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独家 | 网传西尔万反对声明属实,但“中国首展”同样合法

上观新闻 11-19

近日,某自媒体账号曝出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 · 西尔万的声明,表示对正在上海北外滩建投书局展出的 " 记忆 2019 ——西尔万原作展 " 的作品选择和呈现方式表示遗憾。上海左右美术馆馆长、此次展览策展人张洁华 11 月 19 日接受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采访时表示,网传 " 西尔万声明 " 属实,但此次展览在法律层面合法,希望能推动事态往好的方向发展。

展览权属于藏家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因被中国画家叶永青抄袭,而在 2019 年上半年走入中国大众的视野。如今策划了西尔万首次中国个展的左右美术馆馆长张洁华,同样是因为那次风波才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2019 年 5 月初,她在比利时雄狮画廊初次偶遇西尔万,当时他还处在被抄袭的震怒中,在交谈中,她试图向他解释 " 网红 " 这个词,这是风波中中国大众对他的普遍认识。" 所以我邀请他来中国办展,希望大家透过展览一窥西尔万的艺术成就。"

张洁华透露,雄狮画廊主乔斯有意帮西尔万在中国办大型回顾展,这位西尔万 20 多年的艺术资助者拥有他各个阶段的作品,但这样规模的展览需要高昂的经费,这也是此次展览局限于 16 幅作品的原因之一。

在声明中,西尔万表示,尽管看过展览方案,但 " 当时我们没有同意 "。在没有艺术家本人授权的情况下,为何展览还能得以呈现?张洁华表示,由于理念分歧,展览筹备阶段的确未能获得西尔万本人 " 授权 ",但在 10 月 3 日收到来自西尔万团队的邮件是对此次展览表示感激和支持的。而且,《著作权法》规定," 美术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 ",因此收藏了这批作品的左右美术馆及其藏家委员会享有展览权。" 如果西尔万本人要展览这 16 幅作品的原件,也需要取得我们的许可。"

艺术品著作权和展览权的分离,使得相关展览容易出现争议。" 这是艺术品进入市场后所必须面对的问题,为此,一些艺术家不愿意将自己最好的作品出售。国外会以成立艺术家基金会的方式来保护艺术家权利,和藏家、画廊之间沟通。" 张洁华介绍,借由此次展览,左右美术馆与雄狮画廊签订五年合作计划,包括学习建立艺术基金会、邀请优秀比利时艺术家到中国、带领优秀中国艺术家去比利时等。" 希望所有社会事件的热议能引导大家更关注艺术作品本身。"

炒作式收藏应反思

在这场因为展览被重新掀起的风波中,另一位主角叶永青尚未发声。但就在几天前,上海民生美术文献中心获得 "2019 ‘美好生活‘长三角公共文化空间创新大赛 " 的 " 公共阅读空间优秀案例 " 奖,在民生现代美术馆公众号发布的捐赠机构及个人致谢名单里,出现了叶永青的名字。

" 我们在一个月前发布了向艺术家征集画册的通知,一周后陆续收到捐赠,有一天收到两个箱子,拆开后发现居然是叶永青还有他夫人和女儿的画册。" 民生美术文献中心主任王伟佳回忆,寄件人并没署名。

11 月 19 日,记者在民生美术文献中心门口的书架上看到这批画册,约有 20 本。其中一本四川美术出版社的《当代艺术家丛书——叶永青》封面上,便是令叶永青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 " 涂鸦 " 系列。" 收到后我们也很矛盾,心里有点忐忑,担心会因此受到质疑。但讨论后决定放上书架,供公众取阅。这代表文献中心的态度,并不是要在此次事件中支持谁,而是要对当代艺术史做最完整、客观的呈现。" 王伟佳说。

叶永青捐赠的画册

从这批画册来看," 抄袭作品 " 只是叶永青作品中画风不太和谐的一个片段,其早期、后期的作品仍然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最令人感慨的是雄狮画廊主乔斯的评价—— " 我在网上看到过叶永青的早期作品,色彩浓郁很有特点。我相信,他如果一直坚持之前的原创,也能成为优秀的艺术家。"

上世纪 80 年代初,乔斯在某个展览上首次看到西尔万的作品,那时候他正从写实绘画向街头涂鸦风格变化。" 我被他强烈的个人艺术风格所吸引,一直收藏他的作品,1990 年代初我从他前经纪人手里接过西尔万的独家代理合约,一直持续到今年 3 月。" 他介绍,西尔万在 1980 年代就以独特艺术风格享誉比利时当代艺术圈,很多欧洲知名美术馆都收藏过他的作品。抄袭风波也在比利时当代艺术圈引起关注,这件事助推了西尔万作品价格在比利时的上升。" 即便没有抄袭一事,我相信西尔万作品也有机会走入中国,只是抄袭让这件事提前发生了。"

" 我们坚决抵制抄袭。受害者不仅仅是西尔万,众多几十年坚持原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受害者。" 张洁华认为,在这一事件中,更应该反思的是抛开艺术本身,以炒作、牟利为目的的收藏态度。" 我们希望事态能往良性方向发展,最终得到圆满解决。"

张洁华坦言,此前曾想过邀请叶永青 " 非抄袭作品 " 和西尔万作品共同展出,但最终未能如愿。叶永青画册的到来,也使得他的作品得以和西尔万作品以某种形式在上海交汇对话。关于这场重新揭开的艺术公案,该反思的地方还有很多,但最好的方式是交给时间,交给大众。

对话:为流量炒丑闻比抄袭更恶劣

上观新闻:举办个展是否必须得到艺术家本人授权?画廊或藏家能否利用所藏作品举办展览?

张洁华:我国《著作权法》第 18 条规定 : " 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是美术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 "。左右美术馆及其藏家委员会拥有此次展览作品的原作所有权和展览权。也就是说,如果西尔万本人要展览这 16 幅作品的原件,也需要取得我们的许可。

上观新闻:此前央美 " 基弗在中国 " 展览也曾被基弗质疑,成为 " 不被艺术家本人承认的展览 ",和这次西尔万声明反对是否有相似性?你们打算如何回应和解决西尔万的质疑?

张洁华:我不太清楚 " 基弗在中国 " 展览的主办方和策展人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无法就此评论。对西尔万反对这次展览的声明,作为策展人的雄狮画廊主乔斯和我感到震惊。首先,展览在 8 月底正式通知了西尔万本人,我也在 10 月 3 日 15:32 收到西尔万团队 Julie.de.bleecker 的邮件,对作为藏家的我们举办西尔万原作中国展表示感激和支持。

展览举办得很成功,相关新闻报道上了微博热搜,超过 66 万中国艺术爱好者得知这次首展,我们也陆续接到了全国各地的观展问询和邀展。

策展人、前西尔万独家代理人雄狮画廊主乔斯对艺术家本人和他的作品非常熟悉,在策展专业性上无可质疑。雄狮画廊作为资深藏家,左右美术馆和其藏家委员会作为新晋藏家,不理解艺术家的行为,但也不打算回应,我们更关注的是我们收藏的艺术作品本身。

上观新闻:有一种说法是,从 " 叶永青被曝抄袭西尔万 " 开始,风波背后似乎就有人炒作推动?

张洁华:我对抄袭一事最初的了解也是透过社交媒体。策展过程中,乔斯先生向我们介绍,是一位中国女士因为对中国艺术家抄袭行为的愤慨,收集了相关资料并告知艺术家和其基金会。作为西尔万艺术基金会成员之一的乔斯先生本人相信,这位中国女士的做法是 " 维护正义 "。我本人不支持没有事实依据的阴谋论。

我不认可中国艺术家的抄袭行为。社交媒体曝光丑闻没有可指摘之处,但如果是为了流量热炒丑闻,不客观地质疑所有当代艺术家的原创力,这种炒作行为某种程度上比抄袭更恶劣。

这次丑闻事件中,受害者不仅是西尔万,众多数十年坚持原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受害者。

上观新闻:左右美术馆是否尝试与叶永青及西尔万方面取得联系?关于此次展览,还有哪些希望向公众说明的部分?

张洁华:我昨天刚将展览的部分相关报道通过邮件发送给西尔万,和叶永青方面没有任何联系。

抄袭风波和我们的展览没有任何关系。这次展览是左右美术馆和雄狮画廊战略合作的开始,雄狮画廊会把更多优秀的比利时艺术家带入中国,我们也会把优秀的中国艺术家介绍给比利时艺术界及大众,西尔万是雄狮画廊输出的第一位比利时艺术家而已。

艺术是真实和纯粹的。我先生是比利时人,我对比利时也有好感。我在比利时的家,离雄狮画廊开车 20 分钟,在一次和西尔万先生的偶遇后,因缘巧合促成了这次展览。

希望社会事件的热议能引导大家更多地关注艺术作品本身。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钟菡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受访者提供

题图为张洁华、乔斯在左右美术馆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雄狮上观新闻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