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李源祥其人

雪球 2019-11-26

执掌平安人寿 16 载,从当初的 " 藉藉无名 " 到如今寿险保费规模稳居行业第二,这一路走来,都有李源祥的身影。在 2018 年任职联席 CEO,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却在 2019 年爆出离职 5000 万年薪转战友邦,这或许是其在完成平安使命之后的另一个归宿。

11 月 22 日,中国平安发布公告称,李源祥因为个人工作安排原因将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及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务。李源祥将继续工作至 2020 年 1 月 31 日。中国平安将聘任陆敏先生接替其出任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分管公司保险业务及个人综合金融业务。

李源祥表示," 在平安的 16 年职业生涯,是我个人职业生涯中最重要、最宝贵的经历,也是我最值得骄傲的职业历程。16 年来,从寿险公司董事长助理、总经理、董事长到集团公司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及联席首席执行官,每一步的成长,都得益于平安优越的体制、专业的管理机制和开放、包容的文化和富有进取精神的团队。"

与此同时,友邦保险发布公告称,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黄经辉将于 2020 年 5 月 31 日起退任,李源祥将于 2020 年 6 月 1 日起接任。

公告还批露了李源祥 2020 年的薪酬,将包括 846.6 万港元的年度基本薪金、198 万美元的短期奖励目标及 396 万美元的长期奖励目标,年度目标总薪酬为 702.53 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 5000 万)。而李源祥还将获得因离开平安而失效的长期奖励金及延期付款补偿。该补偿的总价值为 2815 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 2 亿)。

在关注李源祥高薪加盟友邦的同时,大部分人更关心的是此次离职的背后,毕竟保险业务在平安集团扮演的是 " 前锋 " 角色。李源祥的离任是否会造成平安保险业务震荡?

平安十六年

李源祥进驻平安,无疑缘起马明哲对 " 海外空降兵 " 的偏爱。

1995 年开始,平安推动了海外人才引进工作,利用 " 外脑 " 增加保险公司专业化水准。2004 年," 亚洲保险之父 " 的梁家驹受邀担任平安保险业务首席执行官,李源祥作为梁家驹的爱将也一并受邀。

海外派有着海外派的 " 个性 "。作为 " 外脑 " 的李源祥有着非凡的 " 远见 " 思维,这是一种职业习惯,也是一种文化熏陶。

2004 年,刚刚走马上任的李源祥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银保渠道开始变得非常 " 不友善 "。负利率的大环境下,银保产品共质,银行自身倾向于挤压保险渠道产品销售,导致保险公司银保渠道利润率下降。李源祥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还痛斥国内银行 " 过于注重短期利益 "。

银保渠道曾经是平安的王牌,后者包揽了邮储银行在内的 8 个银行渠道,13000 个网点遍布全国。可彼时的平安不得不选择壮士断腕,一边收缩外行渠道,以新收购的平安银行作为银保业务发力点,一边则寻找对抗银行渠道的关建产品。

而李源祥为平安寿险规模奠定基础的一款产品,是如今犹如监管眼中钉的 " 万能险 ",单月结算,收益根据基准利率浮动,叠加负利率大背景下的加息周期迫近,这种新型产品得到了国内许多渠道和个人客户的追捧。

李源祥大力发展的万能险彻底为平安人寿打开了空间。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到来,投连险账户价值波动剧烈,新产品发行受到严重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李源祥再生一计,以万能险作为附加险绑定投连险主险的方式向外销售,一方面平滑了投连险账户,一方面扩大的险种销售规模。

如今看来,万能险,附加险这些当时颇为新潮,而今又成为监管眼中钉的 " 玩法 ",都有李源祥的身影。

更难能可贵的是,李源祥虽出生金融监管,精算师,却不拘泥当技术派,还颇懂中国国情。2008 年,平安人寿成功完成了 "5 · 12 汶川地震 " 理赔第一单,李源祥则在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就赶到了汶川协助抗震救灾。

2008 年奥运会,李源祥以国外专家的身份担任奥运火炬手。这个即便连马明哲也未曾拥有的殊荣,宣告着李源祥在平安内部的声誉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巅峰。

而真正意义上让李源祥名震江湖的,是他在 2010 年提出的 " 健康人海 " 战术。

2010 年 11 月,银监会下发所谓 "90 号文 ",要求银行保险推销人员必须持有保险代销资格的银行工作人员,且银行网点不得与超过三家保险公司签订代销。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源祥携 " 健康人海 " 战术横空出世。

在他看来,一个成熟国家的保险营销人员应该达到一个国家总人口的 5 ‰到 1%,而中国的亲邻关系,决定了在中国保险行销团队更加适合中国的保险土壤。为此,李源祥曾经自述其当上过 " 空中飞人 ",一年飞行七十万公里,目的仅仅是为了调研平安的代理人团队。

李源祥在一刻,平安的代理人团队进化就一直在改革。

2015 年,李源祥领导了平安人寿将沿袭十多年的区域事业部管理制调整为按一、二元市场及业务条线划分的管理架构。一元事业群包括 9 个中心城市以及 11 个经济较发达且地级市发展较好的市或省份及地区;二元事业群包括另 13 个省份及地区,以及 12 个经济欠发达省份及地区。

接着是今年的 9 月 23 日,平安人寿宣布,公司将开启全面数据化经营转型,通过实施 "2355" 改革工程计划,构建五大职能中心和五大销售区域。

谈及本次组织架构变革,李源祥指出,此次一、二元事业群拆分成五大作战区,将进一步提高执行敏捷性及执行效率,提高市场战斗力,强化公司内良性 PK,增强危机意识。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如今的李源祥在平安的又一次大变革前夜选择离开,似乎是另有隐情。

离职背后

2018 年,李源祥被平安选为联席 CEO,主管个人代理部分。但自从李源祥上任之后算起,平安寿险的代理人模式并未出现好转。

数据显示,2018 年平安寿险个人代理人 141.7 万,2019 年三季报数据显示,个人寿险销售代理人数量为 124.5 万,比 2018 年下滑 12.1%,这个下滑比率绝非科技转型能够一言辟之。

东方不亮西方亮,中国平安与阿里,腾讯合资组建的众安在线依托互联网布局已然后来者居上,其三季度实现股东净利润归正正是最好的证明。

李源祥作为平安集团 " 外脑 " 方式雇入平安体系。而由于 " 外脑 " 多为 " 专才 ",一旦公司业务大方向发生倾斜,外脑作为 " 专才 " 的作用就会开始降低。

平安集团最为同行艳羡的是其统一的 " 保险文化统治 "。而这个体系的形成,李源祥所肩负的确实是 " 主要责任 "。

十年前,李源祥负责主力支持开发内部的 "MIT" 系统。这套系统主要服务于平安集团体系的交叉销售。简单来说,对于客户来说,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可以进入 MIT 系统的销售人员,你面对的将是整个平安系的产品,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拿着 MIT 系统的平安银行柜员,那么和可能他最会向你推荐的就是平安的保险。

而这种内部关联交易的模式,正在遭到非常巨大的挑战。

近期,平安普惠助贷业务中的平安集团内部关联交易被定义为非法。种种迹象显示,监管甚至是法律层面对平安 " 内部不分家 " 的 " 全家桶 " 模式存在不可苟同的看法。平安集团针对上述法律定义曾经一度在官方渠道发布澄清不实情况的声明,但随后这则声明却 " 离奇 " 地被删除。

代理人脱落幅度,科技运用整体提前,关联交易问题被摆上台面,甚至连 " 保险姓保 " 与清退部分万能险,都与李源祥作为发展万能险元老的身份相关—— " 专才 " 作为引进人才被摆到次席,乃至于辞职,似乎也不怎么意外。

平安的十字路口

众所周知,中心城市的寿险经验能力乃平安人寿的一大强项,广东、江苏、浙江 2018 年的保费规模分别为 1027 亿、320 亿、315 亿,其中广东、浙江保费增速超 20%。但国寿的县域市场能力则无人能敌,即便在平安 " 二元战略 " 强攻下,其在县域及农村寿险市场份额、新单保费规模、代理人数量等方面仍远超平安。

今年前十个月,中国人寿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 5204 亿元,保费规模位居第一;平安寿险以 4228.79 亿元排名第二。

一边是 " 老大哥 " 国寿的觉醒,一边是中型寿险公司的迅猛崛起,纷纷发力县域城市,抢夺这块还未被完全开发的蓝海。而面对县域市场的 " 地头蛇 " 国寿,四年前制定的 " 二元战略 " 作为阻击国寿发力县域市场随着 "2355 战略 " 的改革也土崩瓦解。

事实上,中国人寿的国字号背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潮下,比起中国平安擅长利用专业代理人团队和机制似乎体现出更大的短期潜力。

而在李源祥离职之后,中国平安的保险文化,以及进退策略,似乎也并不意外地将发生转移。摆在平安人寿面前的是继续发力个人代理制挖掘城市未开发人群,还是制定一个合适的战略去 " 抢夺 " 县域城市的蓝海,如何衡量两者利弊,似乎是平安人寿当务之急。

@今日话题 $ 中国平安 ( SH601318 ) $ $ 中国平安 ( 02318 ) $ $ 友邦保险 ( 01299 ) $

/xz

以上内容由"雪球"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