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扶贫日记:7 岁的徐金添今天第一次见到外公

2019 年 9 月 26 日 星期四 晴

上午 8 点,我按与贫困户徐水文和徐丽雄约定的时间到了村委会门口,看到上幼儿园大班的徐金添没有去上学,一直跟着爸爸徐水文,徐水文撵他:" 走走走,上学去,别跟住我,我是去办事的,不是去逛街 ……" 徐金添一直哭着,拉着衣角,不说话,但也不离开,因为他知道爸爸确实不是去逛街而是去办事的,但他知道跟着去会见到一个人,那个自己出生至今未曾见过的——外公。

徐水文一直在撵,徐金添索性抱住爸爸的腿,任爸爸怎么说,就是不走。徐水文很无奈,他知道这次是去怀集县凤岗镇办理老婆残疾待遇和低保的事,一百多公里,路途遥远。看到徐水文恳求的眼神,再看看徐金添,我确实被难住了。今天可真不是去逛街的,先要去怀集县诗洞镇帮徐丽雄办理他老婆残疾待遇和低保,再去凤岗镇办理徐水文老婆残疾待遇和低保,来回 300 多公里,就算不停地走都要近 7 个小时,路上小孩子会不会闹?安全能否保障?办事还不知道顺不顺利,忙着办事还要看管好小孩,会不会走丢?心里真有压力。

张定洪(扶贫队员)可能意识到我的担忧和难处,就说:" 让他去吧,梁书记,叫他们看紧一点,我注意开车就是了 "。听到这,未等我出声,徐金添马上松开抱紧爸爸腿的手,拉开车门,爬上了车。" 那走吧!" 看到这,我真是真是哭笑不得。

小车行驶在崎岖山路上,7 岁的徐金添坐在爸爸和徐丽雄伯伯中间,一直探头看着窗外,徐水文看着说:" 是不是想认认路,以后自己知道怎样去外公家?" 徐金添点了点头。

由于徐水文的老婆和徐丽雄的老婆户籍在怀集县,两人均患有智力残疾办理不了户口迁移,根据现有的规定,残疾鉴定必须到户籍所在地或到市一级办理,办理待遇必须到户籍所在地办理。所以我们扶贫工作队于今年 8 月已送陈少薇(徐水文老婆,户籍怀集县凤岗镇)和梁浪石(徐丽雄老婆,户籍怀集县诗洞镇)到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作残疾鉴定,经鉴定两人都是二级智力残疾,9 月中旬到怀集县行政服务中心办理了残疾证,现在再次前往怀集县各自户籍所在地,帮她们办理残疾待遇和低保。

( 在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评残 )

9:30

" 同志,你好!我是中山市的扶贫干部梁仲平,我们差不多 10 分钟后到达你们那里,麻烦先帮忙挂个号 ……"

为了节省时间,我在车上提前给诗洞镇负责办理残疾待遇的同志打电话。

9:48

车子到达诗洞镇行政服务中心。

" 你好,我们是 ……"

" 你好!表单已经准备好了,麻烦你把相关人员身份证、户口簿、残疾证给我,我帮你复印、填表 ",诗洞镇工作人员知道我们要跑两个镇,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支持配合。

" 阿洪,你带他们去农商银行开账户,这里由我来跟 ",由于时间太紧,我马上吩咐同事分头行动。

(在诗洞镇办理徐丽雄老婆梁浪石的残疾待遇)

10:35

" 阿洪,银行账户办好没有?是否顺利?"

" 徐丽雄老婆梁浪石的办好了,徐水文老婆陈少薇的身份证过期了,银行账户办理不了,银行建议我们马上办理个临时身份证 "

" 好的,马上回来,完成梁浪石的先。"

10:45

在诗洞镇工作人员支持配合下,梁浪石的残疾待遇申请办理完成,低保回高良申请,每月可以增加 504 元补贴。

" 阿洪,马上导航去凤岗镇,看看多长时间?"

"1 小时 15 分,去到刚好下班,怎么办?"

" 你先开车,水文,你马上打电话给你岳父,叫他到派出所看看能否帮陈少薇办理临时身份证。"

" 好 ",阿洪和徐水文异口同声地说,生怕耽误一分钟。

11:20

" 水文啊,少薇的身份证办理不了,需要拍照才可以 ",徐水文岳父电话里说。

" 怎么办?陈少薇在家里,要拍照只能回去 ",定洪停下了车。

见到车子停下,徐金添眼泪马上流下来了,心里外公的模样模糊了,他多么希望见见外公,见见外婆 ……

" 开吧!过去再说,看看能不能和派出所沟通一下 ",看到徐金添可怜的样子,我真的有点于心不忍,徐金添哭着笑了。

11:50

车辆到达凤岗镇行政服务中心。

" 同志你好!我们是 ……,看看陈少薇的身份证能否绿色通道办理一下?谢谢!"

" 确实没办法帮忙,身份证办理,包括临时身份证都必须通过公安拍照采集信息的,希望谅解!"。

11:55

" 走,到民政部门沟通下!"

" 金添,快叫外公!",在凤岗镇民政办事处,徐水文岳父陈老伯已等候多时,虽然有 8 年未见,徐水文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 外公 ",徐金添有点害羞,叫得很小声,一路上想像中外公的模样出现在面前,白发苍苍,很慈祥!

" 文,你儿子?来,外公抱抱,你就是金添?来,让外公抱抱 ",陈老伯非常激动,快步上前抱起徐金添。

徐金添有点害羞,虽知道这是外公,还是用力想挣开,但外公这等了 7 年的一抱,是那么有情,那么有力,抱得徐金添痛得叫出来了,才松手,徐金添马上害羞地跑回爸爸身边,眼睛却不停地偷望着外公。

(徐金添与外公第一次相见)

" 快下班了,别耽误同志下班,先把事情办了先吧!"

" 没事,今天特事特办,迟点下班吧,你们那么有心大老远过来帮助他们,我迟点下班没问题的 ",凤岗镇民政工作人员非常热情," 陈少薇的情况,通过刚才电话沟通,我已经了解清楚了,你们把户口簿、身份证、残疾证给我,我复印一份,表格我帮你们填好,到时候让陈少薇的爸爸办好身份证和银行账户再交给我就可以了,不用你们再跑一趟,来一趟单程都要 3 个多小时吧,真的有点远的。"

12:20

一路上不停地电话沟通,提前打招呼,当地部门全力支持配合,徐丽雄的事完满办好,徐水文的却未能完成,我真有点心有不甘,但也只能这样了。

走出民政部门的部门,看到徐水文与老丈人在一边像有说不完的话,我说:" 水文,你和阿添去你老丈人家作客吧!几年没见了,好好聚聚吧!"

" 真的?不怕耽误你时间?我知道你们很忙的,真是太感谢你了,梁书记 ",徐水文跑过来握着我的手,心情非常激动,11 年了,由于路途太远,经济又比较拮据,未曾到过老丈人家,徐水文笑着,眼角已布满泪水。

他转身擦干眼泪,一只手拖着徐金添,一只手拉着老丈人走出大门准备到老丈人家探亲。我和阿洪跟着一路送出去,看着一辆破旧摩托车,再看看年近 70 的 " 司机 " 陈老伯,听说还要走 20 多公里的山路才到家,我说:" 走,车先放着吧,我们送你们回去,你开摩托车载他们走山路不安全 "。

13:00

到了,终于到了!130 多公里的距离,3 个多小时的车程,却 " 用 " 了 7 年时间完成,徐金添第一次过来,徐水文来过一次,徐金添的外婆早在门口等候,看到徐金添下车,快步上来就是一抱," 都长这么大了,外婆都认不了 ",外婆十分激动,眼泪一直在流。

小徐金添不懂其中缘由,直说 " 我痛,爸爸 ",外婆才松开手。其实,徐金添出生那年,外婆到过云利,这一别,就是 6 年。

(外公外婆都想抱抱)

(圆梦 " 大 " 合影)

13:30

寒暄过后,工作队怕打扰他们难得的相聚,随便找个理由准备离开,老两口说怎么都不让。金添外婆泡好茶,外公把养了一年多的土鸡杀了,外公还说,这土鸡多少钱都不卖,这鸡是用来招呼贵宾的,这次,是招呼未曾见过的外孙、多年不见的女婿,也是款待远道而来,扶贫工作做得细致入微的中山扶贫工作队。

其实,扶贫工作队并非贵宾,他们更像家人,一心只想为贫困户圆梦的家人 …… 看着他们温馨团聚的一幕,这一路的艰辛都值了。

作者:梁仲平 中山市板芙镇社会事务局派驻肇庆市德庆县高良镇云利村扶贫工作队队长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ZAKER广州"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