头 " 拉下水 "。

7 月 5 日,博信股份发布《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财务总监被刑事拘留的公告》,称公司于 7 月 5 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 6 月 20 日、6 月 25 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美股上市的诺亚财富 7 月 8 日发布公告称,罗静被刑事拘留的原因是 " 涉嫌欺诈活动 "。据媒体报道,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涉资巨大,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罪报案抓捕。

在供应链融资业务中,债务人(京东、苏宁等应付方)按账期将应付货款支付至债权人(罗静旗下 " 承兴系 " 等应收方)和金融机构组成的共管账户中。金融机构以债权人的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设计资管产品并向市场发售。

同样是在 7 月,被外界视为 " 贾跃亭接班人 " 的冯鑫被捕,加剧了暴风集团的困境。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7 月 31 日,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披露,冯鑫先生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

9 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 上海检察 " 发布消息称,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暴风集团最新公告显示,除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 10 余人。

既有 " 前赴后继 " 也有 " 秘而不宣 "

恺英网络最早于 3 月 30 日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失联的提示性公告》,掀开了公司董监高涉案的大幕。

公司 5 月 7 日披露,公司于前一天收到王悦的家属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属称近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截至当天,王悦直接持有公司股票超过 4.6 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21.44%,已全部被质押,且全部被冻结。(6 月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5 月 20 日恺英网络再度披露,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公司监事前脚(6 月 10 日)辞职,后脚(6 月 20 日)就被调查。7 月 26 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已离职的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10 月 26 日,恺英网络发布《关于公司董事长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金锋家属送交的《通知函》,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11 月 15 日,恺英网络公告,金锋已在上海市公安局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面对公司实控人被判刑,永清环保 " 秘而不宣 " 的行为让外界感到迷惑。

7 月 29 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永清环保实际控制人刘正军的刑事判决书,湖南省宁远县人民法院于 7 月 2 日作出判决:刘正军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 20 万元。

判决称,刘正军身为永清环保控股股东永清集团的法定代表人,为给永清集团及其下属公司永清环保等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155 万元人民币、20 万港元、1 万美元,案涉湖南省内多位官员。

有媒体注意到了这一判决,并进行了报道。在判决书被公开后的数日后,永清环保也未对实控人获刑一事发布任何公告,甚至因此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截至发稿,《华夏时报》记者翻遍了永清环保在巨潮网上的公告,也未发现相关公告。

除此之外,*ST 中科实控人成了今年 A 股 " 涉黑第一人 "。 4 月 11 日,*ST 中科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张伟被逮捕的公告》,称根据公安部门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伟涉嫌黑社会犯罪被深圳市公安机关执行逮捕,目前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ST 中科还强调,相关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多数公司称对经营 " 无影响 "

值得注意的是,A 股实控人、董事长涉案罪名各种各样,上市公司对此的回应则基本一致,大多称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

今年最早披露实控人涉案的派生科技,在公司实控人唐军、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等人均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仍然公告称公司日常生产经营运作正常,上述事件未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大智慧实控人张长虹曾在上市公司身兼董事、董事长、总经理等多个职务,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并因此辞去这些任职。公司仍然公告称公司生产经营不受此事影响。

ST 天宝(维权)董事长黄作庆及公司财务总监涉嫌虚开发票罪被拘留,公司仍然公告称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等在报告中认为:" 企业的自然人股东或高管对企业经营管理影响较大,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创始人或高管对企业更是至关重要。历史上,企业实控人出现问题轻则影响公司短期发展,重则造成公司债券违约,进而破产重组。"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实控人、董事长被刑拘,多数没影响是好事,说明公司治理规范化。抓了坏人以后清除了毒瘤,公司可以轻装上阵,公司治理更加完善。

另外,因实控人或董事长涉嫌犯罪导致的股价大跌,索赔存在一定困难。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董事长出事的案件中,只有涉及证券类犯罪的,投资者才可以发起索赔,这类犯罪罪名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三项,其他刑事类犯罪造成的股价大跌,投资者则无法索赔。

刘俊海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投资者当然有权获得赔偿,也分几种情况。一种是公司原来效益就不好,实控人被抓之后,公司业绩更差了;另一种是原来公司业绩不好,但包装出挺好的样子,实控人被抓后,业绩阴暗面暴露出来。具体情况还要分析具体案例,不能一概而论。

责任编辑:张国帅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