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半夜鸡叫》作者高玉宝去世,享年 92 岁,曾在辽沈、平津等战役中立大功 6 次

上观新闻 2019-12-05

著有长篇自传体小说《高玉宝》的 " 战士作家 " 高玉宝,2019 年 12 月 5 日 16 时 12 分在大连逝世,享年 92 岁。微博认证用户 " 高天晨 " 表示," 握着爷爷的手,陪爷爷走完了最后的旅程。老人意识清醒的时候,曾经大哭,称自己看不到台湾解放了……心脏停止的时候,父亲抱着他,唱‘我是一个兵’。"

高玉宝 1927 年出生,15 岁做劳工,17 岁学木匠,1947 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辽沈、平津等战役中立大功 6 次。高玉宝仅上过一个月的学,却先后写出总计 200 多万字的作品,除了自传体长篇小说《高玉宝》,还有长篇小说《春艳》《我是一个兵》《高玉宝续集》,并发表 100 多篇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高玉宝》中的《半夜鸡叫》《我要读书》等章节编入中小学课本,家喻户晓,《半夜鸡叫》还曾被拍成木偶电影。

南京作家毕飞宇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及《半夜鸡叫》。当时他在题为 " 文学的拐杖 " 的演讲中表示," 想说说周扒皮的顾忌,这个顾忌是有价值的。作者一不小心流露出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就叫‘世态人情’。"

《半夜鸡叫》写于上世纪 50 年代,写一个叫周扒皮的地主压迫长工。照理说,长工应该是在天亮之后,也就是鸡叫之后才起床去干活的,可周扒皮很狡猾,每天天不亮就去学鸡叫,引得村子里的公鸡都叫唤起来,长工们只得起床,下地干活。后来,农民终于知道了这个阴谋,他们把周扒皮抓住,暴打了一顿。

在毕飞宇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对这个作品心存疑问。" 我觉得这个故事不够革命,故事里所描写的地主还不够坏:周扒皮为什么要去学鸡叫呢?多此一举嘛,他完全可以手拿着长棍或皮鞭,天不亮就把长工们的房门踹开,然后,对着农民的屁股每人就是一鞭,大声说:‘起床!干活去!’周扒皮可以这么干,他偏偏没有。地主要剥削长工,这是一定的。但有一点不能忽略,无论是地主还是长工,中国的农民就是中国的农民,脸面上的事终究是一个大问题,很难跳出这样一种人际认知的框架,那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里头有日常的规则、生活的逻辑,或者说文化的形态。这个文化形态是标准东方式的,那就是打人不打脸,这也是乡村的礼仪。于是,好玩的事情出现了,周扒皮和公鸡产生了关系,公鸡又和长工产生了关系——不是我在逼迫你们,而是公鸡在逼迫你们。在这里,公鸡不再是公鸡,它有了附加的意义,变成了一个丧尽天良的地主所表现出来的顾忌。" 毕飞宇认为,就因为这么一点世态人情,使得周扒皮这个人物有了特点," 和南霸天与胡汉三这些反面人物比起来,周扒皮更像一个坏人,进一步说,他有点像一个‘人’了。鸡叫构成了《半夜鸡叫》的戏剧性,折射出周扒皮人性里的复杂一面。"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