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饭能吃到一起去, 日子才能过到一起来

北青网 11-23

◎音乐水果

两人要么在外面各自解决完晚餐再回家,要么在家各吃各的:一个吃西红柿打卤面,另一个吃意大利面;一个吃肉夹馍,另一个吃汉堡;一个吃可乐鸡翅配米饭,另一个吃牛排配土豆……

同事江江和她的美国男友 Jeff 准备飞到美国结婚,我参加了他们的行前宴。

江江是广东人,在广东一所国际学校工作时认识了比她大八岁的 Jeff,两人觉得北京的国际教育更发达,便一起北上。由于 Jeff 是美国人,婚礼定于暑假在他的故乡得克萨斯州举行,但为了招待江江的亲朋好友和他在国内的朋友,便举行了这次行前宴。宴会的地点在一家西餐厅,我着正装出席,分享江江的快乐,送上我的祝福。

午餐是五分熟的牛排,我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下,觉得腻了,就抿半口红酒。午餐后,我们去了江江和 Jeff 的家里,江江拿出了零食和饮料招待我们:甜甜圈、巧克力糖、可乐、奶茶……面对高热量高甜度的下午茶,我实在不敢伸手去拿。

行前宴持续到晚上,江江叫的外卖到了,我一看:意大利面和披萨!果然,还是西餐!忍着不适吃了一小块披萨后,我找个理由溜了,再这样顿顿西餐吃下去,我的胃就该提出抗议了。和我一起溜走的还有另一位同事敏敏,我俩在路边找到一家粥店,一人要了碗飘着枸杞的小米粥,喝下去后,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不少。

敏敏边用纸巾擦嘴,边笑我:"Joyce,我以为你们这些海归都热爱吃西餐呢!" 我苦笑着摇头:" 偶尔吃一顿油腻腻的西餐还可以,顿顿吃还能行?不然,我做饭的水平是怎么提高的?还不是被国外食物给逼的。"

" 哇,那看来咱俩可以约饭了,下次去撸串?" 敏敏邀请我时,眼睛都亮闪闪的。

我点头,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疑惑道:" 你平常不和你老公去撸串吗?"

敏敏叹了口气:" 我俩各吃各的,他不喜欢吃米饭面条,我也不喜欢吃他爱吃的那些。"

敏敏的老公是英国人,在我们学校担任网球教练,两人要么在外面各自解决完晚餐再回家,要么在家各吃各的:一个吃西红柿打卤面,另一个吃意大利面;一个吃肉夹馍,另一个吃汉堡;一个吃可乐鸡翅配米饭,另一个吃牛排配土豆……有的时候,敏敏会将就下,陪她老公吃西餐,但她更希望能和老公痛快地吃一顿火锅、撸一通串,然而,这些都实现不了。

没过多久,敏敏的老公离职了,他先回英国,然后又飞到了马来西亚,在一所国际学校找到了工作,还在学校附近租好了房子,就等敏敏辞职,飞过去共同生活工作。我想了想,马来西亚的食物偏甜一些,还是比较容易同时被敏敏和她老公接受的,至少,一日三餐,两人是能吃到一起去的。

其实,敏敏当初问我 " 海归是否都爱吃西餐 ",也被我男朋友问过。犹记得第一次约会时,他小心翼翼地询问:" 晚饭想吃什么?牛排还是披萨?或者其他西餐?" 我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 你前两天在朋友圈里还发了吃火锅的照片呢,既然你上周吃过火锅了,这周咱俩去撸串吧。"

于是,我们去了西五环边上的一个炸串店,店里的生意很好,没有座位,我们直接去了后院,坐在小板凳上等着老板做好炸串端过来。初夏的夜凉爽,黑漆漆的后院灯光昏黄,我能听到围墙外汽车驶过的轰隆声,还能听到狗吠,就像小时候在长着老槐树的大院子里吃晚饭一样,寻常又亲切。

没一会儿,老板把炸串端了上来,香气四溢,我俩痛快地撸着串、喝着橘子汽水,这时,一只白毛小狗循着香味跑了过来,男朋友扔给它一小块鸡皮,它吃下去后掉头就走,我挑眉:" 这就吃饱了?" 总来光顾这家炸串店的男朋友笑着解释:" 叫它的小伙伴去了!" 果然,另一只黄毛小狗被白毛小狗带了过来,我们和其他食客过瘾地吃着炸串,时不时还投喂下它们,它俩很快就吃饱了,懒洋洋地在墙根下打盹。

从那以后,他深刻理解我长了一个 " 中国胃 ",于是,日常约饭是烤肉、火锅、烤鸭、砂锅、骨汤等等;到了固定时间点,比如初秋,我们会专程开车去辽宁锦州吃螃蟹,在辽西渔人码头市场挑个头大的螃蟹买,拿到市场后方去加工,加工后直接开吃,肥美的蟹肉和浓郁的蟹黄都让我们胃口大开,吃螃蟹的速度也是风卷残云。

在感情里," 吃 " 占很大的一部分,无论是分享美食,还是在吃饭时的顺畅交流,都能为感情增温加分。我不止一次看到 Jeff 在学校里接到外卖小哥的电话,他用熟练的中文应答 " 我马上下去 ",等他再上来时手捧两杯超大号奶茶,一杯给江江,一杯给自己,他也很庆幸江江口味偏西式;即使敏敏的口味偏中式,去了马来西亚后,她和她的英国老公都能接受那里的食物,一日三餐,家常生活,甜甜蜜蜜;我的 " 中国胃 " 决定了我必须找一个热爱中国美食的男朋友,还好他自带 " 美食探测雷达 ",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想起我,我俩一边吃一边讨论这种美食是怎么做的,如果换种做法,能否做出另一种更好吃的味道……

果真,饭能吃到一起去,日子才能过到一起来啊!

以上内容由"北青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