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深圳商报总编辑丁时照:天下第一难的就是媒体融合

蓝鲸财经 11-19

11 月 18 日,由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人民日报智慧媒体研究院主办,腾讯公司协办的 "2019 智慧媒体年会 " 在深圳举办。深圳商报党委书记、总编辑丁时照参加年会并致辞。以下是讲话全文:

媒体融合,从 2014 年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了,逢五逢十是一个总结的时候,我们究竟该怎么总结五年来媒体融合的现状,五步一图、十步一景,看看我们媒体融合的图景现在是怎么样的 ?

五年来,我们一方面瞄准新的目标,刚刚科学家们讲的,比如沉浸 + 互动、多媒体的未来,还有 AI+ 媒体融合、人机共生近在眼前 ; 另一方面,很多的老问题都存在,我们为什么要回望 ? 我觉得回望是我们要找问题,前望是我们要找目标,我们看现在是要找成果。结合这些内容,我觉得很多的问题大家在工作中间依旧感觉到,有些看似解决的问题还是存在。为此我就以下十个问题和大家进行交流:

第一是媒体的生态,我觉得新的生态已经形成。如果把中国的媒体生态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中央级媒体是头部媒体,我们的头部媒体高高仰起,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媒体融合上一直是做得非常棒。现在县级融媒体大力发展的时候,我们的足部媒体,这个词不一定准确,但是表达了一种意向,我觉得我们建设得是如火如荼。非常困难的就是省市级的媒体,省市级的媒体处在人体的什么部位 ? 腹部和胸部,我觉得各位领导可能都有同感,报业与广电过去是冤家,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很不好受。

第二,我们媒体的受众有了新的身份,大家都知道 " 群众 " 这个词,干部群众、党员群众还有落后与先进的个人和群众之间的关系。现在互联网背景之下,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各种各样的群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群众,但是是跟过去不一样的群众,这是我们媒体生态的变化。有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我相信大家都看过,现在世界真的是 " 屏 " 的,户外的大屏、客厅的中屏、掌上的小屏,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 " 屏民 "。我们压力非常大,我们是车奴、房奴、婚奴、孩儿奴。现在信息浩如烟海,我们已经进入到新媒体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是 " 信奴 "。

第三,抢滩登陆,我们究竟该怎么融合,传统媒体过去有一个话语体系叫做 " 我们守的都是主阵地 ":报纸、电视、电台、电视台等等是主阵地。互联网之后,我们有了主战场。主阵地和主战场不是一回事,我个人感觉,传统媒体是主阵地,主阵地上没敌人。进入互联网,互联网是我们的主战场,主战场上没有阵地。我觉得我们可能的状况就是这种,让我们极其尴尬,两头不搭。抢滩登陆,其实远未成功,大家都要努力。

第四,新闻业界没有新闻。第一是休刊已经不是新闻了,2018 年至少 28 家媒体和我们说再见 ;2019 年休不休刊已经无感。第二是合并已经不是新闻,天津媒体合并成一家海河传媒。第三回归事业单位不是新闻,包括中央头部媒体、胸部媒体、腹部媒体和脚部媒体都进入到事业单位。第四是新闻人离世不是新闻,压力非常大。

第五,手机为王。巴别塔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圣经》的故事,人类想要看看天堂的模样,大家不停地在那里建造,上帝说:不行,要让大家讲不同的语言,形成鸿沟,最后巴别塔没有建成。我个人感觉现在互联网时代,巴别塔已经建成了,三次节点:第一个是发明文字,让鬼难受。第二个是发明纸张,让神难受。第三是发明互联网和手机,让我们自己难受。人有 206 块骨头,手机是 206+1,我想说的是,理解手机就是理解我们这个时代,丢了手机就是丢了魂儿,我们的一切都要从这个开始,我们的知识总量加在一块儿就是我们抵达的天堂高度。都说各种各样的为王,手机才是真正的王者。

第六,颠倒众生。我觉得职场的关系发生了大的变化,我们老的新闻工作者有一个感受,年轻的时候我们刚入职,特别佩服部主任,部主任拿起稿件一看提出意见、句句中肯。部主任也有佩服的人,部主任佩服总编辑,总编辑随便一个点子都是好新闻。现在变了,现在的情况是老总看不懂、部主任半懂不懂,只有年轻人懂,这就是变化。

第七,用户数量是我们头上的紧箍咒。一般都在说下载量千万才起步,过亿才有价值,中央媒体可以这么干,作为我们省市级媒体,这个对我们特别难。我们汇报说有上百万的下载量,领导根本就不听,觉得你这没用。爆款也是如此,一篇稿件,我们现在要达到十万 + 都没用,百万 +、千万 +、过亿才是真正的有价值。但是我们传统媒体有内容、没用户,很多好的爆款,但是收割不了流量。

第八,一次采集,这是现在大家都在讲的话语体系,大家都在说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多元传播、多次分发、多次加工等等。大家觉得这已经进入到我们的文件里面,对还是不对 ? 我觉得有很大的问题。一次采集,我们都是当过记者的,进入现场采访,一次哪够呀 ? 我们得不停深入现场、不停采集,现在还要求我们多媒体分发,我个人觉得这几乎是不可能,如果把我们所有的媒体建筑在现在的一次采集之上,那么我们新闻的大厦会坍塌,就是建在沙滩之上。恰恰,采访是第一位的,要永远在现场,永远的采集。

第九,全媒记者,现在互联网时代要求我们做全媒记者,我个人认为能采、会编、会写、会开、会做主持这样的人有没有 ? 有,一个 500 人的新闻单位能有 5 个,那就是宝贝,其他的不可能人人都干,而且即使你什么都能干,在今天这样的现场,你来拍、你来采、你来编,我觉得几乎是完成不了任务的。同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中人之才、中人之智,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已经非常不容易,我们写稿写了一生,到现在为止还不会写稿。编片子、采集等等都是一样,干一生不一定就是专家,我们穷尽一生,能干成一件事就是万幸。专业主义大家依然要重提。

第十,怎么融合,部位很重要,我个人认为天下第一难的就是媒体融合。我们融合现在都讲融合到人的层面,我个人认为,融合到人的层面融合不了,应该在报社层面进行融合,在报社里面有专业的采、专业的编、专业的摄像、专业的主持,这才是对的。每一个都专,到单位里面他才是真正的融合,这个因为时间问题,我不展开。

现在媒体融合都是为了减人 ? 错,媒体融合不是人减少了,而是人增多了。媒体融合,不是工作量小了,而是大了。媒体融合就是应该在报社层面才真的能把资源整合起来。媒体融合的 " 三段论 ":我们过去报纸非常好的时候,印刷机像印钞机的时候,我们有力无心。到后来,有心无力。目前呢 ? 心力交瘁。

一点体会,因为一直当记者,我觉得经常要把自己撕裂成两半,一半将信,一半将疑。第二我觉得既然书生不能办报,那么技术控股也不能办网办端。第三如果满分是 100 分,那么今天就打 110 分,多的 10 分代表对人民日报和腾讯十分的敬重。

以上内容由"蓝鲸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