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凯迪生态内幕:内部经理人抽取“财务顾问费” 20 亿!

ZAKER湖北 11-20

据中国经营报消息:11 月 12 日,陈义龙通过 " 凯迪青年圈 " 向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凯迪生态 ",000939.SZ)全体员工发出公开信,在系统思考与反省凯迪生态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源外,还首度披露了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在陈义龙发出公开信的前 8 天,其刚刚卸下了包括凯迪生态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但仍担任凯迪生态第一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阳光凯迪集团 ")董事长。此前,根据中国证监会对凯迪生态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的调查结论,陈义龙被处以 90 万元的罚款,并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措施。

从 2018 年 8 月 8 日重返凯迪生态担任董事长,到 2019 年 11 月 4 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陈义龙在 " 拯救凯迪 " 的路上仅狂奔了 453 天。作为公司灵魂人物,陈义龙的 " 远去 " 也让凯迪生态本不平顺的 " 重生之路 " 再添坎坷。

11 月 16 日,陈义龙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其分析,在爆发债务危机后,有一股势力想 " 趁火打劫 ",把凯迪生态搞走。他们的目的实际上非常清楚,现在看来 " 打劫 " 难成,就要把企业拖到濒临退市了。

" 清洗出局 "

11 月 11 日晚间,已辞去凯迪生态董事长职务的陈义龙顾不上吃晚饭,字斟句酌地修改着想对公司全体员工说的心里话。晚上 9 点过后,陈义龙在最终定稿的文本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封《致凯迪生态全体员工的一封公开信》于第二天被刊登在了广大凯迪青年相互学习、交流和分享的平台 " 凯迪青年圈 " 上。这封公开信也再度把正深陷债务危机、身处退市边缘的凯迪生态推上了风口浪尖。

" 这是我以凯迪生态前任董事长兼总裁的身份写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 陈义龙在信中写道,凯迪生态正面临司法重整的关键窗口期,鉴于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 [ 2019 ] 144 号)》(以下简称 "《事先告知书》")的下达,从拯救公司、维护社会稳定这一大局出发,其已无法继续担任凯迪生态董事长、董事及总裁职务。

据了解,11 月 4 日,陈义龙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董事、公司董事会下设委员会委员以及总裁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陈义龙表示,其于 10 月 31 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事先告知书》。鉴于《事先告知书》拟对其采取的措施及有关内容,如其继续担任凯迪生态董事长,可能会导致广大股民、债权人对凯迪生态的重整丧失信心,进一步影响凯迪生态在资本市场的形象。出于对公司、对股民、对债权人负责任的态度,陈义龙最终选择了 " 全身而退 "。

2018 年 5 月 7 日,凯迪生态因 6.9 亿元到期中期票据兑付违约引发了债务危机,连锁反应公司在高歌迈向世界五百强的前进大道上遭遇 " 滑铁卢 "。在《公开信》中,陈义龙除思考与反省、自责与内疚外,还深刻反思了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源。

位于武汉江夏经济开发区的凯迪生态总部办公楼大部分楼层已人去楼空,办公桌积满了灰尘。本报记者张家振 / 摄影

" 公司债务危机之根源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遇到国家降杠杆的宏观调控大环境,全社会融资通道收窄、融资难、融资贵。其二,更重要的是内部原因,公司内部管理严重失控,优秀健康的企业文化遭到严重破坏,出现内部人控制并绑架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的各种行为。" 陈义龙表示。

在陈义龙看来,2015、2016、2017 年这 3 年间,他们(指凯迪生态原社会职业经理人团队部分人员)在公司融资工作中抽取所谓 " 财务顾问费 " 约 20 亿元,公司为此付出代价约 80 亿元,公司融资增量资金近 200 亿元,仅 30% 左右是用于生产、建设、经营,70% 在空转,徒增损耗。换言之,这期间的大规模融资主要不是基于业务的需要,更不是为了事业的发展,而是成了某些人获得不法利益的幌子与通道。

" 更深层原因是公司决策失误。" 陈义龙在《公开信》中反思称,"2013 年,为了将集团公司在非粮生物质燃油领域重大技术创新成果更好地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我需要把主要精力投放到国际市场开拓方面。基于对上市公司规范治理以及对其他主要股东及其推荐董事、职业经理人的信任,我毅然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将公司交出,由社会职业经理人团队管理。却没想到,这一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初衷最终害了凯迪,牵连了所有凯迪人,我确实难辞其咎。"

争议难休

除反思自身错误外,陈义龙还在《公开信》中大揭内幕,披露了众多在拯救凯迪生态过程中的外部阻力,并声称公司部分内部人配合外部势力,图谋以零对价掠夺公司,将公司 " 敲骨吸髓 "。

陈义龙表示,2018 年 8 月 8 日,其重回凯迪生态任董事长兼总裁,并提出了 " 瘦身自救 " 的三大重组方案,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阻碍。" 觊觎公司的势力不断破坏、阻挠,并通过不良媒体编造、传播虚假信息,多方联动,炒作所谓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问题,风口浪尖,山雨欲来。" 陈义龙表示,三个半月时间,监管部门下达了九份监管函及行政措施决定等,主要围绕所谓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

" 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 " 及金额一直是争议的焦点所在。记者获得的一份中国证监会湖北监管局(以下简称 " 湖北证监局 ")于 2018 年 5 月 23 日向凯迪生态下发的监管函(鄂证监公司字【2018】29 号)显示,对于凯迪生态与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资金往来问题,湖北证监局初步核查结果显示,截至 2017 年底,凯迪生态应收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各类款项 49.2 亿元,其中其他应收款 22.59 亿元、其他非流动资产 13.07 亿元、应收账款 11.54 亿元、金融资产 2 亿元。

此后,关于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 " 借道关联交易套取资金超 400 亿 "" 关联方占资突破百亿 " 等信息经相关媒体报道引发广泛关注。湖北证监局下发多份关注函要求阳光凯迪集团说明相关事项。

对于这一数据,陈义龙并不认同。" 凯迪生态 2017 年年报直到 2018 年 6 月底才公告,凯迪生态应收阳光凯迪集团的 49.2 亿元从何而来?" 陈义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2018 年 8 月 30 日,湖北证监局下发《事先告知书》(鄂证监公司字【2018】71 号),对阳光凯迪集团资金占用金额的认定从 49.2 亿元变成了 10.54 亿元。

陈义龙在《公开信》中表示,快一年过去了,备受指责和关注的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悬而未了。指控的金额从最初骇人听闻的 400 亿元到后来的 49.2 亿元,再到 35 亿元,直至最后的 10.54 亿元,金额在不断变小,但负面影响在不断加深,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就像一道魔咒,让我们各方化解危机的积极力量难以施展,阻碍着公司重整的进程。

根据中国证监会调查结论,凯迪生态存在涉嫌信息披露违法的诸多事实,包括未如实披露陈义龙为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未按规定披露多笔凯迪生态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间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关联交易等信息,以及重大债务违约情况。其中两笔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涉资 8.82 亿元。

为了还原事实真相," 公司通过聘请外部审计机构、武汉国际仲裁中心等专业权威部门,穿透核查公司资金流水、仲裁等方式对关联方资金是否占用问题进行了核查,结果均认定不构成占用情形 "。陈义龙告诉记者,事实上,大股东还为上市公司提供了巨额担保,目前余额仍有 180 亿元,是公司最大的担保债权人,并因此被上市公司一起拖入债务泥潭。

艰难保壳

同样备受关注的还有凯迪生态司法重整进程和能否在年底前实现保壳目标。

相关资料显示,今年 5 月 31 日,凯迪生态正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重整申请书》以及各项材料。但司法重整工作进展并不顺利,凯迪生态目前仍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同意立案受理的通知决定。

据了解,目前重整立案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证券监管部门尚未作出支持重整的肯定意见,而是要求以解决关联方资金占用并进行追责程序作为前置条件。按照证券监管部门行政程序规定,任何涉嫌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处理均需上市公司、关联方与证券交易所、证券监管部门通过行政听证、复议甚至诉讼后方能作出最终生效认定。

" 考虑到凯迪生态面临的巨大退市风险,实现 2019 年度盈利目标及重整工作推进时限要求异常紧迫,如果重整工作仍不能尽快受理,上述目标几乎难以实现。" 陈义龙表示,鉴于凯迪生态核心主业资产属于优良资产,非核心业务也属于优质的资源性资产,公司虽然负债过高,资源错配,但它是有巨大重整价值的国家产业支持的实体经济企业。

监管部门提出凯迪生态司法重整的前置条件是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陈义龙在公开信中表示,为了推动司法重整工作,武汉市政府于今年 7 月聘请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就监管部门认定的关于大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做专项核查,历时两个月的核查结论显示,在大股东侧与上市公司侧的全部应收应付往来款进行合规抵扣或抵消后,基本不存在大股东及关联方的资金占用问题。

据了解,凯迪生态作为国内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目前拥有达到投产条件的生物质电厂 47 家,已投运生物质机组的总装机容量 1392MW,农林废弃物生物质发电装机规模位列国内第一。

但核心问题在于爆发债务危机以后,公司丧失了资金周转的前提。自去年发生债务危机以来,很多账户被查封,在账户不解封的情况下很难持续经营,另一方面,债务危机发生后,公司流动资金出现问题,很难有稳定的现金流做支撑。

图为凯迪生态崇阳电厂运行中的生物质发电机组。本报记者张家振 / 摄影

在这种情况下,凯迪生态并未放弃全面恢复生产经营的重生希望,在电厂、燃料客户、开户银行、国家电网和地方政府等多方共同努力下,达成了五方协议,对相关资金进行封闭运营。根据凯迪生态提供的最新数据,截至 11 月 18 日,凯迪生态共有蛟河(双机)、阳新、永新、南陵、松滋、祁阳、天水、洪雅、崇阳、北流、德安、万载、谷城、丰都、京山、汪清等 16 家电厂的 17 台机组已恢复生产。

以崇阳电厂为例,最终于今年 5 月 28 日晚上点火启动,第二天并网发电,但由于原料不足、员工短缺,产能还没有完全恢复,目前发电负荷能维持在设计产能的 70% 至 80% 左右。

此外,凯迪生态相关负责人表示:" 阳新电厂预计今年全年完成 2.2 亿千瓦时以上的发电目标没有问题。"

不过,留给凯迪生态实现盈利 " 保壳 " 目标的时日已经不多了。11 月 6 日,75 岁高龄的孙守恩新当选为凯迪生态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对于孙守恩来说,如何在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带领凯迪生态尽快完成司法重整工作,妥善解决债务危机,并最终实现上市公司 " 保壳 " 目标,也是不小的挑战。

以上内容由"ZAKER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