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天气转凉,5 家武汉风味火锅店暖心暖胃

ZAKER湖北 11-18

武汉天气开始转凉,那些藏在店里的热锅子,成为凉风里最诱人的存在。

文旅君带来 5 家汉派火锅老字号,让烟火升腾的锅,比刺骨寒风先到你身边。

犇味鲜火锅

地址 //

中一路黄浦科技园石桥工业区 9 幢厂房 1 层

营业时间 //

11:30-2:00

犇味鲜火锅,叱咤花桥 10 年,即便 4 年前搬迁石桥,仍让不少老主顾心心念念。由路边摊改头换面,但从小吃到大的那份滋味始终未变。

河南人老吴,娶了武汉媳妇,妻子坐镇前台,丈夫稳固后厨,二人似神雕侠侣。不过,老吴两口子家的食界地位来之不易。

开业头 3 年,潜心研究底料,反复试错到人累钱亏。直到第 4 年,才锅开沸滚,在不麻不辣、咸鲜家常的汤味中逆袭为王者,自成一个传说。

十多年秘方在手,老吴不肯泄露,只说一个字:盘。

用吴家二十四手给牛肉抹浆上料;现熬的大骨原汤化开自炒底料,如昆仑派失传多年的浪卷浮萍;最绝学的还得是柳叶蟹柳,不论怎么被滚水煎熬,捞出锅仍是一丝一缕,清清白白。它的滋味,是表里如一的纯情派。

老吴身高 185,黑衣配纹身,站在厨房里手起刀落,火来火走,动作干净利落,老杆风范十足。

锅里的菜仍在翻腾,可我已不禁打了个饱嗝冲老板娘说,你这个老公,是个狠人。

▁▁▁▁

水货火锅城

地址 //

汉口前进四路 60 号

营业时间 //

10:30-3:00

+

盘踞了前进四路 25 年,一到夜晚,点亮的霓虹便拉开了水货火锅最躁动的时间轴。

店原名 " 恒兴元 ",1996 年老板学艺归来,本想着自此一骑绝尘,却不料被呲为 " 水货 "。本着和气生财,老板干脆放手自黑,正式改名 " 水货 "。沿用至今,声名不减,可见武汉人的幽默,自有其奇妙之处。

不过,没有哪家老字号是凭着 " 侥幸 " 二字,就能在普遍的食味记忆里扎下根。结伴而来的老主顾们一顿操作猛如虎,便能从中窥其一二。

他们桌前坐定,一语不发,往菜单上轻点几下:一锅烧鸡公打头阵,再一锅财鱼片随后上位,或者鸳鸯双拼各占一半。鱿鱼、花甲、龙虾球在这只能算作配菜。

静静等待锅中沸腾,只是为了先下手为强。

汤底微辣浓郁,筷子一拨,鸡肉与骨分离。财鱼片细嫩无刺,寸寸入味。锅底自带魔芋和千张,久煮更香。

加水再煮进入第二轮,苕粉就该出马了。下锅不一会,便被染上酱色,弹软滑溜。挑起入碗,再从锅底抄一些煮散了的肉,稍微浇几滴醋,那便是上好的鸡汁苕粉。

一锅硬货与配菜下肚,再孤独的人也吃得留恋人间烟火。

▁▁▁

满天星太珍火锅

地址 //

黄兴路 28 号长青广场背后巷子里

营业时间 //

17:00-2:00

+

1986 年开业的太珍火锅,汉派火锅界 " 鼻祖 ",熨帖了几代武汉人的心肠,三十年来只此一家。

老板陈师傅,已过花甲之年,极少现身,但老字号不变的味道,却与黄兴路日日相见。

家常味道的锅底,微辣不呛。3/6/9 元的荤素配菜便宜依旧,店小人多。

自制肉丸、肥牛卷、嫩肉片、鲜脑花上齐,即便是吃惯了的熟客,也会忍不住抓耳挠腮,只能耐着性子等着锅底翻滚鲜亮。

食材纷纷跳水,肉丸里的脂肪都被炖了出来,紧实的肉蜷成一坨,仍神聚不散。鸭血浮起来就熟了,颤巍巍的嫩方块,一夹就破。

吃饱喝足后,向隔壁桌的爹爹们挥挥手,他们吹牛皮,聊了无数的曾经,最后喝掉一整件啤酒,似乎与年少轻狂的我们,看上去一样。

▁▁▁

弯弯火锅城

地址 //

玫瑰街 98 号郭茨口知音西村

营业时间 //

11:00-2:30

+

玫瑰街因猪弯弯而红,绝非夸大其词。

主理人江嫂的一锅鸳鸯炖,俘获人心 20 年。酸甜苦辣,岁月变迁,全都荡漾在这食味里。

鸳鸯锅两头,经典的牛肉笋锅、猪蹄莲藕之间界线分明,各放异彩。

清淡的浓汤里,莲藕打底,配上浑圆饱满的猪蹄,炖煮出诱人的奶白色。猪蹄软烂,抿一口便会获得满满胶原蛋白的满足感。

朱唇含笑的荤里素,是属于牛肉配笋的魅力,牛肉活波,渗透汤汁,又劲又韧;笋子含蓄,清爽解腻,即便炖透了也还有丝丝缕缕的嚼头。

20 年老字号已没有了剑拔弩张的狂傲,它更像轻声细语的慰藉,却更具说服力。

▁▁▁▁

大牛纯牛油火锅

地址 //

兴业路 168 号

营业时间 //

12:00-23:00

+

程先生自知不比动辄 20 年起步的前辈们,可 6 年以来,大牛火锅仍在后湖的夜晚骚动不止。

每隔一天,他都得亲手炒制两三百斤的底料。即便菜品寻常普通,牛油锅的纯正,就是它经久不衰的王牌。

厨师当老板,要求会更严格,锅底料到食材的采购都是他一手操盘。人体很神奇,吃火锅的时候,是竹炭包,疯狂吸味,长年扎根后厨的程先生,调侃自己,连汗水都是火锅味儿的。

牛羊肉虎踞龙盘,麻辣酥肉每桌必点,我们在锅胎里百转千回,滚汤中上下求索,最要紧的,是迅速抄起筷子,在氤氲的热气散去之前,把美味送到嘴边。

肥牛在开水里滚了几滚,薄薄的牛肚弹牙爽口,回味深沉。

麻辣锅也很过瘾,融合汉派川系两地特点,辣中透鲜,最后放几片绿油油的青菜叶进去,涮一涮,烫一烫,高呼,杀青!

汉派火锅老字号,自有其生存之道,它们用销魂美味,表达人生况味。不似川渝系的麻辣猛攻,又比北京涮羊肉、潮汕的清汤多一份咸鲜,不浓不呛,热乎舒服,更似自家餐桌上的一口锅,不管岁月沉浮,始终烟火不散。

胃满心暖,多谢款待,愿冬夜渐冷时,我们能落地武汉,温暖生根。

你最难忘的冬日老火锅在哪里?

来源:

以上内容由"ZAKER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