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再融资规则修订效应显现:上市公司“上新、撤旧、换产品”

松绑力度超出市场预期的再融资政策征求意见稿已经公布超过 10 天时间了,新政对市场的影响开始显现。

本周陆续有上市公司撤回在新政征求意见稿发布前的旧方案,方案回炉重造也成了一些公司的选择。但另一方面也有更多的公司抓紧时间公布定增方案,市场情绪明显好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撤回方案的公司中并不只有定增的方案,还有撤回可转债发行方案的情形。

事实上,在 2017 年再融资政策调整时,监管层选择放宽和支持可转债作为收紧非公开发行后的补充融资工具,近两年可转债发行规模也有明显的提升,成为了重要的再融资品种,如今非公开发行松绑,市场也在研究是否会对可转债的发行造成影响。

再融资新政的推出也被认为是再融资市场结构重构的拐点,未来再融资市场规模触底反弹的趋势已经被市场确认。

市场应对新政

实际上新政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布后的一周市场并没有出现直接撤回原先材料的公司,但本周开始陆续有企业做出选择。

11 月 18 日晚,远大智能(002689.SZ)发布公告表示将终止公司 2019 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材料。

对于撤回材料的缘由,远大智能表示,本次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的原因,是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趋势变化和公司战略规划调整,经公司综合内外部各种因素的考虑和审慎分析,并与保荐机构等多方反复沟通,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后续公司将根据资本市场及公司经营进展等情况采取适当融资方式。

除了远大智能外,记者还了解到很多公司也正在和投行沟通条款修改的事宜以及是否需要撤回材料重新设计。

" 实际上现在已经发了方案的公司是受益于新政变化的,但也有一些公司在之前环境下为了能够发出去做了很多让步牺牲,如今看政策松绑市场预期向好,就想要修改方案。" 沪上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透露。

不过,有公司在撤回材料,也有公司抓紧发布新方案。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在新政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至今,已经有 5 家公司公布了最新的定增融资方案。

正如前述投行人士所言,再融资规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布后也明确了将会设置新老划断。

具体而言,修改后的再融资规则发布施行时,再融资申请已经取得核准批复的,适用修改之前的相关规则;尚未取得核准批复的,适用修改之后的新规则,上市公司履行相应的决策程序并更新申请文件后继续推进,其中已通过发审会审核的,不需重新提交发审会审议。

" 对于尚未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的适用修改后的新规则,对于目前已经发布再融资预案但是尚未获得证监会批文的公司相对受益。" 开源证券中小盘股分析师任浪对记者表示。

而根据开源证券统计,目前 A 股已经发布再融资方案的公司合计有 369 家,其中 290 家尚未获得证监会的批准,涉及的融资规模超过 4910 亿元。这些公司相比新增的方案时间会更快。

值得注意的是,新政的影响并不仅限于上市公司在非公开发行层面的影响,可转债作为时下上市公司另一重要的再融资工具也受到了新政波及。

再融资产品结构拐点

在一些上市公司撤回非公开发行方案的同时,也有部分上市公司撤回了可转债发行的方案。

中嘉博创(000889.SZ)11 月 19 日晚间发布公告,鉴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政策发生变化,对比多种融资方案后,公司决定终止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并撤回申请文件。另外,就在 11 月 20 日晚间,红太阳(000525.SZ)也表示将终止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事项。

对于终止可转债的发行,上述两家公司均表示结合目前的环境和融资政策的变化,对比多种融资方案后决定终止可转债的发行。

而红太阳则在终止可转债发行的同时一同公布了新的定增方案,显然这家公司受到新政变化的影响转换了再融资工具。

这样的局面在再融资新政修订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初就有市场观点提及,显然如今再融资政策经历了一个轮回。2017 年再融资政策修订,非公开发行被抑制,而可转债被鼓励,如今 2019 年末再融资政策再修订,非公开发行松绑,可转债产品在这种局面势必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也就是说在 2020 年再融资产品结构变化或再次迎来拐点。

截至 2019 年 11 月 20 日,2019 年度 A 股非公开发行规模为 5645 亿元,而可转债规模为 2227 亿元,对于这两类再融资工具来说分别触及到了各自近期的历史低点和历史高点。

2016 年以来非公开发行融资规模持续下滑,至今年非公开发行规模跌入冰点,2018 年全年非公开发行的规模为 7523 亿元,如今 2019 年时间剩余不足一个半月的时间,2019 年想要超过 2018 年的规模几乎不太可能。

另一方面,2016 年以来可转债发行规模逐年上涨,2019 年上半年已经超过了 2018 年全年 1071 亿的融资规模,如今也是可转债产品开始发行以来的历史高峰。

从再融资整体规模的占比来看,可转债在快速追赶非公开发行,逐渐形成非公开发行和可转债两类主要产品的局面。

如今再融资新政征求意见稿出炉,对 2020 年再融资结构的影响究竟会有多大?

对此,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资深保代认为可转债已经逐渐被市场接受,同时这一次政策调整中也并未有收紧可转债的政策倾向,他表示:"2020 年可转债规模或能维持在今年的水平线上,但非公开发行的回暖势必会分流很多可转债的企业,但总体来说再融资市场规模会整体回暖,非公开发行会触底反弹。"

任浪表示,政策大松绑解决核心问题,公开发行市场将加速回暖。定增市场的核心问题在于严监管之后定增市场需求的大幅下滑。本次政策大松绑解决了核心的定增市场对于资金吸引力的问题,高折价率叠加缩短的锁定期将吸引资金的快速流入。在解决了定增市场核心的需求问题之后,后续定增市场将加速回暖。同时放宽再融资的发行要求,叠加市场对定增市场认可后上市公司发行定增项目的积极性也将提升,未来定增市场供需两端都将迎来快速回升,有望重塑往日的荣光。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