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你一直鄙视,但做微商的为何越来越多?

ZAKER湖北 11-18 8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 "(ID:pedaily2012),作者 Shirley,36 氪经授权发布。

提起微商,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相信大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不外乎是这样:草根创业、朋友圈刷爆、不停地加好友、产品质量难保障,还有被当成段子讲的文案 " 恭喜 XX 代理喜提豪车飞机 "..... 这是一个被贴满了负面标签的行业。

有的人表面上一本正经,背地里却在做微商。在北京某 VC 机构从事分析师工作的方笑吐槽," 我的发小也在朋友圈卖衣服了,你说好端端一个小姑娘,为啥要做微商呢?" 与其说是偏见,倒不如说是好奇:为什么他们都去做微商?

这堪称是中国商业史的一大不解之谜:尽管微商遭到无数鄙视,但从事的人群却日益庞大。数据显示,2017 年时微商从业者就已超过 3000 万,而 2019 年新名词 " 社交电商 " 从业人员达 4800 万,不少年轻的 90 后们也加入其中。微商神话,为何经久不衰?

李丽,30 岁,互联网公司 HR

" 为什么做微商?挣得比工资多啊 "

" 这么说吧,做微商有时赚的比我工资要高。"

说话的人是李丽,今年是她做微商的第四个年头。加入微商行列的想法始于她生完孩子后的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微商之风正刮得浓烈,李丽在刷朋友圈时,经常会看到有卖家发布奶瓶、玩具等动态,一起被贴出来的,还有小孩子玩的正欢的小视频。

奶瓶和玩具的价格都不算便宜,单品将近 300 块,李丽买了几次,一来二去的也就跟卖家熟悉了起来。在对方的劝说下,她心动了,开始做品牌代理," 没有代理费,预存 6000 块,可以 8 折拿货。" 李丽介绍。

由于入行较早,李丽赶上了红利期。累积了一批忠实客户,也发展了几个代理,目前,李丽同时代理着一款护肤品和一款乳胶枕,月收入在一万左右。

比起化妆品,李丽更看好乳胶枕," 一是利润不低;二是基本不用售后,只要维护好客户就行;三是不用担心客户使用后会有副作用。"

为了得到这些客户资源,李丽当初费了不少工夫," 客户从加完微信到下单,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期,还有不少加了就删的。" 添加方式也是花样百出,她先后尝试了地推、百度推广、请客户介绍客户等。

但不出意外,她能感受到来自身边亲友对微商的质疑,这并不是一份那么体面的 " 工作 "。毕竟买微商的产品是一回事,自己做又是一回事。

不过在李丽看来,做微商是个很好的副业。

她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 HR,互联网行业年轻化的标签很明显,而李丽自己,正站在 30 岁的职业关口上," 也算是分散风险吧,这是一个不设限的行业,没有年龄与学历限制,做好了能一直做下去。"

孙雨,28 岁,外贸从业者

"90 后做微商,朋友圈不会发鸡汤 "

可以肯定的是,微商圈子正在 " 换血 "。

在青岛做外贸生意的孙雨发现,身边像她一样做微商的 90 后越来越多了。" 我好几个同事都在做微商,有的用小号发动态,可以理解,今年行业不太景气,都是为了生活。" 孙雨感叹。

随着 90 后涌入职场,步入家庭生活,刷新了又一代劳动者的面貌。从前以宝妈为主要中坚力量的微商行业,也呈现年轻化的态势。单是孙雨所在微商的团队里,就有一大半都是像她一样,手握本科学历的白领。

孙雨调侃如今的微商形势,是 " ‘ 70 后’做供应链,‘ 80 后’带团队,而‘ 90 后’奋斗在一线。"

众多 " 一线 " 工作者给了微商新的面貌。孙雨并没有刷屏似的发朋友圈,也没有切换小号或是屏蔽同事和领导,只在休息时间分享动态。她认为,作为一名微商,是需要打造自己个人 IP 的," 分寸感很重要,人设也是,不能让人家觉得你很烦人,我有时候会发一些正能量的动态,同事有时候也从我这里拿货。"

微商之路,孙雨走了两年,也发现外界对于微商存有很大的误解。比如微商三无产品泛滥和浮夸的营销文案,她解释," 行业在逐渐规整,我做的肯定不是三无产品,自己也在用,而且现在 90 后微商的朋友圈打造的都很精致,不会整天发一堆鸡汤。"

至于为什么选择保健品作为微商切口,孙雨表示,不少白领缺乏锻炼,生活不规律、工作压力大,这些因素引发普遍焦虑,而吃保健品养生已经成为潮流。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数人并不会将做微商当成自己的主业来发展。在孙雨看来,做微商不确定性太大,淘到金子的人不少,淘不到的也大有人在。

张雪,24 岁,设计师

" 两周加了 5 个人,3 个是同行 "

24 的张雪就是没有淘到的那一个。

眼看着不少人进了这个行业拿到高收入,张雪终于也在今年 10 月推开了这扇大门,开启刷屏模式。张雪入手的是服装,卖家告诉她规则,先按照原价卖出八单,之后就可以按照代理价卖货,张雪要赚的就是其中的差价。

微商卖货,从加微信开始。张雪为此在朋友圈造了好几天的势," 推荐加微信 5 人可享特价卫衣一件 "。吭哧吭哧刷了两个周的屏,衣服一件没卖出去,一共新加了 5 个人,其中 3 个是同行。

折腾了这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张雪非常失望,她总结原因," 主要是因为朋友圈没人,还有就是卖衣服的太多了。" 其实,微商人满为患不止体现在衣服一个品类上,各个品类都已有不少先行者入局,由于入行门槛低,时间自由不设限,这场竞争变得异常激烈。

经历了挫败后,张雪删去了之前发的动态,她决定暂时放弃做微商这个想法。" 我工作也很忙,不想做这么多无用功了。"

中国商业史上一大奇观

被鄙视,为何做微商的人越来越多?

想当年阿里成立,马云斗志昂扬的喊出口号 "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这句话如今放在微信上同样适用。2011 年,微信横空出世,在释放互联网红利的同时,也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微商。2013 年,微商出现;2015 年,发展兴盛;2017 年,模式逐渐成熟,而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几乎人人皆微商的时代。

微商以一种近乎不可理解的速度快速蹿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打开微信朋友圈,微商泛滥已是普遍现象。他们发的内容 80% 都是广告,另外 20% 多是心灵鸡汤与业绩分享。

拥抱微商,试水新渠道,也不乏传统品牌的身影。2014 年 8 月,韩束开始做微商,第一年销售额就突破 5 亿元;2017 年,千亿洋河进军微商新零售,创下 21 天招募 2300 多位代理的神话;2018 年年初,蒙牛携大健康产品纤维奶昔牛奶 " 慢燃 " 进入微商,3 个多月招募近万代理;2019 年伊始,伊利也加入了进来 ……

这俨然成了另一个淘宝——商品品类从包含衣服、化妆品、保健品外加金融理财产品等等,种类之多令人眼花缭乱。这不是个小市场,2018 年,微商市场交易规模达 3287.7 亿元 , 预计今年将达到 1 万亿元。

说到微商品牌,就不得不提堪称 " 业界楷模 " 的明星夫妻张庭夫妇。二人将自创的化妆品品牌做的风生水起,俨然缔造了一个 " 微商王国 "。年初,其公司达尔威公布了 2018 年度的交税总额,高达 21 亿人民币,令人咋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达尔威旗下的护肤品牌此前曾出现多起质量问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引发质疑。微商行业里假货泛滥、售后不完善等不规范现象长久存在,常常令吃了亏的消费者有苦说不出,质量问题何解?

今年 1 月,电子商务行业迎来了自己的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法规对个人代购、刷单、大数据杀熟、捆绑搭售等行为都做了相关规定,如今距离正式实施已有 11 个月。

记得法规刚出台时,朋友圈里的微商人心惶惶,低调了好一阵子。不少商家表现的分外谨慎,孙雨当时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封 " 告买家书 "," 询价不要问多少钱,用‘米’这个词代替,不然会被封号的。"

但如今看来,当初传的 " 封号 "、" 微商凉凉 " 等情况并没有出现,不过有不少微商转去了专门的平台 " 云集 "、" 微店 " 等,微商大军依然浩浩荡荡。这,应该算是近年中国商业史上的一大奇观吧。

以上内容由"ZAKER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