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调侃国难、装穷诈捐、骂完观众睡粉丝,德云社你该当何罪!

掌上北京 11-13

不知不觉中,2019 年已经到了尾声。

掐指算算,距离一年一度的德云社封箱的日子也不远了。

可对于郭德纲来说,这一年,怕是比谁过的都要上火。

这一年虽然依旧赚得盆满钵满,好生得意,但万想不到因为这帮徒弟,郭德纲已经从年头道歉到了年尾。

这不上月底又有徒儿出了事,被挂上了微博。

原本说相声,开班收徒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你看现在这德云社,是不是越来越像在搞偶像团体。

这里面有的唱歌出专辑,有的拍戏演电影,有的组 cp 闹绯闻,有的甚至装病骗捐。

嚯,热闹得很!

今儿啊,北北在这,就给大伙盘一盘这德云 boys。

先说这德云社流量担当,张云雷。

说起张云雷,我想你就算没听过他的相声,但你也听过他的名字。

没别的原因,实在是太火了。

作为德云社流量担当,张云雷坐拥万千粉丝,其中女粉遍布天下。

任何时候只要有张云雷的演出,现场一定是人满为患,一票难求。

饭圈里有一个词,叫做云雷灰,意思就是,张云雷的相声场,售票软件一开售,立马全灰(售空)。

更有意思的是,张云雷的粉丝还开创了这样一个先河:带着荧光棒听相声。

这种演唱会上才会出现的场面,不只我们没见过,就连郭德纲都忍不住感叹:" 我死也没想到,你们会带荧光棒来听相声。"

不仅如此,在微博,张云雷还有自己的专属粉丝团,另外,个站、网宣组、反黑站也都一应俱全。

这阵势比起一些小明星都要来的夸张,相声圈里能自己发展成流行明星小鲜肉的的,大概也就张云雷独一个了。

狂热的粉丝们不止是线下应援,网络上,她们也同样在为张云雷 " 发光发热 "。

你瞅这彩虹屁放得。

俗话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被粉丝宠爱过头的张云雷同样未能幸免,这一刀,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5 月 12 日,汶川地震纪念日,在这个本该是举国悼念缅怀的日子,却出现了这样不和谐的声音:

" 三个姐姐不经常来,嫁的太远,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

" 远!三个姐姐多有造化啊!都是幸存者啊!"

这段话出自张云雷的相声《大上寿》,演出时间是在去年的 12 月 31 号。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还是汶川地震纪念十周年。

除此之外,在另一段相声表演中,张云雷先是调侃搭档杨九郎的妈妈看金 P 梅,接着还调侃杨九郎去部队 " 慰 An"。

这一下,网友们不干了。

你想这张云雷与杨九郎,身为公众人物,竟然在相声表演中堂而皇之地调笑国殇。

拿国难做 " 逗哏 ",用悲剧当 " 包袱 "。

如此没有底线的娱乐,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事件一经曝光,瞬间引起网友们的口诛笔伐,很快 @紫光阁以及 @央视网也都对此事点名批评。

中国反邪教也同样发表评论,表示: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明星艺德滑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此次事件,最终以张云雷道歉,暂停演出收尾。

但一场关于艺德引发的争议大战,才刚刚开启帷幕。

首当其冲的,还是德云社。

接下来要出场的这个徒儿,没什么大名气,颜值也差点意思的,叫吴鹤臣。

今年五一小长假里,郭德纲的徒弟吴鹤臣因为脑出血,在平台上众筹 100 万元人民币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吴帅,德云社一个小有名气的相声演员,艺名吴鹤臣,1985 年出生,北京昌平区人。

4 月 8 日凌晨,吴鹤臣突发疾病,住进了北京天坛医院,据医生初步诊断为脑出血,随后吴鹤臣动了 2 次手术,大概花了 7 万块。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住院后不久,他的母亲来春荣便发起了众筹来解决吴鹤臣医药费的问题,更让人吃惊的是众筹金额竟然高达 100 万!

面对这样不可思议的众筹,很快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先不说吴鹤臣身为德云社弟子平时的收入有多少,就说他们家在北京有两套房,还有一辆北京牌照的车,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值个小 1000 万了,为什么还要众筹医药费?

另外,根据《新京报》对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的采访可知,吴鹤臣这病北京的医保能报销 70%。

所以说,怎么算也压根不需要 100 万这么多。

面对质疑,吴鹤臣的妻子迅速做出了回应,称自己只是因为不懂平台规则,不小心将筹款金额设置成了最高上限而已。

同时,她还用大段文字向网友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不可以卖房卖车,以及为什么需要 100 万这么多。

总结了一下就是:

" 虽然我们在北京有两套房,但一套在吴鹤臣父母名下,一套在他爷爷名下,而且是单位房,无权变卖。"

" 虽然我们有车,有京牌,但那是我婚前的嫁妆,何况在北京没车不方便,车子不能卖。"

" 虽然目前治病只花了 7 万块,但后续还需要康复,还要请护工,租医院附近的两居室。"

说白了就是,的确是生病了,但一分钱不想出,全靠大家了。

简直可笑至极!

随后,央视也进行了相关的报道,并且批评:" 隐瞒真实情况,欺骗大众就是诈捐。"

央视用词毫不留情,直接定性为诈捐。

最后,再说说这位喜提热搜的爱徒,刘九儒。

刘九儒,本名刘博,2015 年拜师郭德纲,赐九字科,目前微博坐拥 20 万粉丝。

之所以这次上了热搜,不是因为演技好,而是因为一些私事。

在 10 月 29 日那天,刘九儒被集体曝光私底下频繁翻牌一个初二女学生。

明星睡粉本不是什么稀奇事,但" 频繁 " 翻牌 " 初二未成年 "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而且此事一旦坐实极很可能涉及到法律问题。

这边网友骂得欢,那边德云社反映迅速,不解释也不道歉,只是让徒儿们赶紧先退了粉丝群。

退群一时爽,后续的问题可来了。

粉丝进群可都是交了钱,说多也不多(对于追星族来说),说少也不少(对于我来说),一共 168 块大洋。

钱收了,现在人跑了,这谁受得了。

粉丝表示:既然退群已经成了事实,那对不起,必须退钱!

于是,这几番折腾下来,德云社又一次上了热搜。

这一年,德云社因为各种负面新闻不停地出现在大众面前,不用条条罗列,光调侃国难、装穷诈捐、睡粉丝这几件事,就已经够德云社死八百回了。

很多人都忍不住想问:德云社你到底怎么了!

其实这事说来也不复杂,就是郭德纲收徒弟门槛越来越低,且疏于管教。

郭德纲自己经历了大风大浪,懂得爱惜羽毛,鲜少再做出格的事情。

可这帮徒弟,一个比一个文化水平低,一个比一个素质低,每天都在轮流秀下限。

而德云社不止选择性忽略了这些问题,甚至为了流量,也不太抓演员基本功,但凡稍有点名气的,全跨界当娱乐明星给德云社赚名气去了。

一对比,相声反而成为最不重要的存在。

你现在骂一句不学无术,我跟你说,德云社这帮少爷都没嘴回。

郭德纲曾在采访中说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一个真正的艺人,靠的从来都不是粉丝。

的确,粉丝是能带来一些流量,但实际上,最终决定事业高度的,还是你的实力和人品。

郭德纲自己活得通透,徒弟们却个个活得无比混沌。

这一帮徒弟,就两点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吃饭本事不行,又缺少对职业的敬畏之心。

要怎么解决,还得看郭德纲自己。

而我们能做的,是多一些理智判断,让狂热的偶像崇拜降降温。

北北今天依然会抽取粉丝送上小礼物,快冲到前排哦!

今日互动:德云社这帮相声演员,你最喜欢哪个?

" 我就是全祼,也跟你无关!" 戚薇一句话,全世界男人闭了嘴

酒吧出来的 CoCo、安妮和小刘,最后都上了老李的车

那个 18 岁网红的朋友圈美照,有命拍,没命看

五道口蹦迪、三里屯街拍,跟老北京 " 拔根儿 " 一比,土爆了!

点击 " 在看 ",与我分享你的喜欢

以上内容由"掌上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