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少女感正在恶心中国银幕

Sir电影 11-18 10

有两个事,Sir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是匈牙利动画黑马,被誉为 "《疯狂约会美丽都》后最重要的欧洲动画片 ",——《盗梦特攻队》,为了能在国内上映,手动给各种名画穿上衣服。

另一个来自一张照片。

乖巧齐刘海,卡姿兰大眼,粉红小嘴嘟嘟嘟。

听上去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不就是现在的标准款 " 女神 " 么?

但你看——

她是谁?

宁静。

不得不说,少女时期宁静比现在要成熟得多;

现在的宁静,反而比过去更 " 少女 " 了。

在 Sir 看,这两则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新闻,实则是正在堕落的中国银幕性审美的上下集。

当我们对各种基于身体的美围追堵截后,那关于 " 身体美 " 的定义,势必越来越单一。

不夸张地说——

性感在今天的中国影视环境,是一条越走越窄的路。

已经快要走到死胡同了。

前段时间 Sir 在写陈冲,查资料的时候翻到一张当年她的泳装,瞬间被震慑住了。(卖个关子,图留到后面放)

不仅因为陈冲的美。

更因为头脑一片空白——

如此个性鲜明的泳装,你看到现在哪个当红女明星还有?

Sir 找了一圈,发现仍是徒劳。

这是看到一个倪妮泳装的标题:

" 野性 "、" 清凉 "。

但点进去。

完全看不懂。

在十一月的广州还穿着短袖的 Sir,实在感受不到这身牛仔夹克清凉在哪。

再往下搜。

有《少年的你》正在热映的周冬雨。

关于她的泳装,余文乐都曾吐槽: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泳装啊 ……

别误会。

Sir 不是色情狂,就是想看女星穿着清凉。

Sir 想说的是——

什么时候,泳装之于中国女星(女性),好像变成了一件不光彩的事。

同时你有没有发现。

不是秀性感不行。

年轻女星不行。

男明星的湿身泳装照,甭管型不型,油腻不油腻。

反正都没少拍。

而和小花们相比,中生代熟女反而更不忌惮秀性感。

代表人物有 " 雪姨 " 王琳," 马大姐 " 蔡明,和《邪不压正》里的许晴。

不得不说。

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影视作品中,留给年轻明星释放魅力的余地都实在太少了。

" 妖艳贱货 " 这个词已经足够能说明问题了——

只要你 " 妖艳 " 了,你就贱。

刚刚在《受益人》中收获好评的柳岩,曾在某个访谈节目中这样感慨:" 中国人对性感,并不是特别包容。"

Sir 相信,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不是一句玩笑话。

我们兴致勃勃地消费 " 她 "。

消费之后,我们又正义凛然地批判 " 她 "。

对柳岩的态度,多多少少折射出中国人对情欲的态度。

那就是情欲是低级的,带有原罪的。

情欲不过是荷尔蒙运动的潮汐。

既然如此。

附着在情欲之上的性感,肯定与 " 美 " 无关。

它的本质,也是哗众取宠的狗血与猎奇。

如果一切的根源,都能用李安在《喜宴》里那句 "5000 年的性压抑 " 来解释。

也就罢了。

但偏偏不是。

明明我们曾经正视过。

比如刚才说的泳装,你不会没有印象。

大胆展示身体的美感,肆意展现玲珑曲线。

围绕它的,是层出不穷的年代记忆:选美比赛、杂志封面、时装挂历 ...... 甚至是卡拉 OK 中的山寨 MTV。

△ 去听去看去感受,不要追问为什么

70 年代。

这抹亮眼的红色,是 " 少部分人 " 特权一般的青春回忆。

但到了 80 年代,性感开始走向普罗大众。

让泳装第一次真正走上银幕的,是 1980 年上映的,后被誉为中国爱情电影里程碑的,《庐山恋》

出现,便是一副打破禁忌的姿态。

第一次让演员身着泳装出镜。

如此 " 暴露 " 的第一次。

以至于主演张瑜需要在拍摄前做很久的心理准备,才能拿下浴巾。又因为有太多好奇、围观的游客,屡次中断拍摄。

可想而知,依旧有人批判它为 " 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

但拦不住的,是一场 " 真 · 穿衣自由 " 的宣言。

宣言背后,中国人情欲隐秘而庞大的这一角,终于被照见。

就像这条高赞评论说的那样——

" 美丽多金的爱国华侨和英俊博学的高干子弟,教会了改革开放初期的国人,什么叫浪漫。"

思潮解放带来了欲望的舒展,也带来了美的萌芽。

两部电影,光是片名,就生气勃勃。

第一个,1984 年《街上流行红裙子》

它宣布了:我可以穿什么。

时隔短短五年,一部现在看来都显前卫、大胆的电影,闯进公众视野。

《哈罗!比基尼》

它宣布了:我可以怎么露。

这是姑娘们第一次穿上性感比基尼,正式亮相国内银幕,和央视频道。

故事来自现实原型。

1986 年,国家体委在深圳举办全国健美比赛,并首次要求女运动员按照国际规则,身穿比基尼参赛。

现实中,石破天惊。

参赛人数只有 200 人,而海内外慕名而来的记者多达 800 人。

电影中,同样生猛出位。

用一个个大胆的特写,挑战着当时大众的世俗眼光。

当然,必须承认。

以现在的眼光,《哈罗!比基尼》故事简单,制作简陋。

但它却成了 30 年前那场开放风潮的先锋。

无他。

关于性,我们必须承认它,正视它,美的意识,才能后来跟上。

1979 年陈冲第一部电影《小花》上映,根正苗红,革命题材。

因此成为百花奖最年轻影后的陈冲却选择急流勇退,赴美留学。

多少年后,一张初到美国拍摄的泳装照,被她发上微博。

与火辣配图形成对比的,是陈冲对我们关于 " 美 " 的反思。

到美国后第一次拍泳装照,走性感路线。

现在想想,难怪当时的国内观众觉得我 " 卖国 " 了,他们心爱的小花毁灭了

美是什么?

清纯是美,浊重就不美?

楚楚可怜是美,虎虎生风就不美?

再把话说得直白点——

只有少女为美么?

中国漂亮姑娘们,凭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搔首弄姿。

人,是可以谈大方谈性的。

性,又何尝不是一种美丽。

一个众所周知的误解:性感 = 裸露。

为什么会有这种误解。

大抵是 " 性感 " 是弹性空间最大的词汇之一。

它的下限很低,是动物性的共情。

但它的上限也很高,忽明忽暗中,刺激着无穷的想象力。

Sir 打个比方:

一条裙子被风掀起,女人露出了底裤。

性感不?

底裤当然可以 " 性感 "。

但真正性感的,是在方寸大乱之中按住裙子的那一双手。

但,无论第一种,还是第二种,让这些性感被承认的,到底还是那阵自由的风。

当尺度失去了探索的空间。

剩下的只有耻度。

一方面,今天网络到处都是高举本着 " 为你好 " 的方式,怕你着凉的道德卫士。

出席公共场所、平台,哪怕只想开放一点点。

都会被指指点点。

领子太低又很容易出事,上综艺节目如此穿着实在有些尴尬。

" 为你好 " 不听?

接下来就是 " 你不要脸 "。

——前阵子 " 热依扎机场穿吊带遭群嘲 " 的事件足以展示当下女星,乃至女性群体的性感困境。

另一方面,我们对性感的审美又越来越单一。

流量最容易见风使舵。

或者是带有暴力气息的功能性。

杨幂刚火不久时,赚了一波粉丝经济的《孤岛惊魂》。

流量最容易见风使舵。

或者充斥着男性支配的独裁主义。

所谓少女感。

这真是近年被玩坏的一大名词。

少女感?

低龄、幼齿、Lolita。

于是,总有这么一些 " 原本匪夷所思却又被我们习以为常 " 的迷惑思路,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互联网上。

一提到情欲,我们第一反应就是 " 尺度 "。

一提到尺度,我们第一反应就是 " 她脱了多少 "。

" 太欲了。"

" 我可以。"

" 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谈到《苹果》。

他们看不到这个把苹果变成禁果并伪装成伊甸园的社会。

只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嗯,冰冰可以。"

说起《色,戒》。

他们看不到自由意志在父权社会下的挣扎与反省。

只有一句莫名奇妙的惋惜," 哎,汤唯可惜了。"

明明风格、背景迥异的几部电影。

却总是被放到一起比较。

郭德纲有个笑话,Sir 就一直没听明白。

我要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你就是太阳;

我要是胰岛素,你就是高血糖;

我是喜羊羊,你是灰太狼;

我是《苹果》,你是《色戒》......

好笑吗?

" 你懂的 "?

抱歉,这个笑话 Sir 永远不懂。

爱电影的人也不会懂。

这一层层奇观,让 Sir 看到的是父权社会的刻板与双标。

啥叫物化女性?

无视对身体美的感知,只看到了美的功利。

回避对人性禁忌的探索,只把这当成一场交易。

赞美女性,以对美的千篇一律的答案定义她。

这,不是物化女性是什么。

坦白讲。

Sir 也不是很懂美与时尚。

但记忆里的少女感,确实不这样粗暴简单。

举手投足,更多的是 " 自然 " 。

这话不是第一次说了。

以前,有那么一段时期,拍电影的人没有意识去修图,更没有想到过需要整齐划一地规定少女感的角色。

所以,我们能看到这些镜头:

朱茵在《逃学威龙 2》里的回眸。

纤手遮眼,若无其事地回头,再轻巧地躲开视线后,终于忍不住露出诡计得逞的笑意。

多年以后,她回忆这个镜头说,当时眼睛上长了痘,又没有办法用化妆技巧掩饰," 怕丑 " 的她就想到用手遮。

这一遮,少女害羞、好胜的心绪铸就经典。

张敏在《倚天屠龙记》里的回头。

有让男儿都自愧不如的眉宇英气,这神采飞扬的飒爽为什么就不可以属于少女?

张柏芝在《喜剧之王》里。

年仅 18 岁,却将柳飘飘身上既清纯又性感,既风尘又重情的多面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里的少女感,有欲望的气息。

两个时期对比来看就知道。

少女感的本质是可能性。

一个少女是一万种可能,一千道光,无数条路在她面前铺开,延伸向未来。

当谁。

把少女感变成了千篇一律的 " 嫩 "。

那 TA 事实上就抹杀了少女感。

也坐实了自己心态上真正的衰老。

说到这,Sir 不得不再次请出陈冲。

她在贝托鲁奇逝世时发布的悼词。

在这篇悼词中,她谈到了拍《末代皇帝》的体验。

" 回想起来,《末代皇帝》的制作像是一场八个月的的婚礼,庞大热闹而混乱,而我做了八个月的新娘,每天等待着贝托鲁奇将盖头掀开,又一次爱上我 "。

在这篇悼词中,陈冲也没回避拍那场床戏的体验。

" 拍溥仪婉容和文绣在床上做爱的时候,他说:我好想钻进来跟你们一起。 然而,他的语气神态毫无半点猥琐。我看的出来他真的好想,就跟一个小孩很想要一盏阿拉丁神灯。"

在 Sir 看,这无疑是对性,对性感最为动人的描述之一。

它没有那种扭扭捏捏的压抑。

它也没有那种色厉内荏的专制。

她就是这么平等,平静地看着它。

" 微微皱着一点眉头,眼睛里却含着微笑,傍晚空空的故宫,石板上咚咚的脚步声悠悠地回荡,夕阳躲到太和殿后,天渐渐暗下来 ……"

身体的美,性的美,在这一刻,既属于自己,又不属于自己。

这一刻如此放荡。

这一刻又如此纯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由"Sir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