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与郝思嘉相遇在查尔斯顿

上观新闻 11-18

知道有查尔斯顿这么一个地方,缘于很多年前阅读美国小说《飘》(英文名《Gone With the Wind》)并观看由小说改编的电影《乱世佳人》。

滨海小城查尔斯顿位于美国南部东海岸,南卡罗来纳州境内,濒临大西洋。1786 年以前,这里是南卡罗来纳州的首府,直到 1786 年,为了带动内陆地区经济发展,州首府才迁至现在位于南卡罗来纳州中部的哥伦比亚市。这里有北美大陆最早的海关,最早的黑奴交易市场和最早的城市学院,甚至比美国的建国史还要长。小说中这样描写查尔斯顿:" 查尔斯顿是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它位于一个狭长的三角形半岛上,地处两条汇集于一个直通大西洋的宽阔海港的大潮汐河之间。

最初于 1682 年才有人定居,早期地方上弥漫着浪漫柔情,人们纵情声色,这些都与新英格兰殖民地的轻快步调和清教徒式的克己严谨生活大相径庭。这里的海风终年吹拂着棕榈与紫藤,花朵全年盛开。土壤乌黑肥沃,地里没有石头,伤不了犁;河川盛产鱼、蟹、虾、龟、蛇,森林里有打不尽的野物。这是一块富庶的地方,享乐的天堂。来自世界各地的船只停泊在港口,装载查尔斯顿人种植在沿河大片农场里的稻谷;也运来全世界最高级的奢侈享受品和少数人用的装饰品。这地方是美国最富裕的城市。"

故事中风流倜傥的男主角白瑞德就出生在查尔斯顿,美丽任性命途多舛的女主角郝思嘉的家族庄园的布景设置原型也取自于查尔斯顿的几个大庄园。郝思嘉为了挽救和白瑞德的爱情,还特意到查尔斯顿生活了一年。而 " 在查尔斯顿打响南北战争第一枪 " 的历史更是小说和电影都无法越过的章回。

从那时起,查尔斯顿这个名字,就伴随着郝思嘉的紧身胸衣束腰蓬蓬裙和南北战争的硝烟炮火,镶嵌我的脑海里。几十年过去,今天,我终于有幸来到查尔斯顿,亲身体会品味她旖旎如画的风光,重温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

查尔斯顿老城区,和纽约,芝加哥这样的大都会不同,这里没有摩天大厦,路两边多是 2 层或 3 层的小楼,新老建筑相互混杂;这里也没有肆意张扬,这里的繁华是被悠然安逸包裹下的繁华。这里繁华和幽静彼此交融,闹中有静,静中有闹,从人声鼎沸的大街拐进一个小巷,仿佛一下就进入另一个世界,所有的嘈杂都被屏蔽在身后,面对的是静谧安详;现代与古朴在这里高度和谐统一,几百年历史的海关和黑奴市场旁边,就有现代时尚的路易威登专卖店。有些路段铺着鹅卵石,商业区路两边店铺酒吧餐馆林立,而那些典雅的古建筑保存完好,似乎在诉说查尔斯顿曾经的辉煌。

密布在居民区大街小巷里的小洋楼,被涂上各种颜色,缤纷多彩,和房前屋后盛开的鲜花交相辉映。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海景房,价格都在百万美金以上,每栋房子里发生的故事,都可以写一本大戏,有的缠绵悱恻,有的惊心动魄,有的叛经离道。我不禁想起小说中的叙述:" 查尔斯顿人用彩虹般的颜色深漆房子,装饰荫凉的门廊,门廊上时有海风夹带着玫瑰芳香轻拂而过。每幢房子里都有一间放置地球仪、望远镜和四壁摆满多种语言书籍的书房。每到晌午,餐台上总有六道菜肴,分别盛放在熠熠发光,世代相传的古董银盘中,供人享用。桌上的交谈是佐餐最佳的调料,八方传来的新闻和连珠妙语伴着舒心的美味…… "

这就是郝思嘉白瑞德生活过的地方。每一条街巷,每一块墙砖,甚至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在诉说历史的绵长与厚重。城中心的市场,是郝思嘉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对郝思嘉言,市场是开始过查尔斯顿淑女生活的理想场所。市场是查尔斯顿全部精华集中表现的缩影。" 每推开一家老店铺吱呀作响的沉重木门,我都想:郝思嘉是否也曾来这里购物?每在一个外表朴实内部却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餐馆就餐,我会问:郝思嘉是不是也曾坐在这个位子?走在湿热的沙滩上,和煦的海风和炙热的骄阳告诉我,这片沙滩郝思嘉也曾走过 ......

美国南方和北方的庄园有很大的不同。美国北方的庄园,基本从一开始就是观赏性庄园,比如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长木花园,也是一个大庄园,就曾是杜邦家族的私家花园,里边遍布来自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供人观赏。而南方保存下来的庄园,几乎都是昔日奴隶时代的种植园,有广阔的农田,种植大量的棉花烟草和粮食蔬菜,有庄园主豪华的宅院,也有黑奴的小木屋。奴隶制被废除以后,种植业衰落,种植园逐渐演变成供人们游玩的场所。

查尔斯顿的庄园大得超乎想象,即使驾车绕一圈,也要 1-2 个小时。漫步在任何一个庄园,都可见小桥流水,草长莺飞,孔雀开屏,群鸟欢鸣,小鹿觅食,骏马奔腾,蝴蝶飞舞,百花盛开。庄园里随处可见高大粗壮的橡树,有些树木的树龄高达 400 年。枝叶繁茂的树冠遮天蔽日,走在布满树荫的甬道上,仿佛瞬间步入时光隧道,恍惚间置身于百年前。远处一望无际的草坪花圃还原成昔日的棉花地,在阳光下绽开的棉朵让棉花地变成好似茫茫雪原,采摘棉花的黑奴如辛勤的蜜蜂往来穿梭;流过庄园的河流安静古老,鱼儿畅游。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池塘长满青苔,水藻密布。突然,一阵男女笑谈之声伴随着舒缓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我凝眸望去,原来是郝思嘉白瑞德在丛林中策马漫步,与我擦肩而过 ......

历史,有时候会在不经意的时间,不经意的地点,因为不经意的事件而拐个弯。在查尔斯顿,有一件事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就是南北战争。

1861 年,林肯总统执政第一年,拥护黑奴制的南卡州等南方七个州宣布脱离联邦。查尔斯顿城外有一个军事要塞,萨姆特要塞(Fort Sumter),由北方部队驻守,成为了孤岛,南军切断了萨姆特要塞的一切供给。林肯打算送食品到萨姆特要塞,却被南军认为是进攻,于是,4 月 12 日,南方部队对萨姆特要塞打出了南北战争的第一发炮弹。

美国历史,甚至世界的历史,就这样在查尔斯顿拐了一个大弯。

萨姆特岛没有居民,只有军用工事,是水路进出查尔斯顿的咽喉要道。漫步古战场,只见掩体依山而建,墙壁上弹痕累累。当年曾喷吐出无数炮弹的一排排大炮依旧坚守,默默指向海面,昔日的炮火硝烟早已被岁月冲刷得烟消云散,只有郝思嘉和白瑞德在战争的烈火中忘情拥吻的镜头永远留在观众的记忆中,留给后人万般感慨。

当时全美最大的有四座城市:波士顿、纽约、费城和查尔斯顿。其中,查尔斯顿最富裕。战争改变了一切,战争带走了查尔斯顿所有的辉煌。小说中写道:" 内战爆发后,一切都变了。第一发炮弹正中查尔斯顿港内的萨姆特要塞。对大部分世人而言,查尔斯顿是神秘、奇幻、苍苔遍布,充满木兰花香的南方的象征,对查尔斯顿人而言,也是如此。但对北方人而言呢?‘骄傲自大的查尔斯顿’一词不时在纽约和波士顿的报纸上出现。联邦军将领决心摧毁这座花繁锦簇、五光十色的古城。"4 年后,北方部队重新回到了这个小岛上,南方战败。奴隶制被废除,美国重归统一。

战争是残酷的,带给民众的只有巨大的灾难。因为战争,郝思嘉两次守寡,她的家园被烧毁,她的母亲在家里被北军打死,她的父亲精神分裂。她曾拥有的富裕奢华幸福美满的生活一去不回。小说《飘》的作者,南方女作家玛格丽特引用了英国诗人道森长诗《辛拉娜》中的一句 "Gone with the wind" 作为书名,直译为 " 随风飘逝 ",出自书中女主人公郝思嘉之口,是说那场战争像狂风一般卷走了她的 " 整个世界 ",一切都化为乌有。

战争是风,岁月又何尝不是风?岁月的风,带走了郝思嘉生活的《飘》时代。而今的查尔斯顿,依旧香艳,风轻云淡的外表下涌动着低调的奢华,和百年前一样依然是世界富豪们一掷千金之地,她将和好莱坞巨星费雯丽塑造的郝思嘉银幕形象一样,成为难以超越的经典……

(本文编辑朱蕊 图片由作者提供)

栏目主编:顾泳 本文作者:童峥 文字编辑:顾泳 图片编辑:项建英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萨姆纽约林肯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