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监管之下,校外培训机构面临巨大变局

芥末堆网 2019-12-06

今年以来,全国不少教育培训机构都不同程度陷入危机,曾经风光一时的线上教育机构 " 学霸一对一 "" 理优一对一 " 宣告破产。就连行业巨头新东方 2019 财年二季度财报亦告亏损。教培机构这是怎么了?这个 21 世纪公认的朝阳产业到底遇到了什么 " 拦路虎 "?

今天,我们邀请北京市海淀教科院副院长林子尧来剖析其中的一些变化与趋势。

按照大多数咨询机构的测算,2018 年中国教育培训业的市场规模超过 1.8 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市场总规模占到了 50% 以上。

北京是全国教育培训机构最集中的地区。好未来、新东方、高思等全国知名的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以下通称 K12 培训机构)均发轫、壮大于此。

近期,我们走访了部分 K12 培训机构,和部分机构创办者、管理层作了面对面交流发现,K12 培训业正面临着行业产生 40 年来最大的变局。

监管政策明显收紧

去年 8 月 6 日,国务院办公厅历史上首次下发 " 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业界通称 " 国办 80 号文 "),文件指出:" 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 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 3 平米 "," 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 20:30" 等等。可以说,2018、2019 是国家对 K12 培训业大治理、大整顿 " 之交 ",标志着 K12 培训业 " 弱监管 " 时代终结," 超强监管 " 时代正式到来。

办学成本大幅上升

在对 K12 培训机构的教学内容、生均面积、师资准入、收费期限等作出刚性规定后,各地在执行过程中都不打折扣进行 " 拉网 " 式检查,强化整改措施。北京作为首善之区,自然要走在前列。K12 培训机构的综合办学成本明显上升,大多数机构认为直接成本上升大约 15% 以上。

同时,2019 年暑期的 " 线上教育广告大仗 " 极大地增加了营销费用,今年 5 月开始,线上教育 " 广告战 " 此起彼伏,校外培训机构的公交地铁路牌、高铁车厢广告比比皆是。保守估计,K12 机构在今年北京暑期生源争夺战中投入的真金白银不低于 30 亿元。除极少数机构号称已经 " 营利 " 外,绝对多数 K12 机构的线上教育还处于 " 赔本赚吆喝 " 的阶段。

招生难度加大

去年以来,北京几乎所有 K12 培训机构都感到比往年难招生。走访中,有关人士认为,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家长对 " 减负 " 引起重视,降低了 " 报班 " 冲动;" 人均不低于 3 平米 "" 不晚于 20:30" 等刚性规定的落实,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招生顾虑;线下班的学费持续上涨,最关键的是,今年暑期的 " 线上教育大仗 ",近乎白送的线上课,更是吸引了众多家长。

营收或盈利增幅下滑

在走访中,我们普遍感受到各家 K12 培训机构对营收下降或盈利下滑的压力。好未来 2020 财年二季度(对应 2019 年 6 月 1 日— 2019 年 8 月 31 日)净收入 9.366 亿美元,归母净利润为 -1,440 万美元,去年同期为 7700 万美元。

同样,新东方 2019 年财年第一季度(2018 年 6 月 1 日— 2018 年 8 月 31 日)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导致新东方股价在财报公布后大跌 15%。2019 财年的第二季度(2018 年 9 月 1 日— 2018 年 11 月 31 日)财报显示,新东方营收同比增长仅 7.8%,为五年来的最低水平,经营亏损为 2860 万美元。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新东方教育已经从传统意义上的成人语言培训机构,转型为以 K12 培训为主的机构。近四个季度,它的 K12 培训收入已经占到了它全部营收的 64% 以上。除此以外,一家未上市知名机构表示去年减收 1 亿左右。

应变一:由提供课堂教学服务变为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

头部机构已经通过变现自身强大的研发能力、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来为全国广大中小型 K12 培训机构提供个性化和智能化教学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

这方面,高思最早推出 " 爱学习 "" 爱提分 " 和 " 爱尖子 " 等在线教学平台,年营收号称达 4 亿元。新东方推出了 VPS 进步可视教学系列产品,向全国二三线城市全力推广。好未来 2018 年也推出了 " 未来魔法校 "。

这标志着海淀头部 K12 培训机构已经全面向上游进军,由自己教孩子变成 " 教 " 机构,再由机构教孩子,即由 "2C" 转向 "2C+2B"。这是在严格的监管背景下,办学成本持续攀升趋势中,北京头部 K12 机构强大的品牌推广能力和研发能力发展的必然结果。

应变二:由线下培训向线上线下并存转变

今年 7 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文件对教师资格、授课内容、形式、时限以及收退费,均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暑期的线上教育广告和招生大战,使 2019 年名副其实地成为 " 线上教育元年 "。学而思号称,今年网校 1~5 年级春续暑的续报率超过 90%,猿辅导号称超过 80%,这标志着线上续报率第一次打平线下,线上整体参培率将达到 10%。

特别是,线上大班课已经有了看得见的营利模式," 双师制 " 使线上线下相互补台,边际效益凸显,成本不断摊薄,意味着在新东方、好未来之外诞生新巨头的巨大可能性,这也是线下头部 K12 培训机构不断加码线上的原因。同时,线上教学还处于培育阶段,还远没有到 " 打个平手 " 的盈亏平衡阶段。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主流 K12 培训机构线上线下相互融合,同时两线作战的局面仍将持续下去。

应变三:线下培训学费继续上涨

从今年秋冬季 K12 培训业的收费来看,同去年同期相比,大多数学校上涨了 10%~15%。这是告别无序竞争后的必然结果。

另一方面," 减负 " 的各项要求,线上线下学生的分流,都使 K12 机构的招生(业内通称 " 获客 ")难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这些都需要提升营收来解决,机构也就不得不提高学费来应对。K12 培训机构纷纷表示,定价的调整是营销中非常复杂的一个环节,需要慎之又慎,系统研究。我们在走访中,也发现不少机构,特别是头部机构新东方、好未来、高思等的促销和定价体系非常复杂。

应变四:非正式自办班涌现

党和国家号召给中小学生 " 减负 "," 宝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但广大老百姓接受起来总有一个过程,需要社会各界长期的共同努力。

为了应对不断上涨的学费压力,同时让自己的孩子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有些家长开始积极行动起来,自己 " 攒班 " 上课,他们有的利用家委会的平台,有的利用单位同事,有的利用先前报班结识的 " 同头 " 家长,自己找老师,自己找场地,给自己孩子上课,学费比正规 K12 培训机构低一半或三成左右。

在走访中,有机构反映未经证实的例子,有的家长 " 攒班 " 学生达到上百人,俨然一个小培训机构。这些非正式自办班来无影、去无踪,上课地点有的是单位会议室,有的是社区活动室,有的甚至就设在家里,成为政府监管的空白地带。

10 月 25 日,教育部召开全国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工作会,会议特别强调下一步如何 " 遵循教育规律、需求规律,提供更多的学习资源,努力满足学生不同需求 ",如何进一步 " 把规范治理引向深入,引导校外培训市场有序发展 ",这将成为摆在政府有关部门面前的新的重要课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现代教育报 ",分享者林子尧 ,策划张莹,编辑现教姐。原标题《关注!校外培训正面临 40 年未有之大变局》。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以上内容由"芥末堆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