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位北京姑娘辞职跑到阿富汗,在枪战和爆炸中,拿刀为新生儿,开出一条生路

掌上北京 11-16

文 | 艺非凡(efifan)

他们拿着刀,

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

开出了一条带血的生路。

···

" 无国界医生 "

三年前,蒋励 30 岁,

那时她还是一名正职医生,

就职于北京大学附属医院。

然而某一天,

她在众人的惊讶中辞了职,

医院里少了一个优秀的医生,

还会有其他优秀的医生补上。

但有些地方,不存在替补。

蒋励去了那些地方,

正式成为一名无国界医生,

她跟着团队周旋于各地,

尽可能的减少痛苦与死亡。

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

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

只有频发的武装冲突,

始终围绕在她身边。

作为妇产科的医生,

她来到阿富汗霍斯特省,

这里的医院有 60 张病床,

但连着自己在内,

只有两名医生。

平均下来,

每个月都有 1300 位妇女分娩,

要知道,

即使是在北京的医院里,

一个月也有 200 到 300 位。

待产室是肯定挤不下的,

地上也住满了人,

于是车上、地上,

任何可能的地方,

蒋励都接生过孩子。

每天这里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婴儿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

一个接着一个出生,

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方圆几百公里内,

几乎都没有医院,

大家全部蜂拥到

这个不大的临时医院里。

但是医疗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

最让人头疼的是,

没有麻醉机,

不能全麻意味着,

病人要忍受割肉的痛苦。

新生往往也伴随着死亡,

像阿富汗这样的地方,

孕妇的死亡率,

是普通地方的 20 倍。

但蒋励在的那 3 个月里,

没有一例孕妇死亡,

然而死亡依旧如影随形,

有些新生的孩子,

挺不过出生这一关。

有一个严重窒息的婴儿,

她们做心肺复苏 30 多分钟,

依旧没有生命起色,

蒋励还是坚持捏着气囊。

这时候孩子的祖母走了过来,

她捧着蒋励的脸说了很多话,

然后指着天上,

说了一句 " 安拉 "。

一瞬间,蒋励被震撼了,

这里的女人虔诚又朴素,

却一直身陷囹圄。

她和同事被安排在一个废弃的医院里,

被组织定为安全最高等级,

也就是说,

她们要承担最大的危险。

女性工作人员被强制要求,

必须配带当地头巾,

防止狂热的宗教分子,

进行无差别的伤害。

医院隔壁是警察局,

武装分子经常袭击这个地方,

有一次蒋励正在和丈夫通话,

突然外面子弹横飞,

电话那边的老公让她赶紧躺平,

急得不成样子。

爸爸妈妈也很担心,

但是并没有阻止她,

他们表现得十分得体,

后来蒋励才知道,

爸爸背着她查了很多,

关于阿富汗的资料。

他们在医院内外,

贴满了禁止携带武器的标志,

无论是什么派别,

什么信仰,

你都可以过来就医,

但是不能携带武器。

尽管如此,

他们还是在宿舍外面,

砌上厚厚的墙,

防止子弹射穿。

就这样飘荡了三年,

蒋励还记得自己最初,

听说无国界医生时的感觉,

她当时觉得很酷。

后来发现,

这里长期工作的医生,

最开始都是一时好奇,

后来又割舍不开,

他们说,这都是命。

除了蒋励,

还有血液医生周吉芳,

香港急症护士赵卓邦,

广州麻醉医生赵一凡。

到过埃博拉疫区,

钻过塔利班的枪雨弹林,

躲过阿富汗的野蛮轰炸,

走过南苏丹饿殍遍野的山路。

为了可以及时参加项目,

他们几乎全部从医院辞职,

也在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后,

补修了公共卫生的课程。

这是一个重新认识职业的开始,

在极端环境下,

医患关系变得简单,

生命的意义也被无限放大。

一直以来有很多人,

对医生的职业存在误解,

最不可思议的想法是:

看了这么多生老病死,

内心早该变得冷漠了吧。

但他们不是,

他们一遍遍经历绝望,

又一次次在病人侥幸挺过来时,

感到狂喜。

这种极端的情感交替,

包裹着他们的内心,

让他们变得无比强大,

也让他们变得极为温柔。

在没有任务的时候,

蒋励也会帮着宣传,

这份职业听着高尚,

但资源也实在是稀缺。

她也始终怀抱希望,

在这条预知危险的道路上,

他们可能是少数人,

虽道阻且长,

却前赴后继。

三里屯深夜欲望实录

那个 18 岁网红的朋友圈美照,有命拍,没命看

五道口蹦迪、三里屯街拍,跟老北京 " 拔根儿 " 一比,土爆了!

亲子鉴定师:入行 16 年,亲眼看见上万男人戴上绿帽子。

以上内容由"掌上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