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全新好内斗乱象:资本玩家唐小宏魅影再次闪现

大摩财经 2019-11-21

关注大摩财经,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几任实控人利益交错

撰文 | 海星

出品 | 大摩财经(ID:damoland)

上市公司全新好(000007.SZ)正陷入一场股东内斗,多个资本玩家卷入:神秘二股东博恒投资步步紧逼谋夺实控权,曾入主过步森股份的资本玩家唐小宏退出全新好后再次介入,美年健康(002044.SZ)前实控人陆尔穗亦牵涉其中。

11 月 19 日,全新好公告称收到股东博恒投资的函件,称其对控股股东汉富控股及其实控人韩学渊进行合法身份确认程序过程中,走访汉富控股办公地时,发现该公司已人去楼空;博恒投资还称有证据证明汉富控股前期股权交易尾款 1.59 亿元实为对上市公司的占用资金。

与此同时,全新好公告称,董事会于 11 月 18 日审议退出佳杉并购基金事项时,董事韩学渊并未出席会议,上市公司仅收到未经有效授权的邮箱发出的电子授权书(目前未收到原件),因股东质疑邮箱真实性,上市公司要求韩学渊提交授权书原件并备案有效邮箱。但截至目前,未收到进一步回复。

但上述公告遭到汉富控股全盘否认。汉富控股公开声明称,公司并未 " 人去楼空 ",原办公地址因租约到期已搬迁至其他办公区;实控人韩学渊也并未 " 失联 ",当前正在全力推进公司海外上市及资产处置相关工作;同时旗下 P2P 业务并未暴雷,今年上半年已完成兑付 17 亿,目前在持牌机构协助下宣告退出。

是否 " 失联 " 的实控人

现年 45 岁的韩学渊为汉富控股董事长、诺远资产创始人,曾被胡润评为 2016 年中国最佳私募股权投资人 TOP50。

汉富控股旗下拥有从事股权投资的汉富资本、P2P 平台小诺理财、赢石家族办公室、财富管理平台 SFA 超级理财师以及远东资信评估公司等。韩学渊最知名的还是投资了 30 多家独角兽企业,包括雷蛇(1337.HK)、360 金融(QFIN)、蔚来汽车(NIO)以及优客工场、人人车、唱吧及蚂蚁金服等。

值得关注的是,汉富控股声称正在筹备海外上市,今年 4 月份,诺元资产宣称,韩学渊已出任一家纳斯达克主板上市公司董事会董事,之后汉富控股旗下部分资产将借此实现上市。

然而,去年年末,市场就流传韩学渊 " 失联 "、其合作伙伴李延武被抓等消息,主要原因是诺远资产的理财产品出现兑付危机。另外,汉富控股旗下 P2P 平台小诺理财的产品逾期率也居高不下,截至今年 8 月,小诺理财的逾期金额 14 亿,目前该公司未有新投标的,现有项目均在回款中,项目逾期率 32%。

韩学渊于 2018 年 6 月入主上市公司全新好,但随着汉富控股旗下互金平台频传暴雷,韩学渊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也岌岌可危。

股东内斗

全新好 2017 年公告显示,全新好昔日实控人练卫飞因股权质押与东海证券产生纠纷,其持有 10.82% 股权被司法拍卖,2017 年 9 月,博恒投资以 4.3864 亿元竞得全新好 10.82% 股权。

深圳博恒投资注册成立于 2016 年 8 月,2017 年 11 月通过司法拍卖取得 10.82% 股权,成为全新好第二大股东。

博恒投资的控股股东为德毅投资,实际控制人为王玩虹。成立于 2016 年的德毅投资是家壳公司,王玩虹还是汕头升平建筑院深圳分公司负责人和深圳联华工程检测公司法人代表,显得颇为神秘。

全新好 2019 年三季报显示,截至 9 月底,汉富控股持有上市公司 21.65% 的股权为控股股东,韩学渊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博恒投资持股 10.82% 为第二大股东。

但全新好控制权之争从今年 6 月起就已悄悄开始。上市公司公告显示,自然人林昌珍、陈军、刘红、李强、陆尔东于 6 月至 10 月期间入股全新好;10 月 10 日至 14 日期间,博恒投资与全新好原实控人陈卓婷及上述五名自然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合计持有上市公司 22.08% 股权,超过汉富控股成为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随之存在变更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十大股东之一南通伟易服饰(持股 1.08%)背后是美年健康前实控人陆尔穗,后者与博恒投资的一致行动人陆尔东是兄弟关系,博恒投资一致行动人李强也是南通伟易服饰的股东之一。

博恒投资发起挑战后,11 月初起,全新好董事长、两名独立董事、一名监事陆续辞职,其中董事长黄立海为汉富资本的合伙人。上述董事辞任后,全新好董事会只剩下了两名董事、两名独立董事,其中两名董事分别为 2016 年 1 月起任职的吴日松、2019 年 6 月任职的韩学渊。

需要注意的是,吴日松为全新好原实控人暨目前的博恒投资一致行动人陈卓婷的配偶。

博恒投资在 11 月 9 日发起临时股东会议,提出罢免董事韩学渊及提名新董事的议案。11 月 11 日,博恒投资又质疑汉富控股及实际控制人韩学渊相关行为真实性,对汉富控股股东身份的合法性及韩学渊向监管部门和上市公司所提供的所有签字盖章文件的真实性提出质疑。鉴于此,全新好于 11 月 14 日启动了对汉富控股及实际控制人真实性及其所提供文件真实性及合法性确认程序。

韩学渊也迅速发起反击。11 月 12 日,汉富控股提出在股东大会中罢免另一名董事吴日松。11 月 16 日,汉富控股又声称已和深圳融美科技达成一致行动关系,并将在一年内增持全新好不少于 5% 股份。但奇特的是,融美科技是一家刚注册于 2019 年 1 月的新公司,且没有披露到底持有全新好多少股份。更乱的是,一致行动协议是韩学渊个人委托崔杰办理,但授权委托书却遭到上市公司质疑:不清楚是否原件、韩学渊签名有异、未加盖汉富控股工行,受托人崔杰也无法确认合法有效身份。

如此混乱的文件,全新好自然不予认同。

全新好往事

全新好前身是 1992 年上市的达声股份,最早控股股东为国资背景的深圳赛格集团,但从 2003 年起,实际控制人就多次变更,公司更名高达八次,目前核心资产主要为深圳华强北商区的物业,近年的年收入不过 4000 万元左右,市值不过 36 亿元。

2004 年,李成碧作为名义股东的广州博融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但实际上李成碧女婿练卫飞才是实际控制人,并在此后浮出水面控制上市公司长达 10 年。然后,练卫飞操盘期间,乱象丛生,负债累累,导致 2015 年底被证监会处于 10 年市场禁入。

2015 年底,练卫飞以借款三亿元的名义,将所持股权表决权委托给前海全新好金融公司,后者的主要股东为吴日松、陈卓婷夫妇;2016 年底,广州博融的持股通过司法拍卖被北京泓钧资产获得,后者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所持股权表决权也委托给了吴日松、陈卓婷夫妇。

2017 年 9 月,练卫飞的持股面临司法拍卖,为加强上市公司控制权,北京泓钧资管拉来盟友上海乐铮网络科技,后者与吴日松夫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实控人变更为吴日松夫妇与许春铮。

值得一提的是,前海全新好金融公司的股东除了吴日松和陈卓婷夫妇外,还包括持股 37% 的唐小宏。唐小宏也是泓钧资产的实际控制人。市场普遍认为,唐小宏才是全新好的真正幕后操盘者。

唐小宏出身海航,是资本市场壳股玩家,曾与亲朋旧友入主过步森股份,之后将步森股份卖给另一玩家徐茂栋套现。他还曾利用汇垠系通道,联合上海乐铮网络科技隐秘控制汇源通信(000586.SZ)。

唐小宏对全新好的布局始于 2015 年。当时,他先通过关联公司圆融通达入股全新好成为第三大股东。2016 年 10 月,唐小宏旗下泓钧资产通过司法拍卖取得广州博荣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将表决权委托至吴日松夫妇。此后,唐小宏因利用与全新好的关联交易向旗下公司输送利益被监管处罚。2018 年 6 月,唐小宏退出全新好,泓钧资产及关联公司圆融通达分别将所持股份全部转让给汉富控股,韩学渊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博恒投资也与全新好前实际控制人的纠纷有关。

据全新好公告,2007 年,时任上市公司的实控人练卫飞对旗下广州汽车博览中心子公司广州发展汽车城公司项目进行转型建设改造,练卫飞曾委托汕头汇晟投资进行带资工程,当时练卫飞与上市公司当时控股股东博融投资为工程结算提供了担保。2010 年,广州汽车博览中心却将汽车城股权及债权债务全部转让给新股东,后因相关结算问题引发债务纠纷,汕头汇晟遂对练卫飞等人提起诉讼,涉及金额近 10 亿。

2016 年,练卫飞的博融投资与东吴证券签订证券回购借款协议,借款到期时因汕头汇晟对回购帐户申请诉讼保全,导致回购协议无法履行,东吴证券对广州博融提起诉讼,并对博融投资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进行了轮候司法查封。

2016 年 10 月,练卫飞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唐小宏的北京鸿钧资管司法拍卖竞得;2017 年练卫飞剩余股权再次被司法拍卖时,面对已无还款筹码的练卫飞,汕头汇晟关联人博恒投资随即以 4.3864 亿拍下练卫飞剩余股权股权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汕头汇晟由孙少鹏、陈燕丽分别持 56%、44%,法人代表为徐明,徐明同时还是深圳东城中鸿纳米纤维制造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后者的控股股东为东城绿色投资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为黄国铭。

黄国铭在全新好内斗时,被博恒投资提名为新任董事候选人。此外,博恒投资实控人王玩虹负责的汕头升平建筑院的控股股东为深圳榮晟实业公司,该公司股东是与黄国铭姓名相似的黄国瑞和黄灿雄。

值得一提的是,博恒投资当时以 4 亿多拍得全新好股权后,市值并未获得增值。不仅如此,上市公司还因练卫飞带来的相关诉讼纠纷陷入亏损,使博恒投资作为股东几乎未有分红。

数据显示,练卫飞入主期间,上市公司收入从 2004 年的 1.36 亿逐年下滑至 2015 年的 9896 万。

唐小宏入主上市公司后,曾三次发起收购 " 打工皇帝 " 唐骏的港澳资讯,但该收购事项充满波折,从最初收购 100% 的股权,到仅收购 6.8%,2017 年又改为收购 50.55% 的股权,今年 1 月,因宏观经济变化,该交易最终夭折。

唐小宏入主期间,上市公司经营也未见起色,近三年年营收不足 5000 万,2018 年还因 1.5 亿的诉讼赔偿亏损近两亿。

上述诉讼赔偿源自练卫飞。据全新好公告,练卫飞在其任实控人期间,违规利用上市公司名义担保,分别向吴海萌、谢楚安借款,后因练卫飞未能及时清偿相关债务,导致吴海萌、谢楚安分别提起涉及上市公司的四起诉讼。练卫飞现虽已被市场禁入,但至今仍在影响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

END

编务日常 | 加微信:13240241983

商务合作 | 加微信:damobd

联系主编 | 加微信:damomichael

大摩财经正在招聘主编 / 财经编辑 / 商务运营,坐标北京

简历投递邮箱:damofinance@163.com

以上内容由"大摩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大摩财经

大摩财经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