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两只老虎》:更像宠物店的猫咪,在笼子里打盹

上观新闻 2019-12-05

对于葛优来说,戴着发套出演成功人士 " 张成功 ",应该算是演艺生涯里的一次出离。人有思维定式,葛优在我心目中始终是脸上笑得贼贼的、骨子里暖暖的那个 " 葛大爷 "。就像《我和我的祖国》里穿红鞋子的张北京,油嘴滑舌,颇具阿 Q 油腻精神。可是,撇开这些,真是善良可爱得紧。他演这样的角色手到擒来,历年的贺岁片差不多走的都是这个路数。即使是《让子弹飞》里准备上任鹅城却被中途劫道的县长,最终也是可爱多过可恨。

看一部电影,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对日常生活的出离。灯光黑下来,我们希望可以在电影院里痛快淋漓地欢笑、哭泣,或体验惊惧恐怖。那一两个小时,应该是被压缩蒸馏过的,质地细密而坚硬。

遗憾的是,《两只老虎》没有做到这一点。

" 两只老虎 " 更像宠物店里的猫咪,有不小的体量,请来大咖,兴师动众地宣传。但就算是猫咪,它也没有矫捷身手,只是在笼子里打盹。

电影节奏拖沓。张成功被绑后,在废弃泳池里与余凯旋的对话冗长低效,只是给我多点时间研究葛大爷的发套及确定两人的智商悬殊。领跑贺岁档,《两只老虎》打的是喜剧招牌,但是,开头不大让人笑得出来,中间亦如是。

余凯旋为了虚空里的两百万东奔西走,一路上有不少展现河山壮美的画面,还有他与张成功温情脉脉缓缓靠近的片段,在我看来,并无实际功效,倒像小学生写作文时凑字数的行径。不像《绿皮书》里,关系紧张的黑白二位主人公,彼此了解与接纳的过程丝缕分明、水到渠成。

其次,演员的表演让人跳戏。葛优亦有过突破性演出,像《霸王别姬》里的袁四爷、《罗曼蒂克消亡史》里的陆先生,甚至《秦颂》里的高渐离、《夜宴》里的厉帝,都能信手拈来角色的阴鸷、跋扈、乖张。而张成功让我觉得不可信,或许,是葛大爷骨子里洗不脱的平民气质使然?

乔杉饰演智商让人着急的绑匪,形象气质上是吻合的,但生硬地跟诗扯上干系,让我觉得奇突。倒不如《无名之辈》里抢劫手机模型、渴望出名的两个劫匪更可信。

闫妮饰演小卖部女主人彩霞,从货架上婷婷袅袅缓步而下的背影分外婀娜,但我不能理解为何一个山间村妇这般妖娆,对几十年不归的张成功又为何如此深情。彩霞其实很像佟湘玉,她需要同福客栈而不是小卖部来滋润养成。

再次,情节不可信,多处挑战观众的常识底线。余凯旋与赵薇饰演的周原在酒吧里玩真心话大冒险,且不论乔杉的醉相真不真实,之间横插与酒客争执的情节纯属多余。契诃夫说:" 如果你在第一幕说有把来福枪挂在墙上,那么在第二或第三幕时它绝对必定要开火。如果它不会被发射,那么它就不该被挂在那里。" 故事里的每个情节,都应该是推动下一个情节的海浪,而不是一个生硬的摆设。

张成功带余凯旋打史剑的桥段,我认为几乎不可成立。一个半老男人带一个傻乎乎的胖子直接上手掌掴,史剑的一众朋友竟然闪得一个不剩,五大三粗的史剑竟然可以被扇打得老老实实(其间我一直担心他跳起来胖揍张、余二人,这才是人之常情)。进了局子后,史剑竟然还会念着普希金去忏悔不堪青春,你信吗?反正我不信。我信潘斌龙是《无名之辈》里痴爱女朋友的大头,但我不信,他会是这样的史剑。

范伟饰演的盲人按摩师,不用听声音、不用看人脸,只用双手搓揉拧压,就能辨认出多年未见的战友——简直近乎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人呀!

尾声处,张成功如何把厚厚一摞钱放进公共浴室橱柜、余凯旋又如何退回,这些都是我操心不解的细节。

影片结尾的寒冬风雪中,余凯旋的小蓝车里搁进一个八音盒,缓缓响起《两只老虎》的旋律,张成功在后座 " 打劫 " 余凯旋,这本是催泪炮弹,但是,我不感动。我在想,这是又一次证明余凯旋的智商吗?连车都不锁!

真正赢得口碑的电影,主题应该分明清晰。或反映现实,或映衬理想。可以像《我不是药神》和《少年的你》一样叩问生活,也大可以架空,构建出《一出好戏》中的绝世小岛、《美人鱼》中的海洋世界。我们在大银幕上或惨烈或温情的现实里回顾自己的困境、共鸣自己的情感,也在架空世界里体验跳脱的快感。但是,即使是约等于现实生活的喜剧电影,也不能横加进不符合常识的情节。

导演李非参与过电影《邪不压正》的编剧,这部电影颇烧脑,但是打着标签,始终是姜氏的节奏与气息,不妥协、不献媚,凌厉迅捷,荷尔蒙喷射。对这样的电影,我会尊重。而《两只老虎》有点儿曲意逢迎,它想和观众讨论的东西太多。又想胳肢观众发笑,又想煽忽观众落泪。

余凯旋在悬崖边上读信时,我是有一些感动的。知道这次被绑架,也是张成功濒死前的一次出离,藉此找到 " 活 " 的理由。并且略略理解他在感情上的种种失败,都是童年阴影惹的祸。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张成功依然用高明手段耍弄笨贼,他要做的三件事却真是对人生的反省。不成功的爱情、辜负过的友情、不敢回望的亲情,都经由余凯旋一一解锁。

亲情那条线我勉强接受,而爱情与友情的推进并没有打动我。我原本准备像山洞里的周原那样,在二次表演时声泪俱下。奈何,与我配戏的香港男演员念的还是 " 初狗 " 呀。周原两次对余凯旋转述的话,都是要煽动观众落泪的,可惜,第二次说的内容竟然跟余凯旋纸条上编造的话一字不落,就把我心中的那一恸给抹杀了。

当然,影片也非一无是处。至少,已过耳顺之年的葛大爷依然在尝试挑战自己。

这不是一次理想的观影体验,但我知道,这才是生活常态。那些精彩的、搅得人心生疼或是拼命烧脑的好电影,才是不多的可以出离庸常的瞬间。希望,有更多的猫,可以从笼子里走出来,长成真正的老虎。

栏目主编:黄玮 本文作者:程果儿 文字编辑:黄玮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IC PHOTO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