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没人逃得过真香定律,这次终于轮到了 95 后

每一代人都从 " 我不要 " 走到了 " 真香 "。如今,终于轮到了这届 95 后。

中国著名哲学家王境泽的 " 真香定律 ",终于在这届 95 后身上生效了。

年初集五福没能分到几块钱,你发誓再拉人就是小狗;到了年末你自掏腰包找人盖楼,又是玩得不亦乐乎。嗯,真香。

几个月前父母让你砍一刀时,你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劝他们便宜没好货,而现在面对刚上架拼多多就降价 100 元的 Aripods Pro,你第一个剁手。嗯,真香。

一直以来你觉得闲人才刷直播,结果今年不但李佳琦抢劫了你的钱包,快手 " 农民的儿子 " 辛有志,也让你欲罢不能。嗯,真香。

钱包不知不觉就被这个男人掏空了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这种人类的自我打脸行为,被称为 " 真香定律 "。作为人类三大本质之一," 真香 " 远比 " 复读机 " 和 " 鸽王 " 的涵义更复杂。

每代人都有自己的真香时刻。" 真香 " 定律,是以今日行为否定昨日说辞。表面上看,这是用戏谑掩饰尴尬,但更深层次上,这是每一代人傲慢与偏见的解药:先否认自己所不理解的事物,在经过了生活磨砺人情冷暖后,逐渐认清世界的真相。

01

时间倒回到 1995 年。距离那位老人说 " 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已经过去了 11 年。

但是,在 60 和 70 后的父母眼里,网吧和电脑仍然是洪水猛兽。

1998 年,《世界计算机周刊》发表了一篇文章,记者卧底了一圈发现北京有近 200 家网吧," 有些孩子不光旷课、逃学甚至偷家里钱来上网。网吧使用的游戏软件大多为走私、盗版光盘,很难保证没有涉及战争、凶杀、色情、反动内容。"

在父母们看来,孩子们往电脑前一坐,那就是注定要学坏的。电脑上不是红警传奇,就是 4399 网页小游戏,爸妈们回到家用手一摸机箱还有余温,转身操起扫帚就要 " 玉不琢不成器 "。

1989 年,丁磊听从父母建议,避开了 " 有辐射 " 的计算机专业,转而学习通信技术。可毕业后他在电信局干了两年就想辞职说要搞互联网,领导怒不可遏:" 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大学生辞职的,你是国家培养的大学生,你怎么能够辞职?

同年,英语教师马云在美国收到第一封电子邮件。回国后他跟 23 位朋友讲了两个小时的英特耐特,可大家的反应是:" 你开酒吧,开饭店,办个夜校,都行。就是干这个不行。" 只有一个人说," 你可以试试看 "。

多数人眼中,互联网依然是 " 一项提供给笨蛋、科学家和打字员的娱乐 "。当时看来,电脑的唯一作用是存档,而网络则又贵又没用。少数看好互联网的 60 后、70 后,会被视作疯子和异类。

而二十年后,曾经 " 在洪水猛兽中成长 " 的年轻人,都西装革履坐进了北上广的办公室。

而当年揪着他们耳朵把他们从网吧里拽出来的父母们,此刻正端着保温杯端坐在家里的电脑前,兴奋地数着背包里的 " 屠龙宝刀 "。

前几天,有媒体发现,某网页游戏的网站,如今依然日流水千万。花钱供养满屏幕 " 屠龙宝刀 " 和网页版 " 绝地精英 " 的人,正是 60 后父母们。

当年奉劝儿子别碰游戏以至于不知道扼杀了多少张小龙的中年人,背地里已经是传奇游戏的大 R,日充两万块,满背包都是屠龙宝刀。

爸妈的网瘾可能比你还大。

而比他们更老一些的长辈们,早年还见不得孩子们出入录像厅天天看电视,觉得盯着花里胡哨的屏幕 " 有伤风化 "。

而现在,他们早就加入了抖音快手的 " 乐退族 ",每天和一群老奶奶 cosplay 樱桃小丸子,号召大家双击比心。

第 44 次 CNNIC 中国互联网报告显示,中国目前有 8.54 亿网民,年龄大于 40 岁的网民约占 31%。而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 年约 47% 的人口在 40 岁以上。

粗略来看,每 5 位中老年人中,有 3 位已经触网,这已经和中国整体互联网普及率持平了。

现实可以验证数据。可能爸妈的朋友圈都发得比你勤,今天鸡汤养生广场舞,明天 " 不转不是中国人 "。隔三差五还要给发个链接,让你帮他领红包一块拼单。

就连机关单位喝茶看报的老干部,也懂得一个手机挂学习强国,一个手机刷抖音快手了。

曾经视网络为洪水猛兽的 60 后和 70 后们,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实力演绎了一场大型真香现场。

02

每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 " 真香 " 时刻,80 后也难逃定律。

在电商平台争抢着卖苹果手机之前,全球最受欢迎的科技单品是:磁带随身听。

截至 20 世纪末,全球总共卖出了 3 亿台索尼 Walkman。没人想到播放器可以这么小,读带可以这么快,关键是音质还无损。年轻人骑车听 Walkman,即便被警察罚站举小红旗,也舍不得取下磁带。

中文的随身听名称就是由 "Walkman" 转变而来的。

而刚刚出现的 MP3 播放器,由于技术不到位、价格不美丽,就是个能出声的辣鸡。

因此,当 2001 年苹果发布第一代 iPod 时,全世界的 80 后们都不 care,因为 iPod 的音质不如 Walkman。虽然 iTunes 可以同步 CD 音乐到 iPod 中,但所有操作只能在 Mac 电脑中进行。

什么?Mac 电脑也太难用了,根本比不上蓝天白云的 XP。

此外,iTunes 允许用户按单曲付费,在西方看来,破坏了 " 要买就买专辑,要么你就下载盗版 " 的默契。

iTunes 不但破坏了唱片公司既有的商业模式,还遭到 Napster 追随者的抨击," 苹果已经背离了自由与共享精神 "。后者提供 P2P 音乐共享服务,可以让用户免费获取音乐。

但科技进步的速度,让打脸的速度越来越快。六年后,iPod 已经占领了 72% 的 MP3 播放器市场。

事实证明,绝大多数人不需要太好的音质,他们需要的只是乔帮主说的," 在口袋里装 1000 首音乐 "。而 80 后不是不愿为音乐花钱,而是讨厌一刀切的月租和专辑付费。

曾经说 iPod 无聊、毫无创新的 80 后和 70 后们,压根不会想到,后来有一天自己要卖肾换回苹果手机才能在社交场上如鱼得水,而今天正在成为浴霸的 iPhone,在我们老一代嬉皮士看来,只是有了通话功能的 iPod 而已。

对新事物和新产品的不信任感,几乎扎根于人性深处。1999 年开始,电子商务网站已经开始逐渐崭露头角,但要说在网上动动手就能买东西,就连最酷炫的 80 后也不太信。

1999 年,中国电商网站的先行者 8848 为了让年轻人相信 " 我们不是骗子 ",特地在北京组织了一场 " 互联网生存实验 "。

在 72 小时时间里,12 名挑战者要在只有网线和电脑的房间里,想办法利用网购让自己活下来。

为了让这场网络购物看起来更 " 真实 ",当一名选手在网上下单购买巧克力时,8848 的员工选择跑到了隔壁超市去现场采购送货,好让关注实验的年轻人亲眼看到," 互联网是能买到真的巧克力的 "。

哪怕是十年后,当马云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 80 后们对淘宝的质疑是," 你连电脑对面坐的是人还是狗都不知道,卖家给你寄来的是行货还是残次品?你怎么放心把钱交出去?"

为了让 80 后们知道网络购物也很靠谱,早期淘宝搞出了一个规定,新员工入职三个月内,必须在淘宝网上完成 20 笔订单。

直到 2009 年,电子商务交易额才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 2%。淘宝商城首届双 11 成交额只有 5200 万,大概是今年的五千分之一。

即便到了 2013 年,还有媒体把 " 体验网购 " 当成是 " 人咬狗 " 一样的罕见选题,有媒体的标题是《记者体验网购家居,首次发货板断了再次发货板裂了》。

今天,如果还有人再一脸惊讶问你,这东西你怎么能在网上买?你要么会抱以同情的目光,这哥们要么是第三世界国家来的,要么,可能会兴奋地拿出拼多多," 来来来,赶紧下载一个拼多多帮我助助力 "。

03

" 每天都有 11 亿用户,教张小龙怎么做产品 ",这句话现在听起来是调侃,但对于八年前的微信来说,可就是实打实的一星差评了。

第一个版本的微信上线,在应用商店里的批评是:不能和飞信一样发短信,就是个简化版 QQ。

可这恰好是微信刻意为之。不能发短信,是因为微信要改变通讯方式,而不是借运营商的旧瓶装酒。必须二维码登录,这不是微信想刁难谁,而是它想和 PC 互联网说再见。

以前 90 后嘲笑微信 " 太老年 ",但工作后他们才意识到,Less is More。

2012 年微信公众平台推出不到半个月,就有媒体组了个十几人的专家局,论述 " 微信营销能否干过微博营销 "。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大家言之凿凿:微信没有实时性、互动性,炒作过头了。甚至有人断言:微博营销是一年 500 亿的市场,微信营销只有 20 亿。

曾经的微信公众平台,传统媒体瞧不上,新媒体不在乎。

可现在,第一批做号的 90 后已经发财了。深夜发媸徐老师,从报社实习生到入选福布斯 under30,只花了四年;给人在微博上画头像的同道大叔,28 岁卖掉公司套现近 2 亿;甚至有个 00 后少女木汁,高中开始写公众号,现在月入 10 万。

曾经的小网红已成为近千万大 V。/@深夜徐老师

90 后还经历了颜值革命。2008 年美图秀秀问世,人们把它当作一个简版 Photoshop,后来美颜相机 App 上线,爱美的小姑娘开始玩自拍了。

很多人不屑一顾:修图修得妈不认,照骗。有学者认为,这引发了 " 大众审美偏差、图片真实性质疑、线下社交恐慌等社会现象 ",应予以治理。

" 亚洲第一邪术 "PS 和整容一样,都是红黑体质。黑得越多,红得越快。

2013 美图手机诞生,分析师评头论足:没性能没服务只能修图,辣鸡。可后来几年,几乎每个手机都要强调一下,用我们手机自拍,脸白。

美颜功能,曾被认为是骗术,如今却是底层技术。不止是蓝绿大厂,所有手机厂商都在研究 AI 修图。现在的年轻人宁愿素颜出门,也不愿意发未经 PS 的照片到朋友圈。

从一开始大家羞于美颜,到现在小哥哥都要举起自拍杆比心,这是属于 90 后的真香现场。

90 后果粉也继承了 80 后的真香精神。2017 年 AirPods 问世,有人称它像 " 扯断了线的 Earpods",从耳朵里延伸出来的长杆,让佩戴的人看起来 " 又蠢又笨 "。有人表示可以去地铁站捡耳机了,科技媒体也半嘲讽地写起了《AirPods 防丢失指南》。

可现在,曾经嚷嚷着要上大法或 Bose 的 90 后,每天都会在早高峰的地铁上,幽幽掏出吹风机造型 AirPods,一整天也不愿意摘。

不是为了装 ×,只是忘了摘。/imgflip

04

互联网的列车越开越快。过去,一个产品从出现到真香还有个十年的窗口期,如今,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作为移动互联网原住民的 95 后,尤其如此。

标榜个性的 95 后,一度对所谓的土味和下沉应用是拒绝的。

2016 年,x 博士的《残酷底层物语 : 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刷屏,各路人马围攻,城里人觉得快手 low,年轻人觉得快手都是广场舞。" 为什么快手惹人嫌?" 这个问题,长期霸占知乎热门榜。

人人都在骂快手,但真正用过的没几个。直到一些鲜活的案例,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保定无用的爱迪生耿哥,脑洞怎么这么大?结婚花 5000 万请明星站台的辛巴,到底是什么来头?卡车司机宝哥一吆喝,怎么就一上午卖完了 16 吨洋葱?

今年双 11,最新的真香轮到了拼多多。95 后眼中它带有几重原罪:

首先你会想起被家人 " 砍一刀 " 支配的恐惧,会想当然认为这是七大姑八大姨的专利;其次网上时不时有一波假货、山寨的段子,会让你觉得太掉价了;最后,动不动就是送水果送现金,会让你觉得自己好像占了小便宜,向生活低了头……

骂着骂着,人们发现拼多多有种魔力。LV、海蓝之谜这些奢侈品在 Costco 面前没了底裤,苹果、戴森等商品,在拼多多面前同样低下了头,朋友圈里不断刷新的双 11 底价不断刺激着你的神经,95 后正犹豫要不要卑微一下,一转身,又有同事在拼多多上到账了 100 块红包。

不买就是亏啊。/《我的事说来话长》

万万没想到,让大家真正放开自我的反而是那些聊天软件的限制。原本,大家还觉得动不动转发个链接有点儿像发小广告,可是限制转发直接跳转的链接之后,反而引来了拼多多的新文化运动。

我点!我点还不行吗!

大家瞬间有了充分的外部理由发广告:我只是看看文案写了啥,这个好玩你不来康康吗?说得大气凛然,我觉得好玩,当然了,如果好玩还能领红包还能最低价买一个 Airpods,那就只能笑纳了。

如果说以前拼多多在 95 后的转化,只是家族群里的被迫行为,现在百亿补贴 + 三码合一 + 朋友推荐,已经是标准的真香教科书。

数据显示,拼多多 25 岁以下用户占比 44%。以前你没感觉,是因为大家在悄悄用,当 " 真香 " 成为新标签,代表一种尝鲜的勇气,你会发现原来人人都是拼多多的用户。

从并夕夕,到拼多多,再到拼爹爹,95 后已经把 " 真香 " 演成了一部多主题的系列连续剧。

同款真香,出现在吃鸡手游上。今年 5 月,陪伴玩家两年的《刺激战场》停服,取而代之是风格大变的《和平精英》。游戏定位从逃生手游变成军事体验手游。

血量变成信号值、毒圈变成信号区。你爆对方头,对方不会流血,还会友好地向你挥手说一句你好再见。

这种为了过审而做出的改动,立刻引发了网友疯狂吐槽:" 设计者是个鬼才 "" 从此再无刺激战场 "" 王者峡谷即将接收大量刺激难民 " ……

从 " 刺激 " 走向 " 和平 ",它照样 " 大杀四方 "。

然而,王境泽告诉我们没有这么简单,玩家们一边说着一边充上了钱。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和平精英》上线三天,中国玩家就氪金了 1400 万美元,目前《和平精英》已经是 iOS 平台最吸金的竞技类游戏。

在一波波真香中,真香定律的也成为了 95 后的生活新法则。敢于 diss,也敢于承认被打脸,这成了大家的生活姿态。

其实,真香并不可笑,面对新生事物,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质疑,但时代的进步,都会反映在 " 真香定律 " 实现的速度上。

从 60 后要花数十年才能完成真香,今天的 95 后只花一两年就能走完 " 否认到真香 " 的全过程,这背后,是我们尝试新事物、拥抱新变化的速度在变快。

人人都是王境泽,如果有人觉得覆水难收,抱着 " 只要我不试,就不会出错 " 念头,一条路走到黑。自以为保住了面子,其实已经落后于时代。

没人愿意成为时代的弃儿,这才是真香文化盛行的根本原因。

参考资料

《沸腾十五年》,中信出版社,林军,2009(7)

《我看电商》,电子工业出版社,黄若,2013(6)

《变了味的网络咖啡(屋)》,世界计算机周刊,实华,1998(8)

《永远的 WALKMAN》,现代家电,廉洁,1999(12)

《苹果的音乐梦》,互联网周刊,黄燕,2003(4)

《美图类 APP 的使用对用户自我认知的影响》,许倩婷,暨南大学,2016

# 专栏作家 #

吴怼怼,微信公众号:吴怼怼(esnql520),前澎湃新闻记者,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2017 年度作者,新榜 2018 年度商业观察者,资深媒体人,专注互联网内容、品牌与公关领域个性解读。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以上内容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