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大连这家知名连锁店闭店!

半岛晨报 2019-11-14

过去的这个周末,“爱乐乐享”大连中心的闭店在大连早教圈引发震荡,作为具有十几年经验的知名国际早教品牌,在 2019 年 10 月初," 爱乐乐享 " 北京总部和全国直营店陷入“关门风波”。

彼时作为加盟店,大连中心曾紧急更名并发布“声明”,表示“运营稳定、财务状况良好”,然而仅半个月后,该店毫无征兆的关门了。按照受害家长的统计,此事涉及有 500 多个家庭,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早教行业仍存在监管真空,如何维权自救成了当务之急,该事件的维权中因为情况复杂,家长的诉求也各不相同,有家长坚持退款或诉讼,也有家长试图通过推动复课来减轻损失。

前一天还在正常上课第二天突然闭店

11 月 8 日,家长宋女士带着孩子来到“爱乐乐享”甘井子店上课,结果发现原本高端、优雅的场馆大门紧闭,贴在玻璃幕门上的一纸“带着无尽的遗憾、歉意和不舍”的声明告知她“本中心即日起关闭”。

6 日还在正常上课,

7 日突然关门,

8 日大门上张贴出关门通知。

家长孙女士曾花 13000 多元为孩子在此报了 117 课时的早教课,如今只上了 12 节,还有 100 多节课未消费,而其他家长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

在众多家长中,张女士的损失最沉重,从 2018 年-2019 年 3 月,她给三个孩子都在此报课,投入 46000 元,一年多中她几乎风雨无阻带孩子来上课,然而仍剩余共计 300 多节课未消费,折合人民币三四万元。

“受伤”更重的则属联合路店的家长,“爱乐乐享”大连中心的法人代表在大连经营两家门店,其中联合路店早于甘井子店。早在 9 月份,联合路店的家长就接到通知,因为转做托育教育,早教课程需要转入托育中心或甘井子门店,“本来转到这里就是无奈之举,结果刚转过来,甘井子店就关门了”。也正因为如此,对于甘井子店的突然关门,转过来的这些家长比本门店的家长在情感上更为愤怒。

半月前曾紧急更名与“爱乐乐享”切割

在通知中关于关门的原因是这样描述的:

一、2019 年 10 月初,“爱乐乐享”国际早教总部及其直营店全部关闭,给大连中心带来巨大影响和损失。

二、10 月底楼上装修漏水,受损严重,无法营业,而且导致万圣节和双十一的所有准备活动付诸东流,影响促销活动,给中心带来了致命一击,“最重要的是漏水导致用电隐患,中心不能用员工和会员的生命做赌注”。

因此,“已无资金持续经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通知中提到的“总部和直营店全部关闭”一事确曾发生。今年 10 月,位于北京的“爱乐乐享”国际早教中心总部和全国性的多家直营店关闭,按照当地媒体报道,涉及数百位家长,每名家长涉及金额在数千至上万元,总涉案金额达到上千万,此外还存在欠薪和欠房租等问题。总部法定代表人曾公开发文称“不跑路”,但其电话无人接听,后续一地鸡毛。

然而对于通知中的上述说法,受害家长并不认可,家长出示一张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在北京总部事发后,有家长关注到新闻并联系了大连中心进行质询,工作人员回复称“咱们店是加盟店,独立运营,最近也是在进行品牌升级”。而 10 月 23 日,一份落款为“芬乐兰德国际儿童成长中心”的声明也显示,两家门店均为独立运营企业,并于 10 月正式更名为“芬乐兰德国际儿童成长中心”,且完成全部品牌升级流程,中心运营稳定,财务状况良好。

另外,针对漏水事件这一直接原因,受害家长也不认可。家长表示,通过天眼查等软件不难发现,两家门店虽然是同一法人代表,但是背后的运营主体是不同的公司,其甘井子店方面又分童话奇缘、字母王国、启德童儿童音乐厅三个板块,分布在相邻的不同位置,漏水只是影响其中一个位置,而且在发生漏水事件后,水育课、芭蕾舞及跆拳道课程正常于童话奇缘开课。因此家长认为漏水导致无法经营,以及导致节日促销活动付之东流的说法无法成立。

受害家长选择不同方式进行维权

在关门通知中,早教中心方面表示,会联络其他同业,提供给大家自行选择合适课程的机会;同时表示将筹措资金,在资金到位后返还家长缴纳的学费和员工工资;另外还将向“爱乐乐享总部”以及漏水肇事方索赔,并申请商场返还保证金和剩余租金,“用于偿还会员学费和员工工资”。

该早教中心在通知中强调,“自本中心经营以来,一直在不断的投入资金,公司没有倒闭,相关负责人在积极想办法”。

然而尽管有上述说法和承诺,但是很多家长表示,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和信任。尤其是刚刚过去的周末,大量家长在一起商议维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对于维权诉求和方式,家长们的意见也并不一致,有的家长要求退款,有的选择诉讼,有的则希望该早教中心能够复课或者是找到可以对接的其他机构,让孩子尽快恢复上课。

想法不同的家长为此组建了不同的维权群。

四方合力能否破解停课困局

家长代表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的统计,两个门店已经涉及有 500 多个家庭,金额有 300 多万,而且仍在补充中。

采访中,家长代表表示,如果能够直接退款是最佳方案,但是从目前的统计数据来看,涉及金额越大希望就越低,因此从降低自己损失和影响的角度,他们希望推动早教中心对接机构让孩子们尽快复课。

在不断的努力下,11 月 12 日上午,部分家长先与商场方面进行了对话。当天下午,家长代表、法人代表、商场管理方代表以及辖区警方进行了四方协商会谈,从家长代表反馈的情况来看,有些已有些眉目,有些仍需进一步推动。

另外,由于涉及会员较多,个体差异大,尤其从联合路店转过来的会员情况更为复杂,家长代表也在做细节问题的收集和沟通。

调查篇

监管空白让维权家长更觉无助

在采访中,刘女士等家长代表着另外一种情况,她们原本在联合路店报课,在 9 月份联合路店要求转到托育中心或甘井子店时,她们就没有同意,而是要求按照此前的标准继续履行合同或者退款。

“为此我们寻求过多个部门的帮助,结果发现这一块属于监管空白。”刘女士说,而这一点,让其感到更加无助。

一份来自大连市沙河口区市场监督局的诉求回复显示:经查,大连 xxx 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为 0—3 岁幼儿进行早期教育,经营品牌为“爱乐乐享”,后来改为 xxxx 早期教育。2019 年因家长和经营需求,公司增加了托育的项目,该公司向教育主管部门申请过办理许可证或备案,但因为早教和托育(0-3 岁以内)不在其监管范围内,同时该公司到卫生部门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大连目前尚未开始办理。

沙河口区市场监管局另外表示,针对投诉,执法人员曾到现场检查,并约双方当面调解,双方未达成共识,所以调解中止,建议当事人通过其它法律途径维权。

采访中,刘女士告诉记者,最初她们并没有认为事情有多复杂,当得知联合路店的会员转到甘井子店不久后者就闭店后,她们认为事情已经不那么简单。

如今刘女士等人仍未放弃维权,她告诉记者如果法人代表能帮助联合路店的会员就近对接合适的机构,她会选择先让孩子消费完剩余的课程,否则仍然坚持退款。

早教市场乱象丛生亟待监管

采访中记者查询发现,早教机构市场乱象丛生背后是目前我国对早教中心、幼托机构的监管政策尚不明确且尚不统一。在国家法律法规层面,2017 年 9 月 1 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针对“学前教育”而言,《民促法》规定学前教育“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但是,《民促法》及现行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中皆未定义“学前教育”和“民办学校”,根据教育部相关部门的咨询意见,“学前教育”的具体涵盖领域并未十分明确。目前,教育部门并没有把 0-3 岁婴幼儿纳入自己的监管范围。

网图

前不久,国家卫生健康委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 3 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9〕15 号)的要求,组织制定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这个文件较之前没有太大变动,单从发文机关来看,以后 3 岁前的托育归属卫建委负责,但是其负责的是行业内问题,而非市场行为。

警惕预付费消费引发的“跑路”向教育行业蔓延

而在此类事件中,大众痛心的一点还是关于预收费的问题。教育专家、21 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炳奇表示,早教机构闭店、倒闭、甚至卷款而逃这类新闻,近年来高频次出现。舆论把这归为教育培训机构的乱象,但这并非教育培训机构独有的问题,而是涉及预付款模式的所有经营性机构的共同问题。

在 2012 年 9 月,国家商务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该《办法》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 30 日内,到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凡进行备案的企业,必须在规定的存管银行,存管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 20% 的资金。但熊炳奇指出,这一办法适用于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教育培训机构并不在此列。对教育培训机构事先收学费的行为缺乏有效管,因此我国有必要统一加强对预付费的管理,并把教育培训机构也纳入监管范畴。

而针对“预付费消费纠纷”这一问题,辽宁北方明珠律师事务所孙继峰指出,大部分“跑路”案件均属于因消费办卡引起的经济纠纷、民事纠纷,现实中缩短预付费期限或者引入对预付费款项使用的监督机制,能有效缓解甩客现象的发生。

另外,针对我市健身行业频繁跑路的情况,已经引起我市多个部门关注,目前正在探索搭建第三方健身联盟平台,逐步完善信用“黑名单”制度。市民希望,探索同样适用于其他预付款消费行业。

以上内容由"半岛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