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白酒业迎政策利好:业外资本争相“饮酒”,整合难题依然待解

蓝鲸财经 2019-12-06

日前,消费税征求意见稿落地。其中备受关注的白酒行业税率维持不变,此前业内担忧的征税环节也并未移至消费端,这让酒企吃了定心丸。受此影响,12 月 4 日白酒板块普遍反弹飘红。

政策利好也让白酒行业吸引了更多业外资本的目光,其中,茅台小米双雄会,为未来合作提供了更多想象力,而资本大鳄海银系旗下的上市公司 ST 岩石的更名也展露了其对于白酒的野心。

业内分析认为,目前正处于白酒企业的收购窗口期,适合长期投资,但业外资本想赚一把快钱,也很难玩转。

业外资本频频垂青,白酒抗风险力受认可

在此之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修订发布了《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 ( 2019 年本 ) 》,将 " 白酒生产线 " 从限制类中删除。这意味着,白酒将不再是国家限制类产业,白酒迎来政策红利期,放宽政策后,生产许可证不再是谈判砝码,有利于降低业外资本进入门槛,推动行业洗牌。

据了解,业外资本对于酒行业兴趣大增,从不同的维度与酒亲密接触。

11 月 29 日,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600696.SH,以下简称:ST 岩石 ) 发布公告,公司更名已经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公司名称即将变更为 " 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 "。

蓝鲸产经记者了解到,ST 岩石的实际控制人为韩啸,韩啸之父是海银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 " 海银集团 " ) 掌舵人韩宏伟。

资料显示,韩氏父子以豫商集团、海银财富、五牛基金等主体布局资本市场,还有韩宏伟妻子王沛家族成员负责的上海银领 ( 上海银领金融信息有限公司 ) ,被称为 " 海银系 "。因此,此次其掌控的公司名称变更,也被业内视为海银系涉足白酒业务的一次试水。

无独有偶,11 月 23 日,小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到访茅台,在双方的沟通中就小米有品新零售、用户培育、" 智慧茅台 " 建设等方面达成共识。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公开表示,与小米之间的合作方向可有两个方向 , 即市场数据掌握和管理思想借鉴。

此外,近日宿迁市政府与复星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实地考察的行程中还包含了江苏乾隆江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这也引起了业内揣测,复星继 2017 年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后,或有意再度出手酒业。

除此之外,11 月 10 日,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一行也来到江苏今世缘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参观考察。

山东温河王酒业集团总经理肖竹青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从过去 20 年的宏观经济来看,白酒属于保值增值版块,其抗风险能力被资本认可,特别是伴随着茅台的领涨效应,酱香热逐步凸显,因此不少看好业外资本白酒版块的长线发展,着力持有进行战略投资,这也是不少资本进驻白酒行业的根本原因。

窗口期利于业外资本入驻

事实上,业外资本入驻酒业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是折戟率确实居高不下,其中被经常提及的例子便是维维股份 ( 600300.SH ) ,但一开始,维维股份的 " 酒途 " 是获益非浅的。2006 年,维维股份以 8000 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 38.27% 的股权,成为了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此后增资持股增至 40.59%。三年后,维维股份以 3.98 亿元的价格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宿迁市国丰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仅该次转让,维维股份获得了 2.1 亿元的净收益。

尝到甜头后,维维股份先后以 3.48 亿元和 3.57 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枝江酒 51% 股权和贵州醇酒业 51% 股份。

遗憾的是,维维股份接手后,两家酒企的业绩都进入了下行通道,据数据显示,贵州醇自 2012 年便一直亏损,七年间累计亏损 3.16 亿元。2018 年,维维股份将所持贵州醇酒业的股权作价 2.75 亿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从上市公司剥离。

业内普遍将维维股份 " 饮酒 " 的不良反应归咎为盲目跨界多元化领域。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以维维股份的资本优势和平台优势,理应能够更好地助推酒企发展。但事实情况正相反,主要原因是维维股份当时对酒企收购动机是基于对白酒企业高位投资行为,仅将其做为一个短平快的融资项目,并没有进行过多的资源倾斜和扶植。

值得注意的是,在白酒行业中 " 水土不服 " 的不止维维股份一家,此前联想旗下丰联酒业入手了山东孔府家酒业在内的多家区域酒企,一度资不抵债,最终由老白干酒接盘。一度以 5 亿元入股红楼梦酒业的平安信托,也在合作不久后悄然退场 ; 当年以 7.8 亿元价格收购贵州怀酒的海航集团,也在今年出售了旗下股权。

肖竹青表示,业外资本进入白酒行业为数不少,然而大多折戟触礁,其中不乏拥有雄厚资本的名企。而白酒的行业特点非常明显,要求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因时制宜,快速做出市场反应,且白酒做为传统产品,需要漫长的培育期和品牌沉淀期,业外资本入驻至少需要亏损五年以上,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进行布局。有钱就能盘活酒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赚快钱很难走下去。

据中国酒业协会 1-5 月的统计数据显示,纳入国家统计局范畴的年收入在 2000 万元及以上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从 2018 年底的 1445 家净减少到了 2019 年 5 月的 1175 家,净减少了 270 家。即马太效应在这个行业的演变正在加速,市场正在越发向头部企业集中。

此外,从 1 季报来看,19 家上市白酒企业的收入增速从 2018 年 Q1 的 30% 放缓到 19 年 Q1 的 22%,增长放缓明显。综合来看,分化和降速成为白酒行业发展的主旋律。

蔡学飞认为,消费税不加税利好行业,但目前白酒行业普遍产能过剩,处于两极分化的低谷期,未来将加速转型和去泡沫化。不少中小酒企生存环境恶化,急需资本的力量整合发展,的确是业外资本的收购窗口期。但是其中具有收购价值的仅限于有产区优势或原酒生产优势的企业,其中主要是风口香型酱香和浓香。 ( 蓝鲸产经 朱欣悦 zhuxinyue@lanjinger.com )

以上内容由"蓝鲸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